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弹以380米/秒的速度,穿过秦奋禄的前额叶,瞬间击毁其思考和信息处理能力。脑内的结缔组织、纤维膜纷纷撕裂,当子弹从后脑勺飞出时,脑脊液顺着子弹早成的空腔飚流而出。

    秦奋禄还维持着他生前的表情,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表现出惊恐,他的生命就已经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子弹入口很小,只溢出一丝鲜血。但后脑勺的子弹出口,直径却足有三厘米,甚至能从中看到被打成浆糊的脑花。

    警备队、缉私队和现场民夫,全都被惊得说不出话来,谁都没料到,周赫煊居然一言不合就开枪。

    开弓没有回头箭,事情已经难以收拾,李根固唯一的选择就是控制好局面。他咽了咽口水,突然下令:“把人全都给老子扣了,缴枪不杀!”

    数百警备队员立即举枪逼近,那些缉私队员半年前还是地痞流氓,而现在头头又被人杀了,瞬间就有八成吓得弃枪投降。

    潘冬瓜浑身都在打颤,他现在是缉私队的最高长官,举起双手色厉内荏地说:“周……周先生,你杀的可是蒋委员长的人,要是再把我们全部扣下,你是没法向中央交代的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周赫煊反手一耳光,直接把潘冬瓜扇趴下,冷笑道:“你们这些混蛋,连救灾粮都敢抢,死不足惜!就算蒋委员长亲自质问,老子还是这样说话?!?br />
    潘冬瓜根本不敢站起来,跪在码头台阶上瑟瑟发抖。在他的严重,缉私队长秦奋禄是大人物,可以在重庆横着走的大人物,他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儿,可现在这根高枝儿居然死了,当着众多手下的面被一个读书人打死。

    “死人喽!”

    “姓周的好凶哦,连秦队长都干杀?!?br />
    “说你妈屁话,人家是周神仙,一个掌心雷过去,千军万马都要被轰死?!?br />
    “哦豁,这哈安逸啰,杀了中央的人,周神仙怕是脱不了爪爪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经历了20多年内战的四川人,一个个都变得神经无比大条。那些被雇来搬粮的民夫,看到秦奋禄被当场击毙,居然没有吓得惊恐逃命,而是小心翼翼的凑过来围观,就跟欣赏川剧似的还在交流看法。

    周赫煊看着秦奋禄的尸体,幽幽地冒出一句话:“兄弟,你不该来重庆,留在南京还是一条好汉?!?br />
    1937年的南京保卫战,中央缉私总队也是参与了的,无数队员奋勇杀敌、为国捐躯,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。而部分被派到四川的缉私队员,却变成了异乡恶霸,给四川老百姓带来深重苦难。

    就像眼前这个秦奋禄,如果他留在南京任职,明年多半就会成为以死报国的好男儿。

    川军也是如此,不论是军阀还是小兵,在川内鱼肉百姓坏事做绝,上了抗日战场却一个个变成英雄烈士。

    英雄与祸害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但未必就能分得清。

    周赫煊从一个警备队员手里抢过火把,照亮秦奋禄的尸体问众人:“大家觉得此人该杀吗?”

    缉私队员和搬粮民夫面面相觑,无人作答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指着码头上的粮食,问道:“你们知道,那些粮食是用来干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还是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周赫煊一把将潘冬瓜扯起来,逼问道:“你说!”

    潘冬瓜战战兢兢道:“秦队长说,那是川灾赈济会从湖北买来的,打着救灾的招牌低买高卖,运到四川来做生意发财?!?br />
    “放尼玛的屁!”

    周赫煊又是一巴掌过去,指着粮食对众人大吼:“这里的60吨粮食,是老子捐钱买的救灾粮!如今全川大旱,有些地方已经人吃人了,这些都是你们四川人的救命粮!四川现在每天都在饿死人,灾民已经等不及了,川灾赈济会害怕耽误时间,只筹集了60吨粮食就连忙运送入川。这是第一批粮食,以后还有更多!你们在干什么???!你们在抢父老乡亲的救命粮,你们还配不配做四川人?你们还配不配做人!”

    虽然都是重庆招募的地痞流氓,但许多缉私队员还是羞愧低头,这事儿传出去要被乡亲戳脊梁骨。

    那些运粮民夫则一个个惊骇不已,议论纷纷:

    “啥子吔,真的是救灾粮???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龟儿子些,连救灾粮都要抢!”

    “幸好周神仙把粮食抢回来了,不然我们这些搬粮食的,为了赚几个辛苦钱,尼玛硬是要断子绝孙哦!”

    “周神仙你杀得好,弄死这些龟儿子!”

    “周神仙好样的,你不要怕,我们帮你扎起!”

    “对,跟周神仙扎起,中央来抓人我们帮你说话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赫煊冷笑着朝潘冬瓜勾勾手:“你,过来!”

    潘冬瓜打着哆嗦凑过来,他的左右脸颊都被打肿了,畏畏缩缩地说:“周……周先生,你有啥子吩咐?”

    “借你脑袋一用?!敝芎侦有ξ?。

    “???”潘冬瓜瞬间懵逼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枪响,潘冬瓜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倒下。

    周赫煊顿时宣布道:“大家肯定都看清楚了,这位缉私队的兄弟,不满秦队长抢劫救灾粮的做法,以死相拼,武力劝谏。最终,秦队长跟这位兄弟同归于??!”

    全场的人都傻掉了,读书人鬼心眼儿真多,睁眼说瞎话的功夫简直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周赫煊指着已经死透的潘冬瓜,对李根固说:“李司令,此人义薄云天,为保住乡亲的救命粮,不幸丧生于秦队长的枪口,还请你为他收殓尸体风光大葬?!?br />
    “好……要得?!崩罡塘阃?,就是看周赫煊的眼神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个文人?简直就是个杀神??!

    周赫煊又问剩余的缉私队员:“你们看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立即有激灵的回答:“看清楚了,潘冬瓜和秦队长两个,你杀我,我杀你,全部都见阎王了?!?br />
    “对对对,”旁边的人立即附和,“秦队长是潘冬瓜杀的,跟周先生无关,我看得清清楚楚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又问搬粮民夫: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民夫们纷纷回答:“是撒,秦队长是潘冬瓜杀的,我也看到了。李四拐,你看到没得?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,我也看到了,潘冬瓜杀的人,周神仙连枪都没摸?!?br />
    “对头,就是潘冬瓜杀的,想不到潘冬瓜还是个好汉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着对李根固说:“李司令,写个证词让他们全部按手印,然后就把人都放了吧?!?br />
    “好嘞!”李根固笑得很灿烂。

    这种栽赃嫁祸的手段,当然瞒不过人,估计明天全城都会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但周赫煊要的只是个冠冕堂皇的推脱借口,有了这个借口,老蒋和康泽那边才能顺台阶下,否则后续情况必然更加麻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