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有为、梁启超、孙中山、黄兴、章太炎、辜鸿铭……这些人都代表着一个时代,反映着波澜壮阔的中国近代史。

    现在,章太炎也死了。

    他留下的遗言是:若有外族入主中华,我后世子孙永世不可奉其官禄。

    能说出这样的遗言,章太炎临死之前肯定不甘心,又带着惶恐和决然。他能感受到日寇入侵的危险,却不能力挽狂澜,甚至看不到一丝中国胜利的希望。

    章太炎只是个书生,不管他生前再狂再疯再潇洒,死时亦回归到传统儒生的本质。

    不食周粟!

    这是中国文人的悲哀和无奈,也是中国文人发出的撕心呐喊。

    或许,当年陆游临死示儿,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,其心情当和章太炎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就在周赫煊准备阖家南下,参加章太炎追悼会的时候,胡适突然前来拜访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胡适这次是路过天津,马上就要前往美国交流考察。

    “枚公走得不是时候啊?!焙始婢透锌?。

    章太炎,字枚叔,“枚公”是对他最尊敬的称呼。

    然而众所周知,胡适和章太炎是有矛盾的,两人常年进行学术争论,互相都对彼此看不顺眼。现在章太炎死了,胡适突然称其为“枚公”,可见他打心底尊敬章太炎。

    胡适就是这样的人,不管他的能力有多大缺陷,至少他的品德无可指摘。

    历史上,胡适这次去美国,直到年底才能回来,刚好碰到两件事情:一是西安事变,张学良扣蒋;二是鲁迅去世,苏雪林鞭尸。

    胡适曾因为写自由民主文章,被老蒋逼得远走海外。但面对西安事变,胡适却站出来大骂张学良,认为中国最要紧的是有统一政府和领袖,这是中国能够抗日的关键,大声疾呼马上释放老蒋。

    而胡适与鲁迅也是“仇人”,他曾被鲁迅骂得体无完肤。鲁迅死后,胡适没有任何攻击言语,反倒是鲁迅的学生苏雪林跳出来鞭尸。胡适立即写信批评苏雪林,内容概括如下:第一,苏雪林最近的文章,还是旧文人的酸腐腔调,要不得;第二,鲁迅自有他的长处,不可一笔抹煞;第三,通伯先生说鲁迅的《中国小说史略》为抄袭日本人之作,此大谬,通伯先生应道歉。

    当然,胡适也是看不起鲁迅的,信中形容鲁迅的文章为“狺狺”,说白了就是狗叫。他让苏雪林不要一味的鞭尸,太没风度了,应该在嫌弃鲁迅的同时,也看到鲁迅的优点。

    胡适属于你打了他一巴掌,他还能笑脸相迎的人,民国第一好好先生。

    “太炎先生之死,确实让人惋惜,”周赫煊感慨地说,“但他的时代已经过去,现在就死,总比日寇全面入侵时死强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难免一战吗?”胡适郁闷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点点头:“我早说过,中日必有一战?!?br />
    “可中国战必败!”胡适的声音大起来,带着些许愤怒。

    “中国必胜?!敝芎侦诱抖そ靥?。

    “中国拿什么来胜?”胡适愈发激动,“经济、军事、科学、外交……中国有哪一点强过日本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了笑,也不争辩,而是说:“听闻你毛遂自荐,想要担任中国驻日大使。如果你真的做了大使,主张如何跟日本进行外交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修好两国关系,”胡适毫不保留地阐述自己主张,“我认为,与其战败而求和,不如在大战前求和。东三省之失地,中国力所不及,不如承认伪满洲国,从根本上调整两国关系,消除两个民族间敌对仇视的心理。这是求和的关键!”

    幸好,不管胡适怎么上蹿下跳,老蒋都没让他担任驻日大使。

    这论调,妥妥的汉奸啊。

    即便是汪兆铭,此时也不敢说出“承认伪满洲国”这种话,胡适简直要逆天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冷笑着质问:“放弃东三省,承认伪满洲国,是不是还要放弃华北五省,承认伪华北国?”

    “华北五省必须保住,”胡适道,“而想要保住华北五省,前提就是要放弃东三省。我们处于劣势,想要求和,就必须拿出诚意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气得发笑:“若中国真的败了,你就是当代秦桧?!?br />
    “若不主动求和,中国才是真的要败,你我皆为亡国奴!”胡适反驳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东四省的百姓,已经在做亡国奴了?!?br />
    胡适语气一滞,叹气道:“当下之诀要,是保住和平局面。先有和平,再求发展,总有一天我们会打回去。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更何况是国仇家恨。如果现在就跟日本开战,我们的国土就要全部丢掉,哪还有任何复仇的希望?”

    周赫煊摇头说:“被人步步蚕食,才是最可怕的。台湾被日寇占据40年,如今还有几人记得?又有几人想要收复台湾?若真的承认伪满洲国,不说40年,就20年后,还有几人高呼收复东北?我不怕中日大战,就怕日本蚕食?!?br />
    “中日一旦开战,你觉得中国能坚持多久?届时,摧枯拉朽,国土尽丧,中国可就彻底没指望了!”胡适急得捶胸顿足。

    周赫煊冷笑道:“中国人可不是纸糊的,拖也要拖垮日本?!?br />
    胡适哀求道:“明诚,我这次来没有别的事情,就是想让你劝劝委员长,劝劝国府那帮主战官僚。你是诺贝尔大文豪,你是国际大学者,你说话肯定比我管用。这仗不能打啊,一打就没救了。你看中国那些带兵的都是些什么东西!宋哲元两年前还是全民称赞的抗日英雄,如今呢?在华北权势滔天,他不遵政令、勾结日本,居然还镇压爱国学生!我看等到日本人打来,宋哲元就是第一个投降的。连抗日英雄都这样,其他将领又怎么抗日?”

    “全民抗战,众志成城,谁投降谁就自绝于人民!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“全民抗战?呵呵,”胡适冷笑,“抗日不过是噱头,喊抗日的都怀有异心。西北的红匪高呼抗日口号,结果呢,他们打的是阎锡山。两广的陈、李、白最近也在抗日,他们打的是中央军!日本都还没全面入侵,中国就自己打成一团了。等日本真的打来,举国不知有多少称王称霸者,等着被日寇逐个解决吧!要是大家能全民团结一致抗日,你以为我不想打吗?可怎么团结?啊,你告诉我怎么团结!”

    胡适的情绪越来越激动,最后几句话都是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无法回答,他是穿越者,自然知晓答案??扇床荒芸湛诎籽赖乃捣?,因为就眼前的形势来看,中国的各方势力根本就没法合作。

    “不必聊了,适之兄,”周赫煊摇头道,“我坚持自己的看法,我是主战派。晚上留下来吃饭吧,明天一道启程?!?br />
    “你自己吃吧,打起仗来就没得吃了!”胡适气冲冲的拂袖而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