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多利亚号是一艘新式快船,使节团从上海出发,沿途经过香港、马尼拉、新加坡、哥伦坡、孟买、塞特港,最终走地中海抵达意大利——耗时约十六天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然后周赫煊就见到了墨索里尼……

    实际上,孔祥熙对墨索里尼很有些怨念,因为他当初被意大利佬给骗惨了。

    ??暝?932年复出后,由于政府财政困难,孔祥熙负责出国借款并采购军事装备。他的第一站是美国,结果《时代周刊》刊载了一篇蒋、宋、孔三家联姻,对中国实行家族统治的文章,迅速在美国传开。带着这样的丑闻,孔祥熙在美国处境尴尬,灰溜溜的跑去欧洲。

    到了意大利,孔部长似乎否极泰来,墨索里尼用元首礼仪接待孔祥熙,并低价卖给他一批轰炸机及若干军用物资。

    回国后,孔祥熙觉得自己立下大功,极力说服老蒋开展“大空军计划”。等到意大利轰炸机运到中国,孔祥熙再也不提什么大空军战略了,因为收到的货物是一堆废铁。那些飞机破旧得修都没法修,飞倒是能飞起来,但飞机炮管中的来复线都已经磨光了。

    此次受骗让孔祥熙颜面大失,国党元老纷纷要求追究责任。以至孔祥熙在随后两年难以升官,直到宋子文辞去财政部长职务,才有了孔部长的出头之日。

    当然,孔祥熙也没亏本,那批古董轰炸机价钱很便宜,足够他从中大捞一笔。而且吃亏是福嘛,孔祥熙借此跟墨索里尼套上交情,中意两国从此进入外交蜜月期。

    反倒是希特勒很不会来事,孔祥熙访问德国时,希特勒卖给中国2500万美元的军事物资。虽然德国货质量杠杠的,但德国人的脑子也杠杠的,打死不肯降价,让孔祥熙没吃到啥回扣。

    离开德国之前,希特勒释放出最大善意——把自己的签名照片当做礼物,让孔祥熙转交给???。

    在希特勒看来,自己是地球上最伟大的人物,能得到自己的签名照片,全世界任何人都能幸福得发晕,这是珍贵而荣耀的礼物。但元首的媚眼抛给瞎子看了,孔祥熙拿到照片,出门就气呼呼嘀咕:这玩意儿也算礼物?

    抵达意大利的第二天晚上,墨索里尼亲自接见孔祥熙、陈绍宽和周赫煊,并在自己的官邸准备了晚宴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相信什么墨索里尼和希特勒都是素食主义者的谎言——

    希特勒最喜欢的食物是烤乳鸽,而且还让厨师往乳鸽肚子里放舌头和肝脏。即便到了晚年,希特勒患有严重胃病,依然喜欢喝炖肉的菜汤,而动物肝脏更是让他难以割舍。

    至于墨索里尼,尤其喜欢鸡肉和兔子,晚年成为高血压、高血脂、高血糖的三高人士,连肠道都变形了,不得不学习希特勒吃素养生。

    “总理先生你好!”

    “孔博士你好!”

    孔祥熙和墨索里尼热情握手,似乎把当年买到破烂飞机的受骗经历给忘了。

    孔祥熙又介绍周赫煊和陈绍宽二人,墨索尼里先是跟陈绍宽握手,待到面对周赫煊的时候,他突然张开双臂搂抱大笑:“哈哈,周先生,我喜欢你的作品,晚餐结束后我的书房参观!”

    “非常荣幸,总理阁下?!敝芎侦有ψ潘?。

    在人们的一贯印象当中,墨索里尼是粗鲁的、暴躁的,就像那种靠运气荣登高位的莽夫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不可能!

    30年代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元首当中,墨索里尼属于记者最喜欢的采访对象,因为他尊重知识,尊重文化,更尊重拥有知识和文化的人。但凡你脑子里真的有货,绝对会被墨索尼里视为上宾,而当你的知识折服了他,他还会把你当老师而不耻下问。

    其实仔细研究一下墨索里尼的人生经历就知道,这家伙是个很博学的人。在19岁到21岁之间,墨索里尼过着流浪生活,常常食不果腹,却每天晚上坚持理论书籍,其中包括马克思、黑格尔、拉萨尔、尼采和马勒多等人的著作。

    为了研读马克思的原著,墨索里尼曾自学德语——他年轻时候是马克思的粉丝,衣服口袋里总放着马克思的肖像画;为了原版《泰晤士报》,墨索里尼42岁开始学习英语,练得一口地道的伦敦腔。他非常喜爱文学,尤其是诗歌,如果遇到博学的来访者,他会摆上满桌子的名人诗作,以彰显自己在诗歌领域的修养。

    这家伙年轻时候是记者,靠文字谋生,还创作过名人传记、和剧本,他后来的两本自传也是自己写的,从来没有请人代笔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墨索里尼为什么失败了吧?

