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年代是有特快专递存在的,特别是国内的那些航空公司,一年到头也没几个乘客,反倒是用飞机送信的业务更吃香。

    到了30年代中期,随着航空公司的竞争日趋激烈,快信的费用大大降低。好多报社稿件和政府公函,都会选择使用特快专递的方式寄送,这些函件往往被扔在客机中顺带送出。

    此等情况也适用于国际快递,比如这次中国记者的奥运稿件,就通过飞机发送到国内刊载,时间大概是……四天。

    当刘长春拿到男子短跑铜牌的消息传出,已经足够让中国人欢呼庆祝。而当游泳队斩获六块金牌的新闻报道出来,整个中国的报纸都疯狂了,各地的人们敲锣打鼓,燃放着鞭炮像过年一样庆祝。

    历史上,中国足球队提前启程,一路打着比赛卖门票筹集经费。他们在越南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埃及、南非等地不断打比赛,几乎打穿了整个亚洲和非洲,除了两次平局外,其他都是胜利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欧洲,当中国足球队开始跟欧洲队伍比赛时,当地的华侨居然烧香拜佛,日夜向菩萨和妈祖祈求中国队胜利。

    后世的人们很难理解那种心情,这是一个亟需民族自信心的时代。

    周赫煊他们这次回国,在中途港口停留过几次。每次靠岸都有无数华侨自发前来欢迎慰问,他们敲锣打鼓、舞龙舞狮,常常遭到港口管理人员的驱逐,但依旧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每个奥运队员都被团团围着握手,全身上下被华侨摸个通透,似乎摸一下奥运健儿就能沾上仙气。

    鸡蛋、香烟、布匹、小吃、咸菜、白酒、水果……华侨们大都不怎么富裕,但却带来五花八门的礼物,二话不说就朝奥运健儿们怀里塞。

    让周赫煊印象最深刻的是,一位60多岁的新加坡华侨老太太,在码头摆上祭品和香烛,对着运动员、也对着苍天大??耐钒萘怂陌?,昏花老眼含着浊泪,用听不太懂的闽南话说:“妈祖保佑,妈祖保佑,中国人现在扬眉吐气了?!?br />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周赫煊喉咙哽咽,难以名状的情绪萦绕在心怀。

    等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,这些前来迎接祝贺的华侨,不知有多少把他们的儿子送上战场。

    由于东边和南边的港口被日军占领,国府只能开辟滇缅公路运输国际援助。当时急需大量司机和汽车修理工,无数华侨子弟放弃体面的生活,脱下西装冒着炮火运输物资。他们白天不敢开车,只能晚上关掉车灯,抹黑行驶在陡峭的盘山公路上,一些人不慎开车摔下悬崖牺牲。

    当时滇缅公路上总共有3000多辆汽车,其中1100多辆都是华侨捐献的,而这3000多辆车的司机大部分都是南洋华侨子弟。有1000多华侨子弟死于战火、车祸和疾病,永久长眠在云南国土上,牺牲比例接近50%。

    轮船在新加坡港口??渴?,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,给每位运动员赠送了一袋大米、一打菠萝罐头,礼轻情意重。

    不是陈嘉庚抠门儿,他本就属于节俭之人,他家里使用的也是寻常之物,完全没有资本家的奢华。在世界经济?;诩?,陈嘉庚的公司积欠银行债务400多万,已经资不抵债了,他却前后筹集90多万元在厦门等地办学。

    据统计,按照80年代人民币和黄金比价来估算,陈嘉庚一生捐出的办学款就高达上亿美元,那可是80年代初的上亿美元。

    南洋华侨支援滇缅公路运输,也是陈嘉庚发起的,他振臂一呼,就有无数华侨把自己的儿子送上抗日前线。

    从欧洲、非洲、南洋到上海,一路上的华侨,带给周赫煊难以言喻的精神洗礼。他从那一张张激动、兴奋、狂喜和哭泣的脸上,感受着这个民族澎湃的生命力和凝聚力。

    奥运会上拿到的那些奖牌,并不仅仅是奖牌,而是对未来沉甸甸的希望。

    上海码头。

    同船的乘客自动站在甲板上,给健儿们让出通道?;姑坏忍ど舷咸?,码头上就爆发出震天的欢呼,接着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舞狮队伴着锣鼓的节奏飞腾起来。

    奥运健儿们排好队依次下船,被踢断腿的叶北华拄着拐杖下去,由队友们扶着站得挺直。

    国家元首林森亲自前来接风庆祝,跟在他身边的是上海市长吴铁城,以及上海的一众官员和社会名流。

    林森这位元首做得可潇洒,整天最忙的就是收藏赏玩古董,家里放着一堆古玩街淘来的赝品。他虽然不怎么管事,但毕竟是中华民国名义上的最高领袖,亲自来接船的行为让王正廷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王正廷昂首挺胸地走到林森跟前,嘶声大喊道:“报告林主席,卑职王正廷,率领奥运健儿凯旋回国。此次奥运会,我国健儿共获得六枚金牌,日本国只有五枚,大英帝国只有四枚,我们的邻国印度只有一枚!金牌榜排在我们前面的,是德国、美国、匈牙利、意大利、芬兰和法国,中国与瑞典、荷兰并列第六!我国健儿在游泳项目上,八次打破世界纪录(银牌的也破纪录了)!我国健儿刘长春,虽只获得短跑季军,却再次打破亚洲纪录!我国健儿靳贵第,被英国拳手恶意犯规受伤,带伤参赛依旧获得第四名!我国的足球代表队,成功打入世界四强,将东道主德国斩于马下!请林主席训话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中国必胜!”

    “中国亚洲第一!”

    听到王正廷的一番汇报,整个码头都欢呼起来。就连那些搬运货物的码头苦力,此时都乐呵呵的站在远处聆听,而平时苛刻的中国监工并未阻止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干好??!”

    林森接连说出几个好字,笑容满面,老怀大慰,他捋着白胡子说:“我要亲自跟健儿们握手?!?br />
    王正廷连忙让开说:“林主席请!”

    林森首先来到周赫煊面前,握手笑道:“我要先跟明诚握手,你为奥运会出力甚大,我要代表党国感谢你?!?br />
    “林主席谬赞了,鄙人只是摇旗呐喊,真正努力拼搏的还是健儿们?!敝芎侦游帐种笾鞫每?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真情流露,还是装出来的,反正林森表面功夫做得很足,他居然取下眼镜擦拭眼泪,然后跟几十位运动员逐个握手。每次握手,他都要问对方的年龄籍贯以及参赛项目,并且说出一番鼓励赞赏的话,把运动员们激动得热泪盈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