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美龄来到周赫煊的号房前,明显愣了愣,这跟她想象中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只见桌子倒翻在角落里,地上全是碗碟碎片和菜渣,周赫煊郁闷的坐床沿抽雪茄。而孔令侃则四仰八叉躺地上打呼噜,还一手拿枪,一手拿酒壶,嘴里说着梦话:“再喝,我干了!”

    “唉?!?br />
    宋美龄叹息一声,叫来两个警察说:“把她扶出去,送到孔家?!?br />
    其实孔令伟本名孔令俊,以前也是一活泼伶俐的姑娘。由于小时候浑身长疥疮,宋美龄看到了就对宋霭龄说:“你怎么搞的,给她穿那么长的衣服,疥疮都是被活生生捂出来的?!?br />
    于是乎,宋霭龄就把女儿的头发剃了,给女儿穿短衣短裤。秘书和侍卫看到了,就逗小孩儿说:“哎呀,二小姐,你怎么穿这个?”

    孔令伟觉得自己被嘲笑了,干脆改穿男孩子衣裳,性格也渐渐朝着男人转变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宋美龄对孔令伟有着亏欠之情,认为自己当初不该那么说话,导致孔令伟产生了性别错乱。终其一生,宋美龄最疼爱的就是孔令伟,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来养。

    十七岁的孔令伟并不太坏,虽然常常动枪伤人,但还没有真正杀过人。她不喜欢读正经书,常常喝着酒、吃着鸡脚鸭翅,抱着武侠小说一看就是一宿。她此时最喜欢干的事,就是挑唆别人打架斗殴,每当有人被打得鼻青脸肿、头破血流之际,便是孔二小姐开怀大乐之时。

    孔二将来蜕变成混世魔王,都是宋美龄惯出来的,闯再大祸都有人擦屁股,她不嚣张跋扈才怪了。

    等两个警察把孔令伟扶走,宋美龄才走进去,半真半假的笑道:“周先生,委屈你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委屈,我蓄意伤人,依法应该被拘留判刑?!敝芎侦油伦叛倘λ?。

    宋美龄捧着盒子,挨着周赫煊坐下:“这是萧厅长给我的,周先生的物品,现在物归原主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着接过来:“宋夫人见笑了?!?br />
    宋美龄夸赞道:“希特勒的枪,斯大林的笔,罗斯福的雪茄钳,艾伯特王子的银币。周先生交游广阔,实在令人钦佩不已?!?br />
    “这些东西吓唬旁人可以,对夫人来说就不值一提了?!敝芎侦拥?。

    宋美龄笑着瞅了周赫煊一眼,问道:“周先生心里有气?”

    “不敢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愿离开警察厅?”宋美龄问。

    “怕孔家找我报仇啊,”周赫煊深吸一口雪茄,“孔家财大势粗,万一雇杀手把我弄死了怎么办?还是待在警厅里安全?!?br />
    宋美龄微笑说:“我可以保证,只要周先生走出警察厅,孔家绝对不会秋后算账,大家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摇头说:“孔令侃吃了那么大亏,我不信孔家没想法。宋夫人和孔部长,我是信得过的,二位都是明白人。但孔令侃就不一样了,他心智还不成熟,真找人把我弄死了,我就只能在地府跟阎王爷喊冤。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宋美龄沉默不语,因为周赫煊说的是大实话。

    只要周赫煊不把孔令侃弄死或弄成终身残疾,那宋美龄和孔祥熙都可以不追究,毕竟他们的层次和眼光不一样。两败俱伤,或者损人不利已的事情,他们是很少会干的。

    唯独孔令侃那个缺心眼儿是定时炸弹,这次受了那么大刺激,还真的有可能把事做绝。

    宋美龄思虑片刻,用商量的语气问:“我把令侃送去留学如何?拿到硕士文凭之前,都不准他再回来?!?br />
    “宋夫人,有些国家的硕士,一年就可以读完。而且,只要有钱,硕士文凭是能买得到的?!敝芎侦有ψ潘?。

    “三年,”宋美龄说,“咱们定个期限,三年以后,令侃都不会回国?!?br />
    “可以?!敝芎侦优呐钠ü烧酒鹄?。

    他原本的计划,就是用舆论压力逼迫孔令侃出国,再寻找机会把这混蛋彻底干掉。现在既然宋美龄主动开口,那周赫煊就顺水推舟答应了,免得跟宋家和孔家彻底撕破脸。

    宋美龄则有自己的想法,她送孔令侃出国留学,主要是顾及丈夫的面子,以及缓和老蒋跟孔家的矛盾。

    中信局是个非常重要的机构,一定程度上可以硬刚四大银行,而且还掌握着稀缺物资的进出口贸易——包括军火??紫槲醢讯尤行啪?,是让老蒋极为不满的,老蒋专门派了个心腹去当局长,目的就是为了亲自掌控这个重要部门。

    然而,老蒋派出的心腹是个怂货,走马上任第一件事,居然是跑去孔家拜码头。如此一来,老蒋亲自任命的局长就成了摆设,孔令侃反倒变成中信局的真正掌控者。

    一旦周赫煊和孔令侃的事情闹大,老蒋必然趁机介入,合情合理的把孔令侃踢出中信局。

    到那时,孔家的面子里子都没了,跟老蒋的矛盾也会变大,宋美龄夹在中间更不好做人,这还不如主动把孔令侃送出国去。等孔令侃留洋回来,年龄变大了,学历也有了,再出任要职就没那么多人说闲话。

    宋美龄为了培养孔家的下一代,那也是煞费苦心的,谁让她自己没亲生儿子呢。

    听到周赫煊终于答应,宋美龄立即笑道:“这就对了,周先生是国际大学者,何必跟一个晚辈怄气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推门走到号房门口,颇为绅士的说:“宋夫人请!”

    “谢谢?!彼蚊懒湟翘俗奶こ龇棵?。

    对门的燕子王二招手道:“周先生,等我出去了,咱俩一起喝酒!”

    周赫煊想了想,对宋美龄说:“我跟这位兄弟一见如故,不如把他也放了吧?!?br />
    宋美龄也没问王二的罪行,点头道:“既然是周先生看重的人,品性肯定不坏,我回头就跟萧厅长说一声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也就顺口那么一说而已,毕竟日本人明年就要打来了,这王二多半会被日本人杀死,能救一个算一个吧。

    燕子王二大喜,跪地拜倒说:“多谢周先生大恩,王二做牛做马,必会报答!”

    周赫煊告诫说:“出狱之后好好过日子,别再做违法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燕子王二拍胸脯道:“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,既是周先生吩咐,王二保证金盆洗手。如果说话不算数,叫我王二断子绝孙!”

    两人走到拘留所门口,宋美龄微笑说:“周先生,你快回饭店洗洗晦气,好生准备一下晚上的舞会?!?br />
    “宋夫人告辞!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谈话气氛似乎很融洽,但该弄死的还是要弄死,周赫煊可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。

    文化人也是很阴毒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