    很简单,这家伙是个文青(斜眼笑)。

    当然,再怎么文青,也无法掩饰墨索里尼的品位,这从他宴请宾客的食物就能看出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墨索里尼指着盘子里的开胃菜说:“意大利美食,是整个欧洲的财富,所谓的法国菜,只不过是野蛮人玩意儿。而享用意大利美食,就不得不说一种开胃菜,就是诸位面前的这种食物。它能够刺激食欲,让人头脑清醒,让人轻松入睡,法国人就完全不懂这种乐趣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低头看了看盘子里的东西,瞬间就没胃口了,他宁愿吃英国佬的炸鱼土豆。

    天啦,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反人类的黑暗料理?

    满满的一盘生大蒜,还添加了橄榄油和柠檬汁,周赫煊完全无法想象那种味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墨索里尼每晚必吃的美味,不吃他根本睡不着觉。他还喜欢吃蛋糕和布丁,嗯,用生大蒜代替奶油淋浇的蛋糕和布丁。生大蒜蛋糕……

    难怪墨索里尼脾气不好,难怪他晚年肠胃都变形了,不得不宣称自己是素食主义者。

    科学研究表明,生大蒜食用过多,容易引发胃肠道不适,易怒暴躁,影响视力。

    陈绍宽强忍着恶心,舀了小半勺放到嘴边,轻轻一舔,立即微笑着把橄榄油和柠檬汁秘制的生大蒜放回去。

    孔祥熙则有大无畏的精神,他不仅吃了一大勺,还有滋有味的嚼着点评:“非常有特色的意大利美食,让我感受到罗马古国的底蕴。中国和意大利一样,都有着悠久的历史、文化和美食。这是两国的共同点,也是我们彼此交流的文化基石,相信两国的友谊会如同美食一般久远。若有机会,希望能请总理阁下品尝中国美食?!?br />
    墨索里尼顿时高兴起来,拍手笑道:“孔博士,你是难得的美食家,我们很有共同语言?!彼低?,他又问周赫煊,“周先生,你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很有趣的食物?!敝芎侦友棺《裥囊豢谕滔?,咽到喉咙处,差点把中午饭都吐出来。

    橄榄油拌柠檬汁秘制生大蒜这道开胃菜过后,桌上的食物终于变得正常起来,墨索里尼的谈兴也愈发高涨。他说话时非常有风度,而且条理清晰,每每还带着文学典故,这种形象是极受文人推崇的。

    难怪在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之前,墨索里尼拥有一大票名人粉丝,艾略特、庞德、叶芝、萧伯纳、泰戈尔、丘吉尔和甘地,这些人都曾经对墨索里尼表达景仰之情。

    泰戈尔在两次会见墨索里尼后,如此赞美道:“墨索里尼阁下,犹如经过了米开朗基罗的妙手雕琢,他的一举一动都闪耀着智慧和力量?!?br />
    墨索里尼从雕塑聊到绘画,从政治聊到文学,似乎就没有他不擅长的领域,把孔祥熙和陈绍宽忽悠得一愣一愣的。突然,他又说起了诗歌,问周赫煊:“周先生知道庞德吗?”

    “埃兹拉·庞德?”周赫煊确认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就是他,”墨索里尼笑道,“他就住在意大利,一直跟我有书信交流,每年我们会聚在一起谈论诗歌和文学。庞德先生对你的诗作很感兴趣,他是这样评价的:在近代远东,共有两个真正的诗人,一个是泰戈尔,另一个是周赫煊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微笑道:“那真是我的荣幸?!?br />
    埃兹拉·庞德,30年代风头仅次于艾略特的诗人,一个喜欢东方文化的超级逗比,一个提携了许多文学家的伯乐。

    他曾鼓励身无分文的年轻作家坚持创作,帮助这些人找出版,写书评,甚至帮忙付房租。其中有两个受他资助的年轻人,后来成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——艾略特和海明威。

    艾略特的《荒原》,被誉为现代英美诗歌的里程碑,象征主义文学最具代表性作品。而这本《荒原》最初的稿件,就是寄给埃兹拉·庞德的,被庞德删掉三分之一才拿去出版。

    此外,庞德还特别喜欢东方文化,研究并翻译中国古诗和日本俳句。晚年,他在精神病院里住了13年,一边患精神病,一边创作出25部长诗,并把《诗经》、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翻译成意大利文,顺便还获得了博林根诗歌奖,对现代诗歌发展做出巨大贡献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墨索里尼的死忠,并经常发表奇葩的政治言论,希望为全人类解决各种问题。

    面对交通拥挤,庞德建议修建迂回环形街道;面对意大利粮食不足,庞德建议墨索里尼多种花生;而在亚洲地缘问题上,庞德认为中国人和日本人应该联手,把澳大利亚人赶出澳洲……

    墨索里尼大笑着聊起关于庞德的趣事,随即邀请道:“庞德先生每月的第四个星期,都会来罗马,我可以介绍你们见面。两位来自于东西方的伟大文学家,想必应该聊得很愉快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