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,码头。

    丁玲抱着不到两周岁的女儿,对周赫煊说道:“周先生,再会了!”

    “冰之保重!”周赫煊咧嘴笑道,“顺便代我向延安的先生们问好?!?br />
    “我会的?!倍×嵋残α诵?。

    营救丁玲的行动可谓水到渠成,周赫煊当晚就去找了老蒋,以老朋友的身份为丁玲求情。??攴浅8孀?,当场就让副官给徐恩曾打电话,没有对此提出任何要求。

    丁玲重获自由以后,立即跟冯达分手,准备带着母亲和子女回湖南老家。等把家人安顿好以后,她就要去延安参加革命,算是第一个前往延安的知名作家。

    周赫煊拿出一张票据,塞到丁玲手里低声说:“这张二十万大洋的汇票,可以直接在西北银行兑现,请务必帮我转交延安的朋友?!?br />
    “周先生有心了?!倍×崤宸?。

    “告辞!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

    目送丁玲登上江轮,周赫煊才带着保镖返回扬子饭店,张学良还在饭店等着他呢。

    张学良大半年来一直在西北奉命“剿匪”,这次是来南京开会的,就是即将举行的国党五届二中全会。

    跟去年的情绪抑郁相比,张学良此时明显开朗了许多。他在西北“剿匪”的时候,不但联络上延安方面,更是口头提出了入党申请。

    没错,张学良准备加入共党了,并请求延安方面派人到东北军中发展党员,帮助东北军培养中低层军事干部??上靼彩卤湟院?,张学良遭到老蒋软禁,入党的事情不了了之,否则他至少能捞到一个新中国的开国大将。

    对于张学良入党的事情,共产国际持强烈反对态度,但他们的反对没有丝毫作用,延安的先生们脑子可清醒着呢。

    “明诚,想不想跟我去西北混???我在那边过得非常惬意?!闭叛Я蓟褂行那榭嫘?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了吧,”周赫煊笑道,“你高兴就好,祝你们的合作一切顺利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合作?”张学良尤作不知。

    周赫煊给张学良倒了一杯红酒,又把酒淋在茶几上,手指蘸酒写出个“赤”字,又写出一个“杨”字和“奉”字,然后把这三个字圈到一起。

    张学良哈哈大笑:“明诚真是慧眼如炬,什么都瞒不过你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把茶几上的字迹擦掉,叮嘱说:“别太相信老蒋,当心被他反咬一口?!?br />
    “我哪敢相信他啊?!闭叛Я家⊥诽鞠?。

    两人的思维明显没有对上号,周赫煊说的是西安事变以后,让张学良早点脱身开溜,千万别反过来被人软禁了。张学良此时还没产生活捉老蒋的念头,他还以为周赫煊所言,是在提醒他别被老蒋控制东北军。

    牛头不对马嘴的一通闲聊,周赫煊还没办法解释,总不可能说自己未卜先知吧。

    少帅还是那个少帅,他都打算带着东北军集体入党了,依然还是那么爱玩。当天下午,张学良就邀请周赫煊一起去听戏,晚上又是出席舞会,跟舞场中的漂亮妹子打得火热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周赫煊终于带着老婆启程,出发前往重庆的新家。

    小姨子张满怡兴冲冲的想随行,却被张谋之强行留在南京,准备趁热打铁与孔令仪多多结交,挖空了心思想要攀上孔家的关系。

    经过数日的江上奔波,众人终于抵达重庆朝天门码头,这里比前几年更加繁荣热闹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刘湘已经统一四川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四川王”,并被南京方面授予陆军上将衔,他的官邸也从重庆搬到了成都。

    关于刘湘和刘文辉的最后一战,说起来极为搞笑。

    当时老蒋让刘湘全力“剿匪”,刘湘模仿“攘外必先安内”,来了个“剿赤必先安川”,内战打得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而刘文辉呢,战败以后即撤往西康,通电告之全国自己要“巩固国防”,竭力为国家守住西方边疆,刘湘如果再追着打就是国贼。

    刘湘在四川的全面主政,对四川和整个中国都有重大意义,四川的交通、工业、文化和教育在这两三年中发展迅速。特别是交通建设,以前打内战的时候根本没法搞,如果不统一四川的话,抗战期间的后勤运输将极为艰难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月前,由成都经重庆到达贵阳的铁路,终于全线通车了,这是四川的第一条对外交通干线。等到广东被日本占领,这条铁路将会成为中国的交通命脉,源源不断的外国物资将从这里运至陪都重庆。

    不说刘湘在抗战初期的精彩表现,只说他在四川的内政发展,就足以称得上爱国功臣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新家建在李子坝,即后世的渝中抗战遗址公园附近,由张谋之亲自负责设计建造。总体占地面积足有5000平方米,内置花园草坪,门口就是风光秀丽的嘉陵江,还专门买了一艘私人小江轮作为出行工具。

    周赫煊这次就是乘着小江轮到家的,江边修起了简易码头,顺着蜿蜒的石阶步行150米,就是高耸的别墅围墙,大铁门上方刻着“周公馆”三字。

    主体建筑为一栋三层洋楼,墙体被刷成了灰白色,楼上楼下共有十九间屋子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一切都很满意,美中不足的是,花园别墅去年底才落成,里面的植被都还没长起来,乍眼看去显得光秃秃的。

    姨太太们带着女儿到江边迎接,崔慧茀指挥挑夫帮忙运行李,引来江上的渔民驱船远远围观。

    几个劳作一整天的渔民,划船靠在岸边,抽着叶子烟聊得起劲:

    “这又是哪个大人物?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晓得???看到门口的字没有,周公馆!”

    “梅老坎你又吹牛,你书都没读过,认得到铲铲的字?!?br />
    “我听学校的先生说的,这地儿是周赫煊的公馆,人家在西洋拿了大奖,是中国最厉害的文化人?!?br />
    “跟刘神仙斗法的周赫煊?”

    “咋个不是他嘛。你听说没得,刘神仙跟刘司令闹翻了,现在被到处贴告示通缉。为啥子刘神仙要跟刘司令闹翻?就是因为周赫煊要来重庆了,一山不容二虎,一个四川容不下两个神仙!”

    “啷个厉害呀!”

    “嗨呀,何止厉害。我听说英国那边的委员长,儿子生病了都要请周赫煊施法驱邪。人家出门都是坐飞机的,从中国一哈子飞到英国,穿起道袍就开整?!?br />
    “放屁,周赫煊是神仙下凡,他出门骑的是白鹤儿,还用得着坐飞机?”

    “那他咋个回家还要坐船?”

    “搬家带的东西太多嘛,白鹤都驮不起?!?br />
    “有道理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