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世纪神药问世,东方巫师的大发现》

    《一种包治百病的灵药,为伦敦市民带来福音》

    《罹患重病的罗素伯爵,被氨苯磺胺挽救了生命》

    《磺胺药物的发现,无疑是百年来最伟大的医学成就之一》

    《奄奄一息的败血病人,奇迹般迎来新生》

    《氨苯磺胺——脑膜炎的克星!》

    《……》

    伦敦市民有读报纸的习惯,就连许多流浪汉都要捡报纸来读。人们大清早的起床,立即就看到铺天盖地关于磺胺的信息,文章还挪列了一大堆的磺胺药物可治愈疾病。

    特别是罗素伯爵的肺炎,被氨苯磺胺三个小时就治愈。这可不是胡编乱造的故事,罗素在自己的文章里就有提到,让人不得不相信。

    于是乎,各种病人主动要求医生开磺胺药。许多医生一脸懵逼,因为他们手里头根本没这种药,好在欧尼斯派出大量的推销员到医院推广。

    短短数天时间,就涌现出大量被磺胺治好的病人。

    特别是流行性脑膜炎、肺炎和败血症,目前这些疾病没有任何特效药,医治起来非常困难。但氨苯磺胺填补了这个空白,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,都为此感到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欧尼斯专门雇佣了十多个记者,跑到伦敦各大医院采访医生和病人,然后将病愈案列写成新闻大肆报道。

    仅仅半个月,宣传费用就花去了1万英镑,这可是一笔巨款!

    但宣传效果非常好,不仅伦敦各大医院主动进购磺胺,就连英国的其他地区也纷纷发来订单。许多贵族和富商的家庭医生,也是出门必带磺胺药,甚至听说常年患病的老国王也在吃氨苯磺胺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氨苯磺胺在英国成为灵药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以制药厂现有的生产能力,磺胺药很快就供不应求。欧尼斯连忙扩大生产规模,同时直接把磺胺的药价提升两倍,反正再贵也有人买。

    至于穷人买不起药的问题,关欧尼斯屁事啊,穷人死了就死了。

    磺胺药能卖得这么好,还要多亏了伦敦的环境污染。此时的伦敦有毒污水、有毒气体到处排放,没有经过任何处理,空气中弥漫着种种恶臭和硫磺味。

    长年从事有毒工厂生产的工人,很难活过40岁。即便是坐办公室的白领,也非常容易罹患肺炎、肺癌、流行性感冒等呼吸系统疾病,你出门不咳嗽两声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高贵的伦敦市民。

    后世北京的雾霾算什么?

    伦敦才是最正宗的雾都,天下第一,莫与争锋!

    这种情况一致持续到50年代,伦敦街头大白天的伸手不见五指,短短四天就死亡4000多人,接下来两个月内,又有8000多人死于呼吸系统疾病。

    所以氨苯磺胺是伦敦人民的福音啊,因为有太多人感染肺炎,而磺胺又是治疗肺炎的特效药。

    伦敦的工厂越多、污染越大,磺胺药品就卖得越好!

    许多有钱的贵族和商人,甚至把氨苯磺胺当成保健品,放在家里没事儿就吃几片。

    结果可想而知……

    磺胺类药物最大的副作用就是难以分解,服药之后必须不断喝水、不断排尿,才能把残留在体内的药物排出去。但这种情况谁都不清楚,包括研究者、制药厂和医生都不知道,自然也不可能提醒病人注意。

    于是乎,长期服用氨苯磺胺的笨蛋,经常撒尿时疼得怀疑人生。轻松的还只是腰痛、鸡儿痛,严重的直接尿血、尿路闭塞,甚至是撒不出尿来。

    直到氨苯磺胺诞生大半年后,人们才意识到它有强烈的副作用。这种情况如果放在几十年后,药厂估计都会告到倒闭,但如今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法律又没规定药厂必须告知副作用,至于见鬼的副作用,没有副作用还叫药品?

    只要吃不死人,一切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这是资本家的黄金时代,为了赚钱,死再多人都无所谓,更何况只是撒不出尿来而已。

    欧尼斯不但没有被舆论指责,反而在解决副作用问题后,得到社会各界的一致赞誉。他经常跟着艾伯特王子出入上流社会,成为风光无限的大商人,听说还趁机勾搭了几个贵妇。

    没办法,欧尼斯长得太帅了,标准的极品老白脸。他甚至都不用主动出手,就有贵妇跑来倒贴,听说甚至有两个伯爵夫人为他争风吃醋。

    氨苯磺胺由于极佳的杀菌效果,很快就从英国传播到整个欧洲。以至于连遥远的美国、日本和中国,都知道英国诞生了抗菌神药,纷纷发来越洋订单。

    而那些主要的发达国家,除了苏联以外,全都被周赫煊注册了磺胺类药物的专利。为此,周赫煊派人在全球16个国家购买了房产,比如他在东京郊外就有一套小别墅。

    或许,只有爆发战争后的德国、意大利和日本,才能肆无忌惮的山寨磺胺药。

    嗯,苏联老大哥是个例外。人家跟中国一样,根本不懂巴黎公约是啥玩意儿,也不承认你的国际专利。

    只在1933年,氨苯磺胺的净利润就高达30万英镑(130万美元)。这还只是开始,随着产药量的扩大、以及销量的增加,明年的净利润能够轻松突破50万英镑,或许60万、70万英镑也完全有可能。

    医药行业,无论在哪个时代都属于暴利。

    不仅欧尼斯高兴得找不到北,艾伯特王子也把嘴都笑歪了。他只是随便投资了一点小钱,现在就有千百倍的利润回报,这种生意比抢钱还快啊。

    艾伯特王子再没有自信,再没有存在感,那也是一个王子。

    为了?;ぷ约旱睦?,艾伯特自动站出来担任药厂的?;ど?,让那些胆敢觊觎磺胺的资本家们全部滚蛋。这相当于给磺胺开具了一本皇室认证,拥有不可亵渎的神圣地位。

    随着药厂利润的扩大,艾伯特王子甚至公开表示:“磺胺是英国的骄傲,是人类战胜病魔的最强武器,是医学领域最伟大的发现!”

    听说,艾伯特王子还主动给名流学者们写信,给各大医学机构写信,希望能提名周赫煊和奥德里奇这两个磺胺发现者,入围明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候选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