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令侃被孙永振按在地上,虽然搞得灰头土脸,他还是嚣张的仰脖子笑道:“我已经开枪了,你有种弄死我??!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你有时候很聪明,”周赫煊叹了一口气,对朱国福和朱国禄说,“朱大哥,朱二哥,麻烦两位送闵兄弟去医院?!?br />
    朱氏兄弟将三个跟班身上的武器全部收缴,才配合着抱起闵舟往外走。

    孔令侃确实聪明,他看似很愣,但所作所为都处于??昕梢匀棠偷募拗?。他当然不敢朝周赫煊开枪,这是彼此都深知的,所以周赫煊才那么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孔令侃为何如此受宠?

    因为他是孔家的长子,被视为最理想的家族继承人,包括继承家里的金钱和政治财产。

    随着??甑亩映ご蟪扇?,宋美龄又一直无子嗣,她必须给自己留条后路??准揖褪撬蚊懒涞囊姓?,宋美龄把外甥孔令侃当下一代掌门人培养,用以制衡蒋家的下一代。

    也即是说,孔令侃受到了宋美龄和孔祥熙的绝对维护,即便??甓寄盟话旆?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如果孔令侃敢当众枪杀周赫煊,以周赫煊在国内外的名望,他有天王老子护着都没用?;蛐砜琢钯┥比撕罂梢员C?,可以潇潇洒洒继续当他的贵公子,但他的政治前途就全毁了。

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,没有政治前途的孔家长子,宋美龄和孔祥熙都会弃之如履,因为孔令侃已经失去了自身价值。

    官宦人家就是这么无情。

    孔令侃深深的明白其中道理,他可以诱拐有夫之妇,他可以欺行霸市大肆敛财,他甚至可以随意枪杀几个平民和小官僚。但他绝对不能杀周赫煊这个级别的名人,杀了周赫煊,他自己也完蛋了。

    名声看似无用,但有时候比什么都管用。

    所以,孔令侃选择枪击闵舟,既能给周赫煊一点厉害瞧瞧,又不担心事后没法解决。即便闵舟真被打死了,死一个跟班而已,以他孔大公子的身份,可以轻轻松松就洗脱罪名。

    孔令侃无比光棍儿的趴地上,笑道:“要么把我放了,要么把我杀了??斓惆?,我赶时间?!?br />
    “唉,”周赫煊蹲下来,拍着孔令侃的脑袋说,“你是知道的,我不敢杀你?!?br />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?!笨琢钯┑靡饫湫?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顾虑跟孔令侃一样,这孙子杀不得啊,杀了他等于跟孔祥熙和宋美龄撕破脸。以孔祥熙的财力和宋美龄的权势,分分钟可以派无数刺客报仇,甚至连张家在中国的产业都要被吞掉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周赫煊就只剩下带着老婆孩子,以及岳父一家全部跑路的下场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容冰冷地拔出手枪:“我当然不敢杀你,不过嘛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!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你别乱来??!”孔令侃终于慌了,因为周赫煊把枪口指向了他的裤裆。

    周赫煊用枪戳了戳孔令侃的裆部,笑嘻嘻问:“孔大公子,你说这一枪打下去,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”

    孔令侃惊恐大叫:“姓周的,你别乱来,我爸和我姨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周赫煊把枪柄凑到孔令侃眼前,问道:“听说你崇拜希特勒,知道这是什么标志吗?”

    “纳粹的卐字标?!笨琢钯├鲜祷卮鹚?。

    周赫煊玩着自己的手枪,介绍道:“这把枪上的图案,是希特勒亲自设计的,枪柄纯手工制作,全世界仅此一把。你不是崇拜希特勒吗?我如果用希特勒赠送的手枪,一枪把你断子绝孙,想必你也会感到荣幸吧?”

    “希特勒元首送的枪?”孔令侃居然忘记了恐惧,犹如欣赏艺术品一样,羡慕的盯着那把枪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想要吗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孔令侃忙不迭点头,说道:“只要你把枪转送给我,那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,我还可以跟你拜把子当兄弟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微笑摇头,重新把枪口对准孔令侃裆部:“友人所赠,枪不可以送,子弹倒是可以送你几发?!?br />
    “别别别……”孔令侃惊慌大喊,“你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你!美女、黄金、官位,你尽管说,保证说到做到?!?br />
    “可我不相信你啊,你的人品太烂了?!敝芎侦庸氐羰智贡O?,慢慢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?。。。?!”

