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津,三乐堂。

    张乐怡指挥佣人一箱一箱的整理东西,暂时放置在库房当中。

    最麻烦的藏书、古董和字画,周赫煊穿越到民国已经整整十年,他捡漏或高价买来的古玩足够放满几大箱子,甚至要每个月花钱请专业师傅来保养晾晒。

    别的不提,从唐宋到明清的孤本古籍,就有足足2000多本。另外,还有各种珍贵的地方和机关史料,现在看来不值钱,但放到几十年以后,能让做相关研究的学者抢破头。

    “装不完啊?!闭爬肘抻锏乜醋偶父龃笫楣?。

    “装不完也得搬走。我倒是想捐给清华北大,但等到小日本打过来,他们也得南迁,”周赫煊想了想说,“我联系铁路方面,直接弄一个车厢,反正不能留给小日本儿?!?br />
    张乐怡走到阳台,看着熟悉的花园,颇为不舍地说:“真不想走?!?br />
    “不想走的话,那这栋房子就别卖,等咱们战胜了日本人再回来?!敝芎侦影参康?。

    天津这边的房产,其实很好卖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几处店面和别墅一挂出来,由于地段不错,立即有人抢着买。

    这说来很离奇,华北局势如此严峻,小日本随时可能入侵,天津的房地产生意反而更加繁荣。

    原因其实很简单,如今华北有四大势力盘踞,政治混乱造成经济的畸形繁荣。作为北方第一大港口城市,天津迎来了走私的猖獗时代,连带着其他生意也跟着走俏。

    商人也看到了日本入侵的危险,但难免心存侥幸,说不定还能再撑一二十年呢。在商人们看来,即便天津真被日本人占了,那也是要发展地方经济的,总不可能把人全杀光吧,到时候生意还不是照做?

    有这种想法无可厚非,现在东北四省就被日本占了,但东北的商人依旧在做生意。只不过,最赚钱的行业被日商抢了而已,普通生意还是可以继续做的。

    至于三乐堂,毕竟是周赫煊的窝,能不卖就不卖。等日寇被赶走了,他还可以回来住,大不了最后无偿捐赠给新中国。

    倒是上海那边有些难搞,沙逊家族半卖半送给周赫煊30栋花园洋房,现在根本无法脱手。只有等法币彻底稳定下来,上海的房地产恢复元气,周赫煊才能赚上一笔,那至少得等到明年初了。

    不过卖不掉也无所谓,先租出去,等抗战胜利后再来取。

    从古玩店请来的专业大师傅,亲自指挥着伙计打包装箱,有些玩意儿让他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您真是大收藏家,”刘京生拔出乾隆御刀,爱不释手道,“乾隆爷的御刀御剑,就打造了那么多把,听说有些被溥仪带去了东北伪满皇宫,剩下的都收藏在故宫里。你这把是唯一流传民间的真品?!?br />
    “刘朝奉你客气了,”周赫煊笑道,“我哪里算大收藏家啊,都是随便买的?!?br />
    刘京生摇头大笑:“乾隆御刀和《韩熙载夜宴图》也是随便买的,那其他宝贝不就成大白菜了?”

    周赫煊的私人物品就收拾了三天,才终于全部打包完毕。

    中华广播电台暂时没人肯买,周赫煊也就放着不管了。等日寇真的兵临北平城下,再南迁也不迟,到时候把电台和报社的员工、机器一起转移。

    到第四天,刘吴氏终于忍不住问:“先生,你跟太太们真的要走?”

    “真走?!敝芎侦拥阃返?。

    “不回天津了?”刘吴氏又问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暂时不回来?!?br />
    从周赫煊还跟着褚玉璞那会儿,刘吴氏就已经来周家做事,当时周赫煊还是租来的房子。转眼间十年过去,刘吴氏花白的头发变成雪白,已经很少亲自劳作了,相当于周家的佣人之首,统管厨房和清洁工作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刘吴氏的两个儿子,也被周赫煊推荐到报社和印刷厂做工人,工钱虽然不高,但难得体面又稳定。她的两个孙女和一个孙子,还在希望小学里头读书,小孙女儿的成绩特别好,说不定今后还能当大学生。

    家里能有现在的好日子过,刘吴氏对周家是感恩戴德,她原本只是天津郊区的农妇而已。一想到周家对自己的好,再想到以后的日子,刘吴氏突然老泪纵横,说道:“先生,你跟太太们都是好人,老天爷保佑你们长命百岁,儿孙满堂。老婆子给您磕头了,您走好!”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刘吴氏干脆利落地跪下,额头直往地上撞。

    “唉,别呀!”周赫煊连忙扶住。

    刘吴氏说:“先生,您别拦我。不把头磕完,我心里不安生?!?br />
    刘吴氏没有念过书,更别谈什么管理能力。但她的优点是衷心和细致,府上的饭菜她要全程看着做完,每个房间的清洁情况她都要检查,稍微有丁点儿不满意她都要让人重做。

    对了,家里的饭菜也是刘吴氏安排的,哪位太太爱吃什么口味,少爷小姐喜欢哪样点心,刘吴氏都清清楚楚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周赫煊还真舍不得丢下这样的佣人头子,因为太省心了,他问道:“刘妈,要不你也跟我们一起搬走?”

