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克郡,温莎城堡。

    加冕后的英王乔治六世,紧张忙碌半个月终于轻松下来,带着全家跑到乡下行宫度假去了。

    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乔治六世喝着下午茶,抽着雪茄哈哈大笑:“当时我好紧张,就……就在大主教给我加冕的时候,他的手抖……抖了一下,差点砸到我的额头??伞赡苁峭豕谔亓税??!?br />
    还没有成为勋爵的蒙巴顿勋爵说了那句老套话:“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?!?br />
    “周,中国以前的国……国王,他们的王冠是什么样子?”乔治六世问周赫煊。

    周赫煊翘起二郎腿,品着红茶科普说:“中国有很多个王朝,除了清王朝以外,其他王朝的皇帝都戴冕旒。当然,由于冕旒跟你的王冠一样很重,所以从唐王朝开始,冕旒作为礼帽只在祭祀的时候使用。而到了清王朝,中国的君主改戴朱砂宝顶,形状跟你的王冠相差不远,但没有那么多珠宝做装饰?!?br />
    乔治六世笑着说:“我……我很羡慕清王朝的国王,可以戴轻便的帽子?!?br />
    三人说笑的时候,英国王后也在跟费雯丽闲聊着。两个女人聊天的内容,无非化妆、服饰、珠宝、戏剧、电影之类,伊丽莎白王后似乎谈兴很高,可能是平时找不到合适的交流对象吧。

    而在城堡花园中,三个小女孩正玩得起劲。

    11岁的伊丽莎白公主,手里握着一束采来的鲜花,正在给两个小妹妹编织花冠。

    等花冠编织完毕,7岁的玛格丽特公主立即昂首挺胸,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:“莉莉白,快给我戴上!”

    “你先等一等?!?br />
    伊丽莎白公主没有理会妹妹,而是把花冠放在小纯熙头上,微笑道:“这顶花冠,送给美丽的丽贝卡。真像一个小仙女!”

    “谢谢莉莉姐姐!”小纯熙还不满3岁,得到花冠欣喜无比,张开双臂在原地转圈跳舞。

    玛格丽特公主有些不高兴,转身走向花丛说:“哼,有什么稀奇的,花冠我自己也会编?!?br />
    小纯熙对伊丽莎白公主感到很亲切,就像见到自己的姐姐灵均一样,相处不过半天时间,她就成了伊丽莎白的小跟班。而伊丽莎白也很喜欢小纯熙,因为小家伙懂事又粘人,不像妹妹玛格丽特那样总是耍性子。

    小纯熙跳了好一会儿舞,才停下来说:“莉莉姐姐,你编的花冠好漂亮,我可以过去给爸爸妈妈看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我带你过去?!币晾錾坠魉低昃屠鸫课醯男∈?。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很快离开花园,玛格丽特公主也不跟去,自顾自地在那儿采摘鲜花,嘴里嘀咕道:“没什么了不起的,我也会编花冠,还比你们的更好看?!?br />
    小纯熙一看到老爸老妈,立即撒开伊丽莎白公主的手,边跑边喊:“爸爸,妈妈,你们快看我的花冠!”

    “真漂亮!”周赫煊一把抱起女儿。

    小纯熙指着伊丽莎白说:“莉莉姐姐给我编的?!?br />
    “有没有跟姐姐说谢谢??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“说了?!毙〈课趿阃?。

    伊丽莎白公主也走过来,双手牵着裙摆,淑女般屈膝行礼道:“周叔叔好!”

    “你好,美丽的公主?!敝芎侦痈芯踝约和范ピ诿笆址?,不停有“—1S”的字样飘向虚空。

    再过两年,伊丽莎白公主就要遇到她的白马王子了,而且是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那位白马王子,正是蒙巴顿勋爵的外甥,亲爹妈都撒手不管,由蒙巴顿从小带大的。而蒙巴顿勋爵,此时的职务是英王乔治六世的私人海军副官,那天在加冕礼阅舰仪式上,蒙巴顿从头到尾都站在乔治六世身边。

    小纯熙从爸爸这里离开,又跑去跟妈妈显摆一阵,然后被伊丽莎白带着往城堡内跑。

    玛格丽特公主的花冠编到一半,就耐不住孤独,完全忘记了先前的不愉快,笑嘻嘻过来跟伊丽莎白和小纯熙手拉手。

    三个小女孩溜进城堡内部,伊丽莎白喝退跟随的仆人:“不许过来,我们要捉迷藏!”

    仆人有些着急,不敢跟上,但也不敢离开,只远远的缀着,防止有任何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小纯熙天真地问:“莉莉姐姐,我们要捉迷藏吗?”

    伊丽莎白拿出偷来的钥匙,神秘兮兮地说:“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!”

    玛格丽特顿时拆穿:“我知道,你要去偷酒喝!”

    “嘘!小声点?!币晾錾琢ξ孀∶妹玫淖彀?。

    玛格丽特挣脱道:“我也要喝,不然我就去告密!”

    伊丽莎白想了想,点头道:“好吧,只许你喝一点点?!?br />
    两姐妹跟做贼似的,以捉迷藏为借口,带着小纯熙到处蒙骗城堡工作人员,最终进入了温莎城堡的皇家藏酒室。

    伊丽莎白从酒架抽出来一瓶,拔开软木塞闻了闻,陶醉道:“00年的法国波多尔,真香??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,我也要,”玛格丽特跃跃欲试,指挥说,“莉莉白,快帮我选一瓶最好的?!?br />
    伊丽莎白顺手递给妹妹一瓶:“这瓶给你?!?br />
    就在两姐妹准备喝酒时,小纯熙提醒她们:“爸爸说,小孩子不能喝酒?!?br />
    伊丽莎白笑嘻嘻回应:“我已经十一岁了,不是小孩子?!?br />
    “我也不是,我七岁了,”玛格丽特强调道,“只有五岁以下的才是小孩子?!?br />
    两姐妹对着酒瓶就开吹,喝得喉咙咕咕作响。

    小纯熙看了一阵,对此颇为向往:“姐姐,我能喝一点吗?就喝一点点?!?br />
    “给你!”伊丽莎白豪爽地把酒瓶递给小纯熙。

    小纯熙轻轻吮了一口,蹙眉吐舌头道:“不是很甜,没有糖水儿好喝?!?br />
    玛格丽特嘲笑道:“只有小孩子才喝糖水儿,大人都是喝酒的?!?br />
    “哦,”小纯熙懵懵懂懂,羡慕道,“等我长大了,也要喝酒,喝好多好多酒?!?br />
    两位公主一人喝了大半瓶红酒,被她们撇开的仆人终于找来,顿时惊叫道:“噢,上帝!快来人啦,公主正在偷酒喝!”

    “嗝!”

    伊丽莎白小脸儿通红,忍不住打了个酒嗝,扔下酒瓶大喊:“快跑,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“快跑,快跑!”小纯熙跟着咋呼起哄,像是在玩很有趣的游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