    孔令侃嘶声裂肺的惨叫,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占据全身,他飙着泪哭喊:“爷爷,我叫你爷爷好不好,千万别打那里啊。周爷爷,我保证以后不找你麻烦。真的,骗你是孙子,我可以写保证书!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人,当面一套,背后一套,我怕挨黑枪啊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“不会,绝对不会,我可以发誓!我要是敢害周赫煊,就让天大雾雷劈!”孔令侃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中年男子飞奔而来,惊恐大喊道:“周先生,枪下留人!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周赫煊没好气地问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掏出一张名片说:“周先生,鄙人是扬子饭店总经理梅广仁。受英国老板柏耐登所托,全权管理扬子饭店的一切事宜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冷笑道:“拿英国人来压我?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”梅广仁连连陪笑,“周先生,孔令侃是孔部长的公子,是蒋委员长的外甥。他要是出了什么意外,恐怕不好收拾,我做个见证人,大家把问题和平解决。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着把枪指向梅广仁的裤裆:“你想做和事佬?可以啊,你代他受过就行?!?br />
    梅广仁慌忙捂住裆部,赔笑道:“周先生,您真会开玩笑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大骂:“不敢代人受过,那就滚一边去,小心老子溅你一身血!”

    梅广仁愣了愣,他没想到周赫煊如此霸道,犹豫两秒,只能悻悻然靠边站。

    张乐怡捧着勋章盒子过来,瞅了一眼地上的孔令侃,说道:“煊哥,东西都拿来了。那个……适可而止吧,别弄得无法收场?!?br />
    “我有分寸,你别担心?!敝芎侦影参康?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周赫煊要开始表演了。

    杀孔令侃?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弄残孔令侃?

    也不可能,那跟杀了孔令侃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如果周赫煊敢那样做,他岂不是比孔令侃还傻?连孔令侃都知道不能杀周赫煊。

    或许周赫煊痛快之后,可以举家出国避难,但那也太不划算了,搞得好像错在他身上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,这口恶气必须出,而且还要避免留下后遗症。

    那就只剩下一个选择,把事情彻底闹大,让孔家暂时不敢报复他,然后再逼着孔令侃出国避风头。等到了国外,孔令侃如果倒霉遇到什么意外,就跟周赫煊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
    像孔令侃这种超级混世魔王,在国内可以呼风唤雨,在国外就是一只可以随意踩死的蚂蚁。

    周赫煊收起手枪,对孔令侃的三个跟班说:“跪下,爬过来!”

    三个跟班面面相觑,又瞅了瞅他们的主子,随即无比听话的跪着朝周赫煊面前爬行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不解气,想打断你们的狗腿,有意见吗?”周赫煊询问道。

    三个跟班面色如土,知道今天难以幸免,于老二哭腔道:“没有,周先生请动手吧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立即抄起椅子准备砸腿,孙永振拦住说:“先生,让额来,别脏了你的手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今天你们不能见血,必须我自己来?!?br />
    孙永振没再说话,默默站在旁边护着,防止那三个跟班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“躺着,腿伸过来!”周赫煊举起椅子。

    于老二颤颤巍巍的仰躺着,闭上眼睛等着受难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实木椅子腿狠狠撞到人腿上,事实证明,还是木头更硬,于老二忍着痛低声哀嚎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跟班见状,吓得是魂飞魄散,其中一人站起来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!”

    孙永振把人抓住,一拳揍在对方肚子上,接着就将对方踢到在地。

    “都老实点,我会出医药费的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接连两声惨叫过后,三个跟班的腿骨全断了,那清脆的骨裂声听得人背心发寒。

    张乐怡担忧地站在丈夫身后,张谋之一脸忧虑的考虑如何善后。远处的贺国弼却热血上涌,一脸崇拜的看着周赫煊,心想:大丈夫当如是也!

