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赫煊为什么瞬间就能想出大致的小说情节?

    很简单,可以借鉴的作品太多了。

    比如整体的构架创意上,他有些模仿《百年孤独》和《白鹿原》的味道??糠值墓适履谌?,创意来自于电视剧《闯关东》。关于东北马匪绿林的篇章,他准备借鉴姚雪垠的《长夜》写法。另外还有多部经典作品的特征,他都准备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借鉴而已,完全谈不上抄袭。

    比如端木蕻良的《科尔沁旗草原》,就在许多细节上模仿《红楼梦》。但这两本书的内容毫不相同,再怎么鸡蛋里挑骨头,也只能说端木蕻良在致敬《红楼梦》。

    同样的,林语堂以后那本《京华烟云》,也是《红楼梦》的民国高仿版。

    你能说《京华烟云》是抄袭的吗?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周赫煊打算写的闯关东篇章,跟电视剧《闯关东》相比,都是山东移民,都有淘金情节,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重合的内容。

    至于姚雪垠的《长夜》,周赫煊只是挪用其角度呈现方式。就算一字一句的拿来比较,也完全看不出有类似的地方。

    还有《白鹿原》,这部小说周赫煊非常喜欢,他直接模仿了整体的创意,甚至还会借鉴其中一些桥段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!

    周赫煊整整一个月都待在家里,请教端木蕻良以及张学良的秘书、副官,记录下他们所说的一切有关东北的风土人情。接着他又跑去北平,找东北大学、冯庸大学的学生们聊天,然后又去找东北流亡群众扯淡,光是关于东北的故事、风俗、传说就写纪录了20万字。

    周赫煊还专门学习了山东和东北方言,准备加入许多地方特质的土话,这样写出来更贴合东北民情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小说的前期准备工作,周赫煊就耗费了三个月时间。

    张学良知道周赫煊要写关于东北的巨著,主动提出帮忙。在他离开天津之前,给周赫煊找来了许多东北的相关资料,比如军事地图、矿产分布、地方县志、历年物价、灾害年表等等。

    直至六月中旬,周赫煊才真正开始动笔,并把小说名字暂定为《黑土》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最郁闷的可能是那些英国读者——《银河英雄传》连载完存稿后,整整停更四周,一副老子可能要太监的衰样。

    混蛋?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伦敦大学学院,“奥德里奇—科里”实验室。

    奥德里奇认真翻阅实验数据,叹息道:“唉,又失败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会成功的?!奔鳌た评镒孕诺厮?。

    “但愿早点成功吧?!卑碌吕锲嫖弈蔚?。

    自从成功发现氨苯磺胺以后,奥德里奇就一直在研发新的磺胺类药物。但是很可惜,半年时间过去了,他们经历的只有一次次失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学生突然冲进来说:“导师,有位来自德国的杜马克先生想见你?!?br />
    “杜马克?”奥德里奇大喜道,“快请他进来!”

    格哈特·杜马克,德国生物学家,历史上第一个发现“百浪多息”抗菌效果的人,并因此荣获诺贝尔医学奖。

    此时的科学界、文学界都热衷于写信交流,杜马克和奥德里奇就足足通信两个月,讨论着对磺胺类药物的研究进展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奥德里奇正式向杜马克发出邀请,希望对方能加入自己的实验室。

    杜马克没有多想便答应了,因为德国正在闹纳粹,年初柏林甚至爆发十万人反纳粹游行。接下来的国会纵火案,更是吓坏了不少德国人,杜马克本身就不想在德国再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好,杜马克先生!”奥德里奇热情迎接。

    “你好,”杜马克拎着个大箱子进来,笑道,“这是我带来的礼物,关于磺胺的所有实验资料?!?br />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奥德里奇兴奋得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有了杜马克的加入,以及他带来的实验资料,相信磺胺类新药的研发速度要加快许多。

    比起这几个科学家的喜悦,费雯丽的老爹欧尼斯,就明显要郁闷得多。

    氨苯磺胺在今年2月初就正式投产了,如今已有一个月时间。做为新兴的强力抗菌药,磺胺遇到一个非常尴尬的问题,那就是难以得到推广。

    即便奥德里奇的论文,在医学界引起小范围轰动,但目前只有极少数的英国医生,愿意给病人尝试这种新药。也即是说,氨苯磺胺暂时还停留在临床阶段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句,此时各国政府对药品的监管并不严格,吗啡这种玩意儿甚至被许多医生视为灵丹妙药。

    比如1937年的时候,有位美国药剂师配制出磺胺酏剂,特么连副作用都没搞清楚,就敢大规模的供给病人使用。结果造成300多人急性肾功能衰竭,其中107人死亡,直接导致美国修改了《联邦食品药品化妆品法》——其中一个重要的规定,就是药品必须标明副作用。

    现在欧尼斯开办的药厂同样如此,把氨苯磺胺这种新药制造出来就想到处卖。至于药品的副作用,还有什么过敏反应之类的,没人会去管,等出了事儿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伦敦,汤普森医院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波特兰·罗素疯狂的咳嗽不止,仿佛要把肺从喉咙里咳出来。

    医生表情严肃地说:“罗素伯爵,你的肺炎更严重了,最好不要再熬夜抽烟?!?br />
    “我会的,咳咳咳,”罗素难受地说,“请给我开最强力的药品,我实在不想再咳得像个肺痨病人?!?br />
    医生想了想说:“最近有一种新药,叫做氨苯磺胺,对肺炎有很好的治疗效果,我已经在几个病人身上验证过了。你需要来一点吗?”

    “新药啊,”罗素犹豫片刻,终于还是同意道,“那就来一点吧?!?br />
    这是现阶段药品推广最难的地方,因为没有安全保障,许多病人都拒绝服用新药。

    罗素才不怕死呢,他10多年前在中国患上严重疟疾,以至于日本人都谣传他病死了,现在还不是照样活蹦乱跳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罗素服用磺胺药片后立即开始写作。虽然他爷爷两度出任首相,他老爸曾经担任国会议员,他自己也有伯爵的爵位,可惜父母早死、家道中落,罗素如今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不得不靠稿费来补贴家用——他得抚养前妻和现任妻子两个家庭,还要掏钱维持自己创办的实验学校。

    等把稿子写完,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,罗素突然惊喜的发现,自己不咳嗽了!

    就像青霉素刚刚问世的时候一样,磺胺类药品放在30年代初,堪称包治百病的神药,而且见效速度非???,因为还没有出现见鬼的抗药性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清早,罗素就跑去医院复查,结果医生告知他肺炎已经痊愈。

    罗素对此非常惊喜,找医生一打听,才知道氨苯磺胺是大名鼎鼎的东方巫师所发现,去年还在《柳叶刀》上发表了联合署名的论文。

    罗素非常喜欢中国文化,还曾在东南大学(中央大学)讲学,近年来写了不少关于中国的文章。他高兴之余,顺手就在新写的稿件当中,大力称赞这种名为“氨苯磺胺”的新药,声称这种药品只用了三个小时就治好自己的肺炎。

    这篇文章问世以后,本来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,但却被费雯丽的老爹欧尼斯发现。

    欧尼斯意识到宣传磺胺的机会来了,连忙疯狂砸钱,找了十多家报纸对此进行大规模报道。

    罗素是谁?

    前英国首相的孙子,伯爵贵族,著名哲学家、数学家、逻辑学家、历史学家、文学家、社会活动家……这一长串的头衔挂出来,那还是很吓人的,具有良好的宣传效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