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,保定。

    “华北王”宋哲元躺坐在树荫下,听着满园刺耳的蝉鸣声,心头格外烦躁。

    如今的宋哲元呼风唤雨,身兼河北省主席、冀察绥靖公署主任和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三大要职。

    华北主要的盐税和关税,都是宋哲元派人去收,简直富得流油。

    但宋哲元很不开心,他必须讨好东北系,拉拢旧军阀和汉奸,还要抵制中央政府,敷衍日本关东军,同时要结交韩复榘、阎锡山等北伐实力派。偏偏宋哲元骨子里是个军人,他不懂得长袖善舞,复杂的华北局势对他来说,就像是一团永远理不清的乱麻。

   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,宋哲元不知道该咋办,他看不到自己的明天。

    老蒋是不容他的,冯玉祥也是不容他的,日本人倒是想容他,但宋哲元不敢接受啊。威风凛凛的华北王,此刻其实是困守华北,稍不注意就要被万箭穿心。

    于是乎,宋哲元变成了鸵鸟,整天藏起来不敢见人,尤其是日本人和南京派来的人。

    警卫员跑来通报:“委员长,矢原医生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见,不见,日本人没安好心?!彼握茉吃甑鼗邮?。

    “那我挡回去?”警卫员问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宋哲元突然把警卫员喊住,烦闷地说:“他娘的,一个月来了四回,这次推了下次还来。让他进来吧!”

    矢原谦吉背着个药箱,微笑着走到院中:“宋委员长,听说你染病不起,我特意来为你诊治?!?br />
    “想咋整,你看着办吧?!彼握茉鹄此?。

    中国人把宋哲元称为“华北王”,但日本人却给他起了另一个外号——多愁善病的宋委员长。

    这个外号的来历很有意思,宋哲元对付日本人的态度是“表面亲善,实际敷衍,绝不屈服”,他的对日方针是“不说硬话,不做软事”。日本人经常来找他交涉,宋哲元能躲就躲,除了“回老家扫墓”、“外出巡查”外,最常用的借口就是“心火南降,耳鸣不?!?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,宋哲元至少有半个月在犯“心脏病”。

    矢原谦吉用听诊器做了一番检查,惊讶地说:“宋委员长,你的血压不稳,心律也很乱,确实需要静养。这样,我给你开一些药品,都是当今最先进的好药?!?br />
    药箱里拿出来好几瓶,矢原谦吉告之了用量用法,又叮嘱宋哲元平时如何保养,这才态度恭敬地离开。

    宋哲元一脚把那些药瓶踢翻,喊道:“来人啦,把这些药都给老子扔茅坑里。狗x的小日本儿想来害我,做梦!”

    警卫员抱着西药小心翼翼离开,侍从秘书随即进来:“委员长,天津有消息?!?br />
    宋哲元抢过电报纸,只看了一眼,就气得大骂:“张自忠是要造反??!”

    侍从秘书不敢吱声,眼观鼻,鼻观心,静静等候指示。

    气了好一阵子,宋哲元终于挥手说:“算了,算了,随他吧,爱干嘛干嘛?!?br />
    宋哲元的华北势力不仅外敌环伺,内部也是矛盾重重。

    当初张学良收编宋哲元的部队,实际掌兵者是张自忠、冯治安、赵登禹和刘汝明四人。他们私下商定,如果部队以后有所发展,宋哲元永远是长官,并要按照张、冯、赵、刘的顺序依次升官。

    现在势力越做越大,宋哲元已经快压不住这四人了。

    就在前两个月,张自忠跟宋哲元的心腹幕僚萧振瀛闹起来。宋哲元对张自忠深为忌惮,只好免去萧振瀛的天津市长职务,改任张自忠为天津市长。

    如今张自忠已经正式就任,一去天津立马动手,把地方政府要员换了好几个,其中不乏宋哲元的心腹。

    天津的地位很重要,控制着华北地区大半财源。

    张自忠现在玩的这一出,意味着宋哲元开始对军队失控。不仅如此,按照他们原来的约定,张自忠升官以后,冯治安、刘汝明、赵登禹三人也要跟着升官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宋哲元手下的四大将领是在联手做戏。

    宋哲元冷静下来,对侍从秘书说:“传我命令,升任冯治安为河北省主席,升任刘汝明为察哈尔省主席。赵登禹……赵登禹让他先等等,没有合适的大官儿给他做!”

    这是在给四个手下划地盘,张自忠要天津,冯治安要河北,刘汝明要察哈尔。

    宋哲元手里的地盘就这么多,北平是肯定不能给的,由他的心腹爱将秦德纯掌控。赵登禹的实力最弱,只能自认倒霉,继续驻守在北平城外喝风。

    妥妥的旧军阀作风,老大吃肉,弟兄们分汤。如果老大不肯分汤,那弟兄们就要站出来,搞些事情逼着老大分汤。

    这也是宋哲元不敢做汉奸的根本原因,他手下四大将领全是“顽固抗日派”。只要宋哲元稍微透露出投日的迹象,分分钟就要被部下教做人。

    张自忠和赵登禹,那都是战死在抗日沙场的热血男儿。

    说实话,萧振瀛能力还不错,担任天津市长期间做了很多实事儿,堪称政绩斐然。但为了安抚张自忠,宋哲元只能把这位心腹幕僚撤职,打发去国外旅游考察。

    这就是此时中国的情况,全国乱成一片,各个地方势力也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侍从秘书接到任职命令后没走,而是犹豫着拿出一份报纸,说道:“委员长,这是今天的《大公报》,有关于你的文章?!?br />
    “不看不看,”宋哲元心烦意乱地说,“《大公报》就会挑事,看了头疼?!?br />
    侍从秘书说:“是周赫煊亲自写的文章……骂你的?!?br />
    听到周赫煊的名字,宋哲元更加头疼,摊手道:“给我看看吧,是不是又骂我汉奸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?!笔檀用厥樗?。

    宋哲元翻开报纸仔细阅读,读着读着就脸色阴沉,读完之后一言不发。好半天过去,他脸色苍白的捂着胸口说:“给……给我叫医生!”

    “委员长,你怎么了?”侍从秘书连忙扶住。

    宋哲元难受道:“心口闷得慌,喘不过气儿,耳朵里响得厉害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