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14日,中国奥运代表团成员,于赛前四个月来到柏林。

    中国红十字会会长、中国奥运之父王正廷亲任领队,带着教练、运动员、表演队和医生总计85人漂洋过海。这跟原本的历史已经有很大不同,至少有医生了,受伤了也不用忍着。

    柏林火车站。

    代表团成员陆续走下火车,随即发出惊呼声:

    “是周先生!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亲自来迎接我们了!”

    “天啦,快快快,快过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运动员们迅速集结,等待领队王正廷下车,然后步伐整齐地走向周赫煊。

    驻德大使程天放今天也来了,他抬手道:“周先生,请!”

    周赫煊微笑着踏前两步,与王正廷握手说:“儒堂兄,辛苦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不辛苦,健儿们才辛苦,”王正廷说着又跟程天放握手,“程大使,这次就要麻烦你了?!?br />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?!背烫旆判Φ?。

    王正廷介绍身边的两个人说:“周先生,程大使,给你们介绍一下。这四位是李惠堂、谭江柏、叶北华、冯景祥,他们的足球队曾经多次打败日本,李惠堂先生更是被称为远东球王?!?br />
    “各位健儿辛苦了?!?br />
    “周先生好!”

    “程大使好!”

    四人连忙上前握手,顺便一提,其中那个叫谭江柏的,正是歌手谭咏麟他爹。

    王正廷又陆续介绍了几个知名的运动员,最后介绍九个生面孔说:“这是委员长亲自下令征召的国术表演团,寇运兴、张文广、温敬铭、?;诚?、金石生、张尔鼎、翟连元、傅淑云和刘玉华?!?br />
    国术表演团6男3女,王正廷介绍完毕后,他们连忙上前跟周赫煊、程天放握手问候。

    如果说,国内的武术大赛各种内幕和放水,那么此行的九个武术运动员则属于真正强者。他们能够来到柏林表演国术,是经过比赛选拔的,完全依靠个人实力。

    寇运兴,1928年全国武考第一名,现任中央军校(黄埔军校)高级武术教官。

    张文广,1934年全国摔跤冠军,新中国的“武林三泰斗”之一,将在北体创建第一个大学武术系。

    温敬铭,1930年全国武考第二名,尤为擅长兵器,曾任太原军官教导团武术教练。

    ?;诚?,杜月笙的贴身保镖,擅长治疗跌打损伤,尤精骨科。新中国建立后,此君全面转向医学研究,是中国现代运动保健领域的祖师爷,人称“武医宗师”。

    金石生,1935年全国散手(类似于散打)第一名,实战能力超强。如果不出意外,此次奥运武术表演之后,他就要被希特勒留下来,担任纳粹党卫军武术教练,直至抗战爆发才回国。

    这五个人,随便拎一个出来,都能吊打周赫煊的保镖。

    特别是金石生,今年才新鲜出炉的全国散手冠军,拳脚功夫不可能是花架子?;褂心歉鲋;诚?,杜月笙为了拉拢此人,是先拜把子当兄弟,才聘用其担任贴身保镖。青帮能打的混混很多,如果?;诚兔挥姓婀Ψ?,怎么可能让杜月笙礼贤下士?

    “郑兄,好久不见??!”周赫煊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好?!敝;诚鸵脖Φ?。

    两人以前见过面,但没有说过话,当时?;诚鸵恢备诙旁麦仙砗?。

    至于周赫煊的保镖孙永振,此刻的注意力都在寇运兴身上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那位郑兄,能看一下你的刀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?!笨茉诵耸掷锪嘧虐汛蠊氐?,很沉的样子,借着巧劲朝孙永振甩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相隔只有一米多,孙永振连忙伸手去接,然后被大关刀压得身体前倾,差点整个人都被带翻,咋舌道:“好重啊,居然是真家伙!”

    寇运兴哈哈大笑:“整重64斤,不是木头包铁的假玩意儿。这是我平时锻炼用的家伙,要让德国人知道咱厉害?!?br />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周赫煊瞧了几眼对方那健壮的身板,心想:哥们儿,你学什么武术,赶紧转行去练举重??!

    只寇运兴这身材、这力量,难怪当年能拿全国武考冠军,就算他没练过任何招式,尼玛一拳打实了谁受得了?

    周赫煊悄悄问孙永振:“你跟他比如何?”

    “额不知道,”孙永振摇头说,“估计很悬,他比额高,比额壮,比额力气大。额要是不能伤他要害,肯定只剩下挨揍的份儿?!?br />
    嗯,这就是量级不同。

    孙永振属于轻量级选手,而寇运兴至少也是中量级,放到现代擂台上根本没法玩。

    这次中国奥运代表队的关键人物还是刘长春,周赫煊跟他握手道:“小刘,训练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上个月跑进10秒6了,可以一战?!绷醭ご鹤孕诺厮?。

    10秒6,这个时代绝对的亚洲速度,放眼全亚洲难寻敌手。

    历史上,刘长春的最好百米成绩是10秒7,这个纪录整整保持了20多年,才被新中国的运动员打破。

    而1935年的百米短跑世界纪录是10秒4,既然刘长春经过集训能达到10秒6,那只要他发挥稳定,还是有可能冲击奖牌的。原本的历史太坑了,刘长春在海上漂泊一个月才抵达德国,还没休息好就要比赛,导致连复赛资格都没拿到。

    “秀琼,你感觉如何?”周赫煊又问南国美人鱼,这姑娘在游泳方面也是打遍亚洲无敌手。:

    杨秀琼笑道:“美国教练很厉害,他教了我许多诀窍。我现在百米自由泳已经能游进1分22秒了,比去年我创下的亚洲纪录整整提高了1秒?!?br />
    这个时代的体育技术真是粗糙啊,去年杨秀琼百米自由泳1分23秒,就能创造亚洲记录。而在周赫煊穿越前那个年代,此项世界纪录已经达到52秒多,整整提高的半分钟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,车站内的德国人纷纷围拢来,盯着女运动员们的脚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周赫煊听得懂德语,自然知道那些人在说什么,无非“居然不是小脚”、“好想脱她们的鞋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大部分德国人对中国的认知,还停留在裹小脚年代。也不能怪这些洋人孤陋寡闻,中国掀起大规模的放脚运动,也就这十多年来的事儿。就连那位杀孙传芳报父仇的施剑翘,也是去年才通过手术放脚的。

    女运动员们被德国人看得浑身不自在,周赫煊安慰道:“别管那些德国佬,走,我带你们去奥运村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