“呜~~~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??!”

    从广州驶来的火车,渐渐在汉口车站停下。

    黄鸣龙摘下眼镜擦了擦,提着随身行李,风尘仆仆地走下火车。他1924年就获得柏林大学的博士头衔,两年前又在维次堡大学的化学研究所进修,并担任该大学的访问教授。

    按照原本的历史,黄鸣龙直到1940年才回国,在中央研究院化学研究所工作,并兼任西南联大的教授,建国后当选中科院院士。

    但就在一个月以前,黄鸣龙接到恩师赵炳黄的电报,说周赫煊要在重庆开设磺胺制药工厂,急需化学制药的专业人才。他立刻中断在德国的进修,风尘仆仆的赶回中国。

    黄鸣龙还没走出站台,就看到人群当中有块牌子高举,纸牌上写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黄鸣龙?!被泼吖ニ?。

    对方是个年轻人,微笑道:“黄博士你好,我叫赵墀熊?!?br />
    黄鸣龙立即问道:“赵嫡黄先生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族叔,”赵墀熊说,“叔叔让我来接你?!?br />
    听说赵墀熊是恩师的族侄,黄鸣龙顿时对他亲切了许多,点头道:“有劳了?!?br />
    两人坐黄包车来到一家旅馆,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化学和医药学的精英,足足有30多个,待到人员聚齐就要前往重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大致分为两派,一派是范旭东拉来的,以化学研究为主。另一派是赵嫡黄拉来的,以药物研究为主。

    周赫煊这次召集化学制药的专业人才,没有广发英雄帖,而是直接拍电报请范旭东和许冠群帮忙。

    范旭东在南京兴建的永利硫酸厂,生产出中国的第一批硫酸铵产品,可以为中国自产化肥和炸药提供原料??上Я蛩岢Ц崭战ǔ刹痪?,七七事变就爆发了,如今正忙着工厂搬迁。

    而磺胺类药物的制取,需要大量酸性原料,正好可以跟范旭东合作。

    范旭东深知磺胺药对抗战的重要性,接到周赫煊的电报后,他立即调派专业人手过来支援,并发动关系为周赫煊招募相关化学人才。

    至于许冠群,则是中国第一家西药厂(华资)新亚制药公司的老板,著名祛暑药品“十滴水”就是这家药厂研发的。

    许冠群没有离开上海的打算,把招募人才的任务交给了合伙人赵汝调。

    恰好,由于受到华北战乱影响,赵汝调的哥哥赵嫡黄在北平研究院的工作中断。赵嫡黄是中华药学会的创始人之一,接到弟弟的电报,立即联络门生故旧,还带着周赫煊的忘年交钟观光先生一起去帮忙。

    钟观光虽然是植物学家,但也涉猎药物学,这两年在跟赵嫡黄一起采集验证中药。

    未来的中科院院士黄鸣龙,早前也是赵嫡黄的学生,一封电报就把人从德国叫回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到火车站接黄鸣龙的赵墀熊,未来也是个厉害人物,此人是日本帝国大学的药物学硕士,后在台北创办新生制药公司。他还是未来美国华生制药公司的董事长,21世纪全美第三大药厂华生制药的老总,正是赵墀熊的儿子赵宇天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赵宇天还没出生,因为赵墀熊还没和许华结婚。

    恩,这次许华也来了。

    许华是新亚制药公司老板许冠群的妹妹,中法大学药物学专业毕业,美国华生制药的“华”字,就是许华的“华”。顺便一提,许冠群的儿子、许华的侄子许庆瑞,未来将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。

    众人坐着江轮前往重庆,一路上,许华的目光都停留在赵墀熊身上,爱慕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许家和赵家是世交,又是生意合伙人,赵嫡黄对两个小辈之事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江轮甲板上,赵嫡黄对张辅忠说:“僿无,这次要多靠你了!”

    张辅忠道:“齐心协力,为国尽瘁而已?!?br />
    张辅忠曾经也是赵嫡黄的学生,此君利用业余时间,自修德、英、日三国外语,还热衷于参加罢工罢市罢课活动,在老蒋“清党”之后就脱离了国党,前赴德国柏林大学进修,导师是德国化学家曼涅希。

    张辅忠现在担任五州药厂的第二制药厂厂长,并在交通大学、同济大学和中法大学任教。就算没有周赫煊帮忙,他也会带领学生成功仿制磺胺嘧啶,还先后仿制了维生素B1、痢特灵等30多种西药——当然,这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为了请来张辅忠,周赫煊拿出20万元补偿五洲药厂,若非看在为国为民的份上,五洲药厂那边根本就不放人。

    说到五洲药厂,就不得不提项松茂先生。

    项松茂是江浙地区的大资本家,横跨多个工商业领域,担任上海13家公司董事。九一八事变后,项先生公开登报声明,他旗下的公司绝不进口日货。同时,他将自己企业的全体员工,编组成义勇军第一营,自任营长,聘请军事教官严格训练,每个员工下班后都必须集训一小时。

    一二八淞沪抗战时,项松茂赶制药品提供给中国守军,并亲自组织员工参加上海保卫战。一二八事变发生的第三天,项松茂和旗下11名员工,即遭到侵华日军的杀害。

    张辅忠和项松茂乃是至交好友,他当年到德国进修化学,就是项松茂出钱资助的。

    而今项松茂已经被日寇杀害六年多,张辅忠眼看上海不保,不愿留在上海当亡国奴。接到周赫煊和恩师赵嫡黄的邀请,立即就收拾行囊举家搬走,如果能大量生产磺胺药,也算是变相完成好友项松茂的未尽之志了。

    张辅忠不仅自己去重庆,还带来了八位学生,都是有实际研发制药经验的在校高材生。

    赵墀熊的女朋友许华,也是张辅忠的学生之一。不过许华在中法大学念的是专科,只听过张辅忠讲课,没有接受过单独指导,她主要是追随男朋友而来。

    赵嫡黄又问黄鸣龙:“鸣驹怎么没有回来?”

    “他在奥地利做一个研究,已经到了关键时期,等研究完成就回国?!被泼?。

    黄家有三兄弟,分别为黄鸣鹄、黄鸣驹和黄鸣龙,都是药物学方面的专家,人称“黄氏三杰”。

    黄鸣鹄专门钻研中药学,对《本草纲目》研究极深,还是上海万国运动会的长跑冠军?;泼栽蚴侵泄疚锓治龌У旎?,而黄鸣龙则主攻有机化学和化学制药。

    民国时候的精英知识分子,都是沾亲带故一出一大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