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君が代は,千代に八千代に……”

    奥运田径赛场上,奏响了日本国歌《君之代》——小日本儿拿奥运金牌了,还是难得的马拉松长跑比赛的金牌。

    周赫煊坐在观众席里直想笑,他憋笑已经憋疯了,就差没有跳起来鼓掌祝贺。

    只见领奖台上,银牌和铜牌获得者高举他们的奖牌,挥舞着月桂枝享受观众掌声。而金牌得主却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孩,低着头满脸羞愧不敢见人,他甚至找来了一盆月桂树,用枝叶遮挡胸前的金牌和日本膏药旗标志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个日本选手怎么回事?他好像拿到金牌还不高兴啊?!蓖袢莺闷娴匚?。

    周赫煊感慨道:“因为,他的国籍虽然是日本,但灵魂却属于朝鲜?!?br />
    “原来是个朝鲜人?!蓖袢菟布涿靼琢?。

    田径赛场历来是西方人的舞台,由于体质原因,亚洲人很难获得好成绩。

    而在本届奥运会,却有个亚洲选手一鸣惊人,以绝对优势拿下马拉松比赛冠军。他本名孙基祯,他的祖国已经被日本吞并,他只能使用日本名字孙龟龄报名参赛,他拿到的金牌也属于日本。

    这对于运动员本人来说,属于莫大的悲哀。

    程天放看着悬挂金牌却抬不起头的孙基祯,也不禁感慨道:“这就是亡国奴??!”

    日本的国旗越升越高,孙基祯的头颅越埋越低。他抱着陶土做的花盆,死死遮掩住胸前的日本国徽,赛场上他拼尽了全力,此刻却宁愿自己没来过柏林。他感觉自己背叛了祖国,背叛了朝鲜民族,背叛了自己做人的良知。

    三位获奖运动员依次走到场边,来自世界各国的记者们疯狂围上。

    当银牌和铜牌得主兴奋的接受采访时,孙基祯却用他的马拉松冠军奖品(青铜头盔)挡住脸,飞快躲避着跑到场外,他已经没脸见人了。他不知道的是,这顶象征着古希腊体育精神的青铜头盔,回国之后也会被日本人夺走,成为日本彰显其实力的标志。

    孙基祯戴着金牌一路逃窜,路过前排观众席时,只听有人用日语跟他说:“朋友,来中国吧?!?br />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孙基祯停下来问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同样憎恨日本的中国人?!?br />
    孙基祯摇头说:“我的家人还在朝鲜,我不能离开,否则他们会有生命危险?!?br />
    “那祝你好运?!敝芎侦右藕兜厮?。

    本来周赫煊想让孙基祯归化为中国籍,这事儿在民国很常见,不愿生活在日本治下的朝鲜人大部分都来了中国。比如此时的中国电影皇帝金焰,风靡万千少女,大家都把他当成中国人,因为他已经入了中国籍。

    既然孙基祯不愿答应,周赫煊也懒得再劝,人各有志嘛。而且孙基祯也不需要周赫煊资助什么,人家在朝鲜是优秀银行职员,工资高着呢,跑来参加奥运会只是业余爱好而已。

    想获得奥运荣誉,还是要靠自己人!

    接下来是男子100米短跑次赛,中国有两名运动员获得资格,而且被坑爹的分到同一组里边。

    “各就各位!”

    “预备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发令枪声响起,第六赛道的刘长春电射而出,30米后他已经开始领跑第一梯队。而另一名中国队员却落在最后,完全看不到晋级的希望,但他还是咬牙努力的奔跑着。

    自从周赫煊花钱请来美国教练帕多克,刘长春的跑步方式就变了,冲刺阶段使用的是帕多克发明的豹式冲锋,准确的说是被改良过的豹式冲锋。

    刘长春的个子高,优点是步频快、步幅大,正好与帕多克的豹式冲锋非常契合。

    周赫煊坐在观众席前排,只见眼前一晃,刘长春已经飞奔而过。最后10米的时候,刘长春明显在保持体力放水,以便为接下来的决赛做准备。但即便如此,他一步也能跨出3米远,几乎与另一名白人选手同时撞线。

    “漂亮!”王正廷激动地拍手起立。

    进决赛了,终于有中国运动员进决赛了!

    之前的各种比赛当中,只有一个靳贵第有机会进决赛,却被英国佬犯规重伤。虽然在奥委会改判以后,靳贵第也带伤参加了二分之一决赛,但还没完全愈合的鼻梁成了拖累,被打得整个鼻子都塌陷下去,非常惋惜的拿到第四名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撑杆跳也有中国人杀入第二轮,但却在第二轮的比赛当中垫底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篮球比赛,黑哨吹得满天飞,中国篮球队几场预赛全部败北。这都没法说理去,因为就没有一场篮球赛不吹黑哨,奥委会对篮球赛的申诉根本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中国篮球队的实力不弱,至少可以跟德国篮球队齐平。因为篮球运动还很原始,除了个别国家,其他队伍的水准并无太大差别。

    但偏偏德国队靠着黑哨打入半决赛,而同样水平的中国队,却连小组赛都没有出线。

    其他国家已经被德国黑哨逼疯了,正在联系中国篮球队助理教练舒鸿,让舒鸿去担任决赛和半决赛的主裁判。

    舒鸿也是个体育界的超级猛人,20年代国际体坛有个规矩,他们认为中国人是东亚病夫,不准中国人担任国际比赛的裁判。舒鸿先生就不服啊,自己出钱打官司状告国际裁判组织,最终由美国裁判会出题考试,舒鸿和他的三位朋友都获得了国际裁判认证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就连中国举行国内大型赛事,都必须请外国人担任裁判,是舒鸿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屈辱的局面。

    中国能够在各领域被世界承认,正是像舒鸿这样的前辈,一步步努力而争取到的。

    赛场上,刘长春正在欢呼庆祝,他张开双臂绕场慢跑,像世人展示着中国健儿的风采。

    游泳比赛那边很快也传来好消息,中国的七名游泳队员,全部杀进了第二轮,这情况把其他国家的选手全都吓了一跳。好在他们比较克制,预赛时各种放水,坚决不拿小组冠军,个人成绩并不显得特别突出。

    潜泳作弊嘛,默默发财即可,千万不要声张。

    到了奥运会的第九天,周赫煊分身乏术,不知道该选择哪场赛事观看。

    这一天,中国足球队正式开打第二轮比赛,游泳队那边也有好几场,而刘长春将引来他的短跑100米决赛——为了保存体力拿奖牌,他放弃了男子200米短跑次赛,专心备战100米决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