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二十九日,北平、天津相继沦陷。

    北平乃中国之故都,在国人心中占有重要意义。天津乃中国第二大工商业城市,经济地位仅次于上海。这两座城市被日军占领,举国为之震惊,全民抗日的呼声更加高涨。

    四天之后,一艘从英国驶来的远洋货轮,终于抵达上海码头。

    一只只装满货物的木箱,被搬运工抬到仓库里,密密麻麻堆积如山。

    周赫煊抄起撬棍,把其中一只箱子打开,说道:“杜兄,请过目!”

    杜月笙捡起箱中一个包装盒,盒上印满了英文。他自然不认识英文,却认得几个缩写字母,惊讶道:“都是磺胺?”

    周赫煊点头道:“八成是用于处理伤口的磺胺粉,剩下两成是用于口服的磺胺片?!?br />
    “这得花多少钱???”杜月笙看着仓库里的一箱箱货物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略高于成本价购买,再算上运费,这批货大概值300万英镑?!?br />
    “如今正值战乱,这些药品在中国出售,价钱起码要翻十倍?!倍旁麦暇舅?。

    周赫煊突然抱拳,正色道:“杜兄,愚弟有个不情之请?!?br />
    “但说无妨?!倍旁麦闲Φ?,对周赫煊接下来的话非常期待。

    “这些药品,我准备捐献给抗战将士,”周赫煊详细解释道,“照我估计,南方也快要打仗了,而且南方的战争必然从上???。希望杜兄能妥善保管好药品,一旦淞沪抗战爆发,请将它们交付给战时医院?!?br />
    杜月笙原本还以为,周赫煊要跟他联手做生意,趁着国难之际大发战争财。没想到实际价值上亿法币的药品,周赫煊说捐就捐,而且还全权托付给他。杜月笙惭愧的同时,又感到很惶恐,说道:“周老弟,这些药品太过贵重,你还是亲自捐出去吧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摇头说:“我马上就要离开上海,没功夫妥善保管。南京中央又准备召开国防会议,各级军事官员必然要做大调整,现在把药品移交给谁都不好。国党的贪污**你是知道的,若把药品早早交给他们,必然被某些人倒卖牟利。思来想去,只有把药品托付给杜兄,才是最好的选择?!?br />
    杜月笙对此犹豫不定,他虽然赚过许多黑心钱,也对价值亿万的磺胺药很眼红,但他更看重承诺和义气。一旦答应帮周赫煊保管药品,那就必须对此负责,否则他的名声就要彻底坏掉。

    这是一块烫手山芋,若是消息泄露,不仅日本人会盯上,国党的某些官员也会盯上,稍不注意就要出差错。

    太烫手了,杜月笙不敢接。

    “拜托了,杜公!”周赫煊突然一揖到底,这是中国人的传统大礼。

    看到国际闻名的大学者给自己作揖,又想到这关乎无数抗战将士的生命,杜月笙顿觉胸中激荡,生出一股豪迈之情。他热血上涌,咬牙道:“先生请放心,只要我杜某人不死,谁都别想打这些药品的主意!若上海真的爆发战争,我必然一箱不少的,把这些磺胺送到战时医院!如违此诺,天诛地灭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周赫煊抱拳说。

    “周老弟,事不迟疑,我先去安排一下?!倍旁麦险?。

    杜月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调来可靠的青帮子弟,将这间仓库严密看守起来。他还故意说漏嘴,宣称这批货是从英国进口的马口铁,是要运到湖北去制作军用罐头的。

    马口铁就是镀锡铁,此时的中国尚不能自行生产,属于非常重要的战略物资。

    既然是马口铁,那么看守严密就很容易理解了,青帮子弟变得积极起来,同时外人也不会过分打这批货物的主意。

    杜月笙把事情安排妥当,回来问道:“周老弟,海关那边会不会走露风声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放心吧,我早就打通关系了。药品是搭运沙逊的货物一起抵达的,入关的时候也只是象征性检查,连箱子都没打开过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好?!倍旁麦闲断伦詈蟮牡S?。

    维克多·沙逊是上海首富,黑白两道通吃,中外各国皆交,除非故意找茬,否则海关人员不会仔细检查他的货物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爆发淞沪会战了,周赫煊能做的,就是为抗战将士捐献药品。

    出厂价300万英镑的磺胺药,足够救治无数伤兵的生命,特别是在药品奇缺的情况下,其在战场上的作用并不输于一个整编师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抗战时期,别说中国官兵,就连侵华日军都急需磺胺。以至于,日军把磺胺定为严格管制的军用药品,私自使用要被军事法庭严厉处置。

    周赫煊和欧尼斯、乔治六世合伙开设的英国皇家制药厂,其下属药品研发实验室,已经把费洛里、钱恩请来做青霉素实验。不过等到青霉素药品问世,至少还得两三年时间,真正推广普及则需要更久——初期的青霉素生产成本太高。

    在原时空,青霉素直到二战结束,都没有彻底普及开来,价钱更是高得离谱,在中国一支青霉素能抵一条小黄鱼(金条)。

    真正在二战期间救命的,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,还得靠磺胺类药品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周赫煊跟孔祥熙一起前往英国,可不只是去参加英王加冕大典。足足耗费半个月时间,周赫煊才说服欧尼斯和乔治六世,两人答应周赫煊在中国开办磺胺药品的分工厂。

    前提条件是,中国工厂所生产的磺胺,只能在中国地区销售。

    周赫煊当然也可以绕开两个合伙人单干,毕竟药品专利掌握在他手里。但是,开设磺胺工厂太复杂,必须要有足够多懂技术的专业人才,而这些人才都掌握在欧尼斯手中。

    仅靠周赫煊拿钱来砸,很难招到足够的人手。毕竟中国太偏僻落后,而且随时可能爆发战乱,对那些英国精英没有任何吸引力。

    还有,周赫煊想要在重庆生产磺胺,必须把原材料工厂一起修建。这属于大工程,没有英王和欧尼斯的帮忙,搞起来极为耗时耗力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那些答应来中国工作的英国精英,也要求提前签订合同。必须保证他们每隔两年能回英国休长假,假期为半年时间,而且还要妥善安排他们的家属,每人在中国必须有自己的高档住宅,而薪水则是他们在英国的五倍。

    为了支援抗战,为了发展民族工业,周赫煊全都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周赫煊打算招募国内最顶尖的生物化学家,跟在英国佬身边学习,名义上是给英国佬当助手。两年时间,足够中国人把技术学到手了,到时候不想继续干的英国人可以滚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