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远门外,七星岗。

    褚授良已经排了整整三个小时的队,现在终于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灵符发放人员,是从重庆大学雇来的学生,周赫煊还特地给他们定制了一身崭新长衫。只见这位学生举起印章,煞有介事地念道:“天灵灵,地灵灵,东华帝君显威灵!敕!”

    “这就弄好了呀?”褚授良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那学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:“周先生是东华帝君转世下凡,神通广大,法力高深。他老人家这次刻了八枚神印,亲自开光,每块神印盖出的章都蕴含神威?!彼底?,那学生突然板起脸,“但是,周先生不救恶人,你要对着灵符发誓??炖锤夷?,我某某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某某某?!瘪沂诹剂φ兆?。

    那学生郁闷道:“啥子某某某,念你的名字!”

    褚授良恍然大悟,说道:“我,褚授良……”

    那学生继续说道:“领此保生符,愿授神仙教诲:上敬苍天,下爱世人,孝顺父母,和睦亲朋,遵纪守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咋个还要说这些哦?”褚授良嫌麻烦。

    那学生已经忙活大半天,早就不耐烦了,说道:“你还想不想要保生符?想要就快跟着念!”

    褚授良惶恐道:“好好好,我念……咦,你刚才让我念啥子吔?”

    那学生只好再重复一遍,听着对方念完誓言,才把灵符递过去说:“记住,你刚才发的誓,是被天生神仙听到了我的。只有遵守誓言,好好做人,这张灵符才能保你平安。一旦违背誓言,不仅天罚人灭,死后更要入十八层地狱!”

    褚授良有些心虚,他是本地袍哥小头目,坏事儿还真没少做,此刻居然愣在原地不敢接灵符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不要?”那学生催问道,后面排队的人也表达了不满。

    “要要要,”褚授良拿着灵符问,“能不能再给我几张?”

    那学生夸口道:“一张就足够了,可保全家平安,甚至只要没出五服的亲戚,都能享受到这张灵符的保佑!”

    褚授良小心把灵符放入怀中,顿时感觉生命有了保障。实际上,他对什么末世论将信将疑,但人人都如此说,特别是家中老母亲极为迷信,搞到最后终于让褚授良动摇了。

    褚授良喜滋滋的赶回家,他要给老母亲报告好消息。母亲连日来一直念叨,说什么世界末日要来,惶恐得连觉都睡不好,现在有了周神仙赐下的灵符,总算该安心了吧。

    虽然是袍哥会的小头目,但褚授良还真不富裕,也就爷爷辈传下来的祖宅还值几个钱。他快步本进院中,高喊道:“妈,秀芹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妻子李秀芹失魂落魄地坐在院内,眼睛都哭得红肿了,见到丈夫立即哀嚎:“你还回来做啥子?家都没得了,这以后的日子还咋过!”

    “你哭啥子吔?”褚授良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李秀芹嚎得更大声,指着里屋说:“你亲妈为了入那个孔孟道,把宅子都献出去了。以后我们住在自己家,每个月还要给刘神仙交房租!”

    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,把褚授良轰得站立不稳。他发疯一般冲进里屋,只见平时供奉的佛龛,已经换成了白鹤仙翁的神位,母亲褚张氏正在念诵孔孟道传下的赎罪经。

    “妈,你把宅子献给刘神仙了?”褚授良说话时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褚张氏居然一脸欣慰的对儿子说:“崽儿,你以前做袍哥当二流子,造了很多孽。刘神仙的五徒弟说,罪孽越重,献给神仙的财物就越多,这样才能完全赎罪。现在我把祖屋献给神仙,以后我们全家就平安了,不管是发洪水还是闹旱灾,都跟我们家没得关系?!?br />
    褚授良听得站立不稳,气急之下竟说不出话来。憋了好半天,他才咆哮道:“妈,你咋子老糊涂了哦,刘先生就是个骗子!”

    褚张氏板起脸教训儿子:“不准对刘神仙不尊重!刘神仙心肠好,免了我们家三年的房租,还送给我一担包治百病的神米,以后看病的钱都省下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褚授良气得肺都快炸开,“这祖宅是爷爷传下来的,本来就是我们的,值好几百大洋,你就换来几块钱的一担米,要还感谢刘神仙免三年的房租?有你这样做生意的??!”

    “那是神米,包治百病,”褚张氏说得信誓旦旦,又掏出一张折成三角形的黄纸符,“还有保生符,刘神仙赐下来的,可以保全家平安?!?br />
    本来平时孝顺的褚授良,此刻气得破口大骂:“你个老不死的,你咋不去死哦!这是爷爷传下来的房子,不准卖,卖了就是败家子??!”

    褚张氏也不生气,耐心劝说道:“崽儿,你不懂,世界末日就要来了,全中国的人都要死绝。到那个时候,人都死了还要房子有啥用?还不如换一张保生符,把命保住,房子以后可以慢慢赚钱买?!?br />
    褚授良一把抢过保生符,想要撕掉又强行忍住,最后郁闷得怒吼道:“刘神仙,你妈卖批,我x你祖宗十八代!”

    褚张氏赶紧拦?。骸安灰盗跎裣傻幕祷?,要背时的?!?br />
    “背时个铲铲,”褚授良把怀里的量产灵符拿出来,“妈,你看到没有,这是周神仙赐的灵符。周神仙是东华帝君下凡,还是刘神仙的师伯,人家周先生的保生符都是免费发。我排了几个钟头的队,才把周先生的保生符求来,你咋就不等我一哈嘛!”

    褚张氏拿着量产灵符看了又看,嘀咕道:“真的免费发啊,便宜没好货,怕是不灵哦?!?br />
    “我去找刘神仙还房契!”褚授良懒得跟母亲瞎扯,拿起刘版保生符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褚张氏欲言又止,如果没有周赫煊的灵符,她还会拼命劝阻,但现在有了免费灵符,怎么想也觉得亏。

    那啥,收费的永远干不过免费的。就好像360安全卫士,把瑞星、金山等一堆收费杀软给挤兑死,群众的眼睛总是雪亮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拥有了360卫士的褚授良,怒气冲冲跑去找金山公司退钱去了!

    到了“神仙府”,褚授良顿时傻眼,只见这里已经被退货群众堵得严严实实。而我们的刘神仙呢,竟选择了报警,不仅不承认自己非法敛财,反而要求警察驱散闹事人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