    刘吴氏为难道:“我也想一辈子跟着先生太太,可家里的老头子还在乡下种地,儿子媳妇也在天津做活,孙儿辈还要在天津读书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一起过去,”周赫煊直接打断道,“我来安排工作?!?br />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再想想,回家跟老头子商量?!绷跷馐嫌行┠貌欢ㄖ饕?。

    突然间,门外传来喊声:“先生!”

    周赫煊打开房门一看,却见家里的所有佣人都站在门外,一个个脸上皆是不舍的表情。

    周家的佣人待遇太好了,工钱至少比别处要高四分之一,而且先生、太太、少爷、小姐都知书达理,从来没发生过虐待下人的事情。即便连最不把佣人当回事儿的婉容,也只是经常发脾气训斥。

    而且,在周家做事特么有面子,过年回家说自己是伺候周先生的,亲戚邻里少不得要投来羡慕尊敬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雇主,谁愿意离开???

    “先生,”一个女佣大着胆子问,“我是从山东逃难来的,家人都死了,我能跟先生太太一起走吗?”

    刘吴氏立即介绍情况:“先生,她叫韩春花,是个寡妇,平时负责洗衣服。她手脚很利索,洗的衣服也干净,而且特别老实勤快?!?br />
    “行,你跟我们一起走,”周赫煊又问其他佣人,“还有谁愿意一起走的?”

    又有佣人问:“可以带家人吗?”

    周赫煊想了想说:“一家两口以内的,我负责安排家属工作。两口以上的,我提供路费,但家属工作只能自己找?!?br />
    这个要求瞬间就让大部分佣人打了退堂鼓,国人安土重迁,谁都不知道搬家以后能否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说:“不愿跟我一起走的,我每人写一封信,并且署上我的名字。在信里,我会写你们老实勤快,你们拿着信也不愁找活干?!?br />
    这相当于周赫煊的工作推荐信了,以他现在的名气和影响力,佣人们拿着信肯定受优待。不管是进厂当工人,还是继续给人当佣人,那都是要被优先考虑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先生!”

    “先生好人啊?!?br />
    “先生长命百岁!”

    佣人们大喜,居然齐刷刷跪下来磕头。

    周赫煊看到跪了满地的佣人,心中感慨不已。这些佣人长期待在周家,有的一天能见到好几回,完全跟公司的雇员不一样,在情感上已经有了几分家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想了想,又对刘吴氏说:“你挑选两个可靠的,一个留下来打扫房间,一个留下来打理花园。这房子我暂时不卖,让他们帮忙维持着,别荒废掉了。每月的工钱,我会按时汇过来?!?br />
    “我!先生,我愿意留下来看房子!”

    “选我吧?!?br />
    “刘妈妈,我最勤快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报名的可多,好差事啊。

    周赫煊也懒得再管,让刘吴氏自己去处理,心情莫名的回到自己书房。

    崔慧茀端了一杯茶来,问道:“日本人真要打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快了?!敝芎侦拥阃匪?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崔慧茀叹息一声:“这世道,怎就不能安定下来?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学业如何了?”周赫煊随口问。

    “大学快毕业了,”崔慧茀说,“我现在唯一的盼头,就是看到她嫁个好男人,生儿育女、相夫教子,此生就别无所求了?!?br />
    崔慧梅明显没有她姐姐聪明,勉强考进一所南方的大学,读的还是师范专业,在事业上的成就撑死了能当一个小学校长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你还年轻呢,就说此生别无所求了?自己也赶紧找个男人嫁了吧,遇到合适的,带来让我掌掌眼?!?br />
    “我这辈子不嫁人,发过誓的?!贝藁燮呉⊥匪?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?!敝芎侦拥?。

    崔慧茀还想说什么,突然传来敲门声,于珮琛在外面喊道:“先生,苏州来的电报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周赫煊让她进来。

    于珮琛拿着电报说:“章太炎先生,过世了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