    张满怡吓得不敢看,但又忍不住去看,惊恐之余又心头甜蜜,她觉得姐夫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见到自己的跟班下场,孔令侃已经气焰全消,趴在地上浑身打哆嗦。从小到大,他从来没有吃过亏,更没想到自己会被人打残,这让他此时感受到的恐惧成倍放大。

    周赫煊拎着带血的椅子,笑呵呵说道:“孔大公子,轮到你了?!?br />
    孔令侃猛地跪起来,疯狂磕头道:“周先生,周爷爷,你大人有大量,就放我一马吧。呜呜呜……求求你了,我给你十万大洋,我举荐你当统税局长,不,我举荐你当财政厅长。求求你了,妈妈救我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他手按地上!”周赫煊命令道。

    既然要逼孔令侃出国避风头,那就不能伤了腿,尽快出发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孙永振立即去按住,孔令侃惊恐挣扎,瞬间爆发出的力气大得惊人,以至于孙永振向朱国桢求助:“快来帮忙!”

    朱国桢犹豫了一下,脸上突然浮出快意的微笑,他俯身一肘子砸在孔令侃背心,半身麻木的孔大公子立即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高高举起椅子,猛地朝孔令侃的手掌砸下去。

    “??!痛……我的手,我的手啊……妈妈……”孔令侃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周赫煊扔掉椅子,再次拔出手枪。既然要把事情彻底搞大,那就必须动枪,而且子弹必须打在孔令侃身上。

    孔令侃被踢翻在地,见到周赫煊又拿枪,吓得魂飞天外,直接就那么尿裤子了。他涕泗横流的苦苦哀求道:“饶了我,求求你饶了我,我再也不敢了。求求你啊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周赫煊把枪口抵在孔令侃的锁骨下方,砰的就是一枪,接着准备换地方再来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!”

    “举起手来!”

    警察终于来了,速度有些慢啊。

    周赫煊放弃了第二枪,笑嘻嘻地转身举手,对警察说:“跟他们没关系,三个人的腿是我打断的,孔大公子的手是我砸坏的,他身上的枪伤也是我打的。另外,我举报孔令侃谋杀,洪门致公堂的一位干事,被他枪击腹部,已经送到医院抢救?!?br />
    那个带队的警察头皮发麻,他只是个小队长而已,可伤人者是周赫煊,被伤者是孔令侃,得罪哪边都不好弄。

    警察队长叹了口气,走到周赫煊面前说:“周先生,兄弟公事公办,得罪了!把你行凶的枪交出来吧?!?br />
    刚刚还被吓得尿裤子的孔令侃,突然忍着痛嚣张大吼:“快抓他!快把他枪毙!我姨父是???,我爸爸是孔祥熙,他要杀我,快把他当场击毙!”

    周赫煊把枪缓缓放入警察手中,微笑叮嘱道:“这把枪,是德国元首希特勒赠送的,请兄弟帮我妥善保管?!?br />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?!本於映っΣ坏陌亚古踝?,就像接了一块烫手山芋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招手让张乐怡过来,打开勋章盒子,取出一支金笔夹在中山服的胸前口袋上,说道:“这是苏联总书记斯大林送我的金笔,我怕弄丢了,可以带在身上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,可以?!本於映ち阃?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”周赫煊从盒子里取出一把手枪,递给警察说,“这是张学良将军送我的配枪,你也帮我保管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没问题?!本於映さ谋砬樵嚼丛骄?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把特种大绶戴在胸前,拿出一枚枚勋章、奖章别上,口中念念有词:“这是委员长亲自授予的一等卿云章,也不能丢了。这是委员长颁发的二等采玉章。这是希特勒先生授予的帝国总理勋章。对了,这还有诺贝尔文学奖章,法国龚古尔文学奖章,伦敦荣誉市民纪念章……咦,这些是什么?哦,想起来了,这是英国艾伯特王子送我的纪念币,还有美国总统罗斯福送我的雪茄钳。兄弟,纪念币和雪茄钳你也帮我收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好,好的……”警察队长已经快哭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低声对张乐怡说:“联络所有国内外报纸,不但要报道我被抓的事情,还要搜集报道孔令侃的劣迹!放心吧,我没事的?!?br />
    “好,”张乐怡重重点头,“你小心一点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转身对着警察微笑:“兄弟,带我走吧?!?br />
    警察队长恭敬地说:“周先生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