市长官邸。

    李宏锟双手插在裤兜里来回踱步,边走边说:“要杀刘从云不难,一个枪手就能解决。甫公(刘湘)之所以没有动手,并仅仅是碍于面子问题,而是害怕引起更严重的后果。刘从云如果横死,第一,他在四川有十多万信徒,这些信徒会不会聚众谋乱?第二,四川大小军阀都是他的弟子,那些军阀会不会借机生事?”

    经李宏锟一说,周赫煊总算明白,为何刘湘处理刘从云的手段那么温和。

    想杀刘从云太简单了,但后果难以预料。那些蠢蠢欲动的军阀和信徒,或许对刘从云并非真心拥护,却可以利用刘从云的死来为自己谋利。四川统一的时间并不长,且有刘文辉在西康虎视眈眈,外面还有老蒋中央的惦记,刘湘还真不敢轻易下令杀刘从云。

    周赫煊想了想,说道:“所以,我们这次对付刘从云,不能直接派士兵或者枪手行动,必须要有光明正大的理由。先把刘从云的假神仙面目戳穿,再历数他这些年造下的罪孽,从法律和道德层面将他彻底杀死!”

    李宏锟点头道:“对的,不但要杀人,更要诛心!”

    “我也认为这样更妥当,”李根固插话道,“现在重庆好多老百姓,都相信刘从云的末世论。如果刘从云不明不白的死了,那些信徒肯定会陷入恐慌,甚至纠集起来攻击政府和军队?!?br />
    “周先生,你有什么好计策吗?”李宏锟问。

    周赫煊仔细思考道:“具体的办法我还没想出来,但大致方略已经有了。第一,暗中搜集刘从云的罪证,最好能找来一些受害者。第二,密切监视刘从云的动向,寻找合适机会下手。第三,设圈套弄死罗泽洲,罗泽洲是第一个响应末世论的,还公然宣称自己投献了百万大洋,拿到了神仙赐下的保生符。只要弄死罗泽洲,既可以剪除刘从云的臂膀,又能动摇刘从云在信徒中的威望。第四,杀死罗泽洲以后,挑动那些真心投献的大户反水,同时广泛宣传老百姓都受骗了,破坏刘从云的信徒根基。第五,请一个德高望重的高僧或者道士,公开邀请刘从云斗法,在刘从云最擅长的地方将他打败!只要这一系列步骤完成,刘从云就是瓮中之鳖,任由我们拿捏?!?br />
    李宏锟和李根固对视一眼,俱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根固说:“也不要请啥子得道高僧了,干脆周先生亲自出马,你在重庆也是有神仙大名的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摇头道:“如果是我来下战书,刘从云肯定不会应战。而且,大家都疯传我是刘从云的师伯,就算刘从云斗法输了,神仙输给神仙,师侄输给师伯,对他的威望也没啥损失?!?br />
    “那干脆这样,”李宏锟出主意道,“由周先生出来辟谣,指责刘从云胡说八道,末世论那一套都是假的。市政府负责帮你宣传,从正面发起舆论战,就不信他刘从云不应战!”

    周赫煊好笑地说:“李市长,你确信在宗教宣传层面,政府人员比得过专业神棍?”

    李宏锟说:“如果只有政府人员出面,事情肯定不好搞,但还有周先生的威望在嘛。你前几年跟刘从云斗法大胜,早就传遍全重庆了,如今又购粮赈灾,社会各界都对你很服气。你站出来揭穿刘从云的鬼把戏,很多人都是愿意相信的?!?br />
    “李市长说得对,”李根固劝道,“对付刘从云,周先生是最合适的人选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苦笑着点点头,算是接受了这个任务,他说:“宣传可以两步走。一边依靠报刊杂志,从科学的角度解释旱灾,劝导民众不要迷信。另一边则以谣破谣,雇佣三教九流在市井传播消息,就说四川之所以大旱,是因为有妖道不尊上天,谎称自己是神仙下凡。这个妖道祸乱百姓、荼毒生灵,玉皇大帝终于降下怒火,让整个四川都跟着遭殃?!?br />
    接下来的两个小时,三人详细制定好计划,然后开始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搜集刘从云的罪证太简单了,就是寻找受害者比较困难,这年头兵荒马乱实在不好找人。好在刘湘为了对付老蒋派来的康泽,创建起非常拙劣的土特务系统,这事儿可以找那些四川特务帮忙。

    随即,重庆的各大报纸,纷纷开始刊载气象科普文章。只不过,这些科普内容虽然正确,但很难抓住人心,更无法勾起各行业百姓的兴趣。

    反倒是市井流言更有效果,而且经过口口相传,周赫煊撒出去的那些消息,很快就变得五花八门,甚至荒诞得让人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现在重庆地区关于旱灾的迷信传闻,大概分为以下几种:

    第一,刘神仙的末世论。

    第二,妖道僭越神威,招来天谴,四川百姓跟着遭殃。

    第三,军阀祸国,生灵涂炭,老天爷发怒了。

    第四,日本人悍然入侵,坏了华夏根基,列祖列宗在怪罪子孙。

    甚至老蒋派来的人都被牵连,国党重庆党部在院子里竖起一根旗杆,目的是悬挂国旗来培养群众的爱国感情,说穿了就是增加中央政府在四川的威望。

    结果呢,民间疯传“旗杆”就是“齐干”,这根旗杆属于四川大旱的罪魁祸首。老百姓愤怒地冲进党部大院,不仅把旗杆砍断,还顺带捣毁了国党分部办公室。

    每天都有无数不愿进献财物,又恐惧末日来临的愚民,成群结队跑来周公馆请赐保生符。周赫煊实在是烦得不行,又想借机灭刘从云威风,干脆找印刷厂批量印了十万张“灵符”,在重庆城内设了八处摊位免费发放。

    周神仙集中发放保生符的消息,迅速传遍全城,人们蜂拥前来领取,其中甚至包括一些政府公务员和本地富绅。

    人都是爱贪便宜的,有了免费保生符可领,傻逼才愿意贡献财物加入孔孟道。周赫煊批量印发灵符,严重干扰了本地宗教市场,让刘从云的敛财生意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说起来非??尚?,周赫煊跟李宏锟、李根固商量出那么多打击刘从云的办法,居然都不如免费发放灵符有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