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年代中期,中国的报纸和记者数量,要属上海地区最多,其次就是首都南京。

    南京火车站发生刺杀案,而且遇刺目标还是周赫煊,顿时有无数记者蜂拥而来。结果他们一无所获,周赫煊及其随从,已经乘火车前往上海。而那个刺客,先是被带到火车站派出所,随即被赶来的国党特务给提走。

    记者只能采访路人和车站员工——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金陵通讯社记者白瑞,请问今天上午周赫煊先生是在火车站遇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这回事?!?br />
    “你有没有看到具体过程?”

    “当时人很多,我没看清楚。只听到一声枪响,大家都吓得跑开了,然后就看到一个病痨鬼被周先生的随从按住?!?br />
    “病痨鬼?”

    “对,刺客是个病痨鬼,一直在咳嗽?!?br />
    “周先生当时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什么都没说,把刺客交给警察以后,他就照常检票进月台,坐火车去上海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他没有显得慌张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周先生很镇定,还让警察给刺客请医生?!?br />
    当天下午,《金陵晚报》就刊发相关新闻,标题为“周赫煊遇刺临危不乱,大文豪尽显人道关怀”:“据悉,今日上午九时许,国际大学者周赫煊先生在南京火车站遇刺。杀手为一名35岁左右之中年男子,其近距离朝周先生开枪,被周先生的随从阻拦,子弹贴着周先生的头皮飞过,情况险之又险。随后,警察从杀手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,又当场搜出四枚炸弹……周先生因发表热血爱国言论,曾在天津遭遇北洋军阀褚玉璞的刺杀,又在伦敦遭遇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刺杀,两度中枪住进医院,每次都与死神擦肩而过。面对此次刺杀,周先生临危不惧、面色无常,按照既定行程前往上海,离开时还叮嘱警察给杀手请医生,只因杀手行刺时一直在咳嗽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希匹!”

    ??甑氖檀邮夷?,老蒋得到消息拍桌子大骂:“国家首都,天子脚下,竟还能发生行刺事件,马上把戴笠和徐恩曾给我叫来!”

    王亚樵的斧头帮,专门设立有“南京行动组”,前后五次策划暗杀???。直至误中副车,把汪兆铭搞得住进医院半年之久,老蒋终于下定决心誓死铲除王亚樵。

    中央政府不仅要打击斧头帮,对首都的安全秩序也更加看重,近年来南京的特务数量疯狂增加。

    老蒋自认为已经把南京打造成铁桶,谁知在他眼皮子底下,又发生了公开行刺事件。这次杀手行刺的是周赫煊,那下次该轮到谁?很有可能就是他老蒋本人!

    徐恩曾和毛人凤飞快前来觐见,忐忑不安的候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戴雨农呢?”??瓴宦匚?。

    毛人凤立即敬礼道:“报告委座,戴处长目前正在上海执行任务!”

    ??瓴⒉蝗鲜睹朔?,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毛人凤发现露脸的机会来了,兴奋道:“卑职毛人凤,是戴处长的私人秘书。戴处长临行前,已经知道日本人要对周先生下手,将此事全权交由卑职负责!”

    “真是日本人干的?”??瓴⒉桓械骄?。

    毛人凤回答说:“刺客的身份已经查明,为江宁县地政科副科长张万腾。此人早年是孙传芳麾下某部后勤处长,民国十八年曾在上海市政府担任公务人员,因病辞职休养一年,经公务人员考试进入江宁县政府工作。其妻子儿女皆在南京,已经被特务处控制,我们怀疑张万腾是日本人的间谍!”

    “刺客是江宁县民政科副科长?”??昝偷卣酒鹄?,比听闻周赫煊刺杀更加惊讶。

    江宁县号称“天下第一县”,由于南京城区面积逐年扩大,江宁县下辖的大部分区域,都已经跟南京主城重合。而江宁县的“地政科”,其实就是“地政局”,民国第一县的地政局副局长是日本人的间谍,还亲自动手刺杀周赫煊,这听起来简直就像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??甑牡谝环从κ牵喝毡救朔枇?!

    即便张万腾没有背景关系,政治前途不被看好,但至少是民国第一县的地政副手。这样的高端间谍应该全力?;?,甚至不遗余力的帮他晋升,说不定哪天调入南京当官儿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如此间谍,居然用来当杀手,日本人也不嫌亏得慌???

    ??甑牡诙从κ牵号鸪逄?!

    江宁县虽不受南京市政府统属,但其辖区有一大块跟南京市重合,日本人的间谍居然在首都当了“大官”,??暧兄直蝗擞夼某苋韪泻涂志甯?。

    “查,给我彻查!”

    ??瓴淮笈?,对徐恩曾下令道:“江宁县的所有公务人员,都给我彻查到底。包括当年考试选拔公务人员的那些人,全都必须严厉惩罚,给那个杀手升官的人一律开除党籍!”

    这牵扯可就太大了,徐恩曾背心冒汗,领命道:“是,委座,卑职立即着手调查!”

    ??暧种饰拭朔铮骸按黧胰媚愀涸鸨;ぶ苊鞒?,你怎么搞成这幅样子?”

    毛人凤叫苦道:“南京城内但凡可疑的目标,都被我严密监视了,哪想到杀手竟然是江宁县的副科长?卑职办事不利,还请委座责罚!”

    “审问出什么没有?”??晡实?。

    毛人凤回答说:“杀手患有重感冒,已经发烧得神志不清,目前正在昏迷当中。在他昏厥以前,在车站派出所接受过初步审问。此人一口咬定,说行刺之事没有任何人授意,他是国党内部的‘主和派’,认为‘联日剿匪’是国家振兴之道,而周赫煊连日以来的抗日演讲,严重威胁到国家的前途。所以,他激于义愤,才以一个爱国党员的身份,自发前往车站行刺周赫煊?!?br />
    ??昀湫Φ溃骸叭毡救说故腔崞睬甯上?,居然把脏水泼到党国头上来了?!?br />
    毛人凤连忙说:“委座放心,等把杀手的病治好,卑职立即严加审问,一定揪出其同伙!”

    “当心他自??!”??昀魃?。

    “卑职谨记!”毛人凤立正敬礼,心头火热,他总算在老蒋这里挂上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