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足球队的出线非常险,最后一场比赛当中,英国把德国打出4比0以后,就开始各种有意识放水了。

    英国队这样的选择是明智的,一方面为接下来的淘汰赛节省体力,一方面是在减少不必要的受伤——在黑哨的支持下,德国队也在各种暴力犯规。

    最终,英德两国足球队的比分是5:4。

    由此算下来,中国队和德国队的小组赛成绩都是1胜1负1平。中国队有6个净胜球,而德国队有3个净胜球,若非在丹麦那里刷出8:1的超高战绩,中国队还真不一定能取胜。

    对于德国足球队的败北,希特勒并未显得有多愤怒,因为以德国足球队的实力,就算能够小组出线,依靠黑哨也不一定能拿奖牌。这跟篮球比赛有点像,德国篮球队一路黑哨进半决赛,但最终也只拿到第四名。

    而且迄今为止,德国在奥运奖牌榜上遥遥领先,即便接下来的项目颗粒不收,也能保证金牌榜第一。胜利者总是大度的,德国现在已经不用斤斤计较了,主动让出几块奖牌又如何?

    英国被黑哨坑得最惨,因为英国的优势项目,大都属于团体比赛或者靠主观打分的比赛,而这些恰恰又是最方便吹黑哨的。特别是体操和马术,这两项英国的传统项目,奖牌几乎被德国全部拿走。

    历史上,英国这一届奥运会的奖牌数,分别是4金、7银、3铜,而德国是33金、26银、30铜。英国别说跟德国相比,连日本、芬兰、瑞典、荷兰这些国家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可怜的日不落帝国啊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淘汰赛中,中国足球队非常艰苦的战胜波兰。上半场就打出2球领先,下半场开始体力不支——小组赛消耗太严重了,差点就被波兰队反超。

    半决赛当中,中国队遇到意大利队,1比3惨败,无缘二强。接下来再次遇到英国,又被打出1:2,堪堪获得第四名的成绩。

    在足坛霸主乌拉圭缺席的情况下,意大利荣获金牌,法国荣获银牌,英国只得到个铜牌。

    意大利足球确实很强,而且是最近十年才发展起来的。而反观丹麦,第一届奥运会足球赛就拿了金牌,到现在居然沦为大家刷净胜球的存在。

    剩下的赛事就与中国队无关了,大家开开心心的观看比赛,只等着闭幕式结束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这次中国队是载誉而归,共获6金3银2铜的好成绩,除了男子短跑的铜牌外,剩下的奖牌全都是在游泳比赛中刷出来的。在奥运金牌榜上,中国与瑞典、荷兰并列第七位,总奖牌榜位列第十二位。

    顺便一提,这届奥运会的篮球决赛,比分为19:8……美国队获得冠军,加拿大队亚军。两支球队冒着大雨进行比赛,球场淌水各种意外,有时候连球都拍不起来,只能一路传球,投球也是十投九不中。能不能进框只能看脸,或者干脆原地起跳灌篮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奥运会闭幕式结束,费雯丽直接坐船前往美国,小女儿周纯熙被外公带去伦敦。

    欧尼斯向周赫煊保证,他会专门为外孙女建造乡间别墅,绝对不会受到伦敦空气污染的影响。而且两人还商定,等周纯熙3岁的时候就送回中国,此后每年的圣诞节,周赫煊必须把纯熙送去伦敦团聚。

    婉容的画展也在柏林艺术中心成功举办,她的一系列浪漫主义风景画,受到德国绘画界的高度评价和赞赏。这些勉强达到专业艺术水准的作品,放到伦敦和巴黎都会被嗤之以鼻,但在德国却受到一致追捧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画展举办的第一天,元首阁下就亲自去参观了,还邀请婉容为总统府会议室画订制作品。

    德国《柏林日报》文艺版如此评价道:“婉容女士的画作,完美融合了东西方绘画技巧,将东方的神秘韵致植入西方风景画的浪漫当中,开创了全新的浪漫主义风格,这是浪漫主义风景画的二次革命。而浪漫主义风景画的第一次革命是失败了,它催生出印象主义这种艺术糟粕,婉容女士的创新才是正确的探索之路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婉容还是很开心的,她觉得自己跟纳粹画家有共同语言。因为她也欣赏不来印象画和抽象画,而这些画在巴黎和伦敦却是主流,还是德国这边的艺术气氛更加符合婉容的审美。

    婉容准备帮希特勒把订制作品画完,然后在柏林进修一段时间的新古典主义,再启程回国跟周赫煊团聚。

    8月20日,周赫煊跟奥运代表团一起返程,只剩下武术表演队还留在欧洲巡回演出。

    顺便说件趣事,在中国武术队巡回表演时,由于获得了空前的成功,导致某些人眼红不满。某个参加奥运会的芬兰拳手,连半决赛都没打进,居然主动向寇运兴下战书,还狂妄地说:“如果不敢跟我教授,中国武术队就必须贴出海报,公开表示认输,并承认中国武术是花架子?!?br />
    拳击在擂台上是体育运动,下了擂台才算格斗术,擂台拳击和街头拳击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寇运兴可不只会耍大关刀,他打架还是很厉害的。面对明显比他高两个量级的芬兰拳手,寇运兴直接抢中门近身搂抱,使用摔跤技巧破坏芬兰拳手的平衡,再趁机攻打对方的小腹和软肋,一分钟不到就结束了挑战。

    芬兰拳手当场就懵逼了,因为按照拳击规则,别说是使用摔跤技巧,就连搂抱都要被裁判拉开,这样的比赛他根本没打过啊。芬兰拳手第二天派人转告,说寇运兴不按规则比赛,要求重新来过,结果确定了场地和时间,这家伙却自己悄悄回国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拳击运动的劣势所在,后世综合格斗刚刚兴起时,单纯练拳击的全都输得很惨。一遇到近身纠缠和地面技,拳击选手就只剩下被吊打的份儿,拳王阿里还被踢得腿肿住院呢——虽然那更像是闹剧,而非一场严肃比赛。

    经过二十多天的海上奔波,周赫煊和运动员们抵达上海,迎接他们的是数以万计的国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