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先生,赛场重地,请不要入内!”

    一个德国工作人员,连忙将周赫煊拦住。

    周赫煊冷笑道:“德国举办的,究竟是奥运会,还是黑哨比赛?看哪个国家吹的黑哨最多吗?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显得有些尴尬,但还是劝阻道:“如果你对比赛结果有异议,可以找奥委会申诉,但请不要打乱现场比赛秩序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是非常愤怒的,以靳贵第表现出的实力,就算拿不到奖牌,至少也能打进二分之一决赛。但现在全都泡汤了,因为英国佬的犯规,靳贵第受伤严重,就算申诉改判他胜利,也会影响到后续赛事的发挥。

    一怒之下,周赫煊直接把手枪掏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工作人员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周赫煊把枪塞到对方手里,说道:“元首阁下的私人赠送,你要看看吗?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看到枪柄上的三眼神像,以及那个宝石嵌金的卐字标,顿时吓得双手颤抖,欲言又止地把枪还给周赫煊,然后吹着口哨找同事聊天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靳贵第已经被扶起,周赫煊聘请的队医正在给他治伤。

    而副场馆的数万现场观众也很不高兴,他们愤怒地朝拳台扔杂物,咆哮着让英国主裁判滚出德国。

    黑哨黑得太离谱了!

    被全程吊打的英国拳手小动作不断,这本来就让观众们郁闷。最后更是连续犯规,没等对手完全爬起来就继续进攻,这种行为完全可以被判终身禁赛了。但他居然赢了,居然赢了啊,当着数万观众的面。

    裁判们把观众当傻子吗?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受到一种深深的侮辱,他们花钱买票看比赛,结果被裁判们当猴耍。

    东道主德国就算吹黑哨,也没吹得这么丧心病狂啊。

    周赫煊没有直接找裁判交涉,而是走过去问队医:“小靳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队医回答道:“面部受创严重,鼻梁已经断了?;褂醒艘埠苈榉?,估计是第二次倒地扭到的,严重影响出拳发力?!?br />
    “二分之一决赛还有五天时间,腰伤能够恢复吗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我也不知道伤得有多严重,”队医解释道,“但从鼻梁的伤来看,就算五天后能够参加比赛,鼻子也将成为对手攻击的弱点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想了想说:“那就不比了,身体要紧?!?br />
    靳贵第已经完全清醒过来,他委屈道:“周先生,对不起,我给中国人丢脸了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拍着他的肩膀安慰:“你没有丢脸,你打得很棒,丢脸的是英国人。我会帮你讨回公道的!”

    “谢谢?!苯蟮谝谰汕樾魇?。

    裁判团那边,中国拳击队的教练还在交涉,但被几个外国佬完全无视。

    周赫煊首先找到现场裁判罗林,笑问:“先生,你想出名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罗林长期从事体育工作,显然没把周赫煊认出来,他看亚洲人都一个样,根本分不清谁是谁。

    “明天的报纸一出来,你就出名了,”周赫煊说,“或许将来有一天,我会把你写进回忆录,你将被全世界人民记住?!?br />
    “你谁???”罗林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正式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周赫煊,来自中国,荣获过贵国的龚古尔文学奖?!?br />
    “好耳熟的名字,”罗林猛拍脑袋,“我想起来了,你是那个中国作家,我还买过你的小说,送给妻子做圣诞礼物?!?br />
    法国人嘛,提起龚古尔文学奖还是很熟悉的,他们流行把获奖作品当圣诞礼物送。

    周赫煊冷笑着说:“我不仅拿过龚古尔奖,还拿过诺贝尔奖。我想把你的名字,写进我的下一部作品当中,不知你对此是否感到高兴?”

    高兴个屁!

    罗林一想到自己被媒体嘲讽的情形,就感觉头大无比,尴尬地说:“周先生,你刚才也看到了。本来我是判中国拳手获胜的,但主裁判一定要改判,他有这个权力。这种事,你应该去找主裁判和检察员,以及背后的奥委会申诉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我希望你为我作证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会为你作证的?!甭蘖炙仕始?,故作轻松地笑道。反正他是法国人,而且只是现场裁判,无论是中国还是英国选手获胜都跟他没关系。说不定,他还能在周赫煊的作品当中露露脸,成为不屈服于奥运黑恶势力的英雄。

    搞定了现场裁判,周赫煊又朝五名评判员走去。

    在一番交涉外加威胁后,丹麦籍、美国籍和两名德国籍评判员,非常愉快的答应帮周赫煊作证,只有一名英国籍评判员强烈拒绝。

    主裁判格林有些慌了,他本来就被现场观众的嘘声搞得焦头烂额,现在又看到周赫煊到处串联,顿时过来阻止说:“周先生,请你不要扰乱比赛秩序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收了多少钱?”周赫煊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请你立刻离开!”格林恼羞成怒道。他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,他是主裁判,他吹黑哨现场改判,现在根本不可能再改过来,否则就是当众打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别说周赫煊在英国名气很大,就算是英国国王亲至,也别想让格林更改比赛结果。

    周赫煊也明白这个情况,没有再跟英国佬纠缠。他把中国拳击队教练叫来,当场亲自用英文、法文和德文写了一封三语申诉书,逐个找刚才答应帮忙的家伙签名。

    本来刚才答应得好好的,五个打分评判员一听要签字,当场就摇头反悔了。只有现场裁判罗林爽快的签下大名,反正他在拳台上就判过中国拳手胜利,被主裁判改判关他屁事。

    比赛很快重新进行,但接下来的两位对战拳手就悲剧了,他们迎接的不是欢呼喝彩,而是满场的嘘声和咒骂。

    中国拳击队的申诉书,很快就递交到奥委会,犹如石沉大海,没有任何音讯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周赫煊就写了一篇观赛感言,还亲自翻译成多种文字,派人到各个赛场到处发,见到有记者就塞一份过去。

    诺贝尔文学奖的亲笔文章唉,还牵扯到奥运比赛黑幕,足够让那些记者们感到兴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