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Every night in my dreams

    I see you, I feel you,

    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

    Far across the distand spaces between us

    You have ce to show you go on……”

    圣诞节即将来临,伦敦街头小店传来阵阵歌声。

    随着《泰坦尼克号》热映,不仅克拉克·盖博和费雯丽名声大噪,电影主题曲《我心永恒》也再次风靡英国。

    早在30年前,美国就已经出现现代流行乐的雏形,名叫“叮砰巷歌曲”?!岸E橄铩笔歉龅孛?,民国时期也翻译为“廷潘胡同”,所以按照咱中国人的说法,此时的美国流行乐应该叫“廷潘胡同歌曲”。

    好醉人的翻译画风!

    一直到摇滚乐出现以前,“廷潘胡同歌曲”都是流行音乐的霸主,并从美国渐渐转播至全世界。

    而周赫煊所“创作”的《我心永恒》,显然属于超时代的“廷潘胡同歌曲”,成熟、完美、优雅、感人……即便是看不起美国音乐的英国佬,也瞬间就迷上了它。

    在周赫煊前往瑞典领奖的时候,费雯丽也随团去了法国,接着又走意大利和西班牙,在西欧各国都刮起了一阵大船旋风。

    电影版《泰坦尼克号》在欧洲的反响爆炸,也随之一版再版,让周赫煊拿稿费拿到手软。即便没有获得诺贝尔奖,只凭《泰坦尼克号》现在的影响力,周赫煊都足够成为欧洲名人了。

    费雯丽赶在圣诞节之前回到伦敦,跟周赫煊以及姐妹们过了一个平安夜。她还趁机跟小孩儿们讲圣诞老人的故事,弄得小灵均一天到晚吵着要袜子,挂在床头就等着收礼物。

    12月23日,伦敦市长正式向周赫煊办法荣誉市民称号,同时伦敦大学授予周赫煊荣誉文学博士学位。

    12月26日,圣诞节的第二天,威廉·阿斯特在克莱夫登庄园举行盛大舞会,说是要庆祝周赫煊荣获诺贝尔奖。当然,另一位来自英国的诺贝尔奖得主查德威克,也是这场舞会的主角。

    傍晚,周赫煊带着张乐怡、费雯丽现身,来到了著名的克莱夫登庄园。

    我们在前几章说过,这座庄园在1937年到1940年之间,属于整个英国的“政治中心”,一切重大政府决策都在这里敲定,甚至形成了所谓的“克莱夫登集团”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座庄园还是英国的“文化中心”,常年定期举办沙龙和派对,丘吉尔、卓别林、萧伯纳、甘地……都成受邀到此参加派对。

    克莱夫登庄园,正是阿斯特家族的产业。(前文已改正,威廉·阿斯特是《观察家报》的大老板,也是张伯伦最坚定的支持者)

    “这座庄园好漂亮??!”张乐怡忍不住赞叹道。

    费雯丽点头道:“确实很漂亮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有些怀念地看着眼前的大房子,在穿越前,他曾经来过这里,那时已经被改造成豪华酒店。即便是最便宜的客房,住一晚也要1000多美元(仆人卧室改造),周赫煊当时住不起,只能站在外边的园林部分拍拍照。

    周赫煊回忆着当年导游的叙述,说道:“这座庄园,是200年前白金汉公爵建造的乡间豪华别墅,不过最初的建筑已经被烧毁了。现在我们看到的,是由第二代萨瑟兰公爵建造,这里是整个英国的政治与文化中心?!?br />
    “英国的政治文化中心?”张乐怡实在想不通。

    就连费雯丽这个土生土长的伦敦人,都有些不理解,她还没达到那个级别。

    周赫煊解释说:“从20年前起,但凡是来到英国的顶级名人,以及英国本地的政治家、文学家、艺术家,都会受到庄园主人的邀请参加沙龙派对。这次我拿了诺贝尔奖,又在英国大出风头,克莱夫登庄园邀请我是肯定的?!?br />
    把克莱夫登庄园跟威廉·阿斯特联系到一起,周赫煊愈发感受到,那个老家伙真是不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嘛,再过几年张伯伦失势的时候,阿斯特家族就会把这座庄园捐出去。到时候,周赫煊可以趁机下手,把克莱夫登庄园买下来,绝对又有面子又能赚翻。

    “几位请跟我来!”女佣微笑着前来迎接。

    庄园很大,主体建筑外还有园林,只中间的草坪空地,就足够用来做两三个足球场。房子有好几层,白色的意大利式风格,房间多得数不清,这已经不能算乡间别墅了,应该叫它“宫殿”。

    “喔,周先生,周太太,费雯丽小姐,你们好!”女主人南希微笑着招呼。

    周赫煊连忙握手:“你好,阿斯特太太?!?br />
    南?!ぐ⑺固?,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女议员,长袖善舞得可怕,所有英国文艺界名人都是她的沙龙???。

    周赫煊终于感受到英国贵族的奢侈,阿斯特家族的排场,甚至超过了艾伯特王子。光是这场舞会招待客人的女佣,就多达30位,一个个训练有素、谈吐优雅。另外还有负责各种事务的男仆,家庭交响乐队,加起来接近百人。

    难怪威廉·阿斯特被人说成是败家子,卖了无数祖产来维持奢靡生活,这比英国王室还要奢侈的排场,谁特么撑得住??!

    宴会大厅足有600多个平方,红酒杯堆得跟小山似的,成群的仆人走来走去,乐队正在演奏舒缓的乐曲。

    里头已经来了好几十人,都是英国政治界和文艺界的精英。他们三三两两站在一起聊天,规模最大的一个群体,中央站着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查德威克。

    “嚯,看是谁来了,”威廉·阿斯特张开双臂,笑盈盈走过来,“你好,周,还有两位美丽的女士?!?br />
    “你好,阿斯特先生!”

    张乐怡和费雯丽左右偎在周赫煊身边,费雯丽毫不掩饰她的情人身份,而在场的来宾们对此也毫不惊讶。情人嘛,对政客、贵族和文学艺术家而言,太稀松平常了。

    今天来的熟人还很多,有费雯丽的老爸欧尼斯,有曾经打过交道的萧伯纳,有帮着周赫煊造势的霍华德·沙逊,有一向跟周赫煊交情不错的汤因比……

    见过的,没见过的,都走过来跟周赫煊打招呼,光是应付这些人就够累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天,欧尼斯把周赫煊单独拉到一边,问道:“你跟玛丽生了个女儿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很漂亮的小天使?!敝芎侦愚限位卮?。

    费雯丽生的女儿这次没来伦敦,年龄太小了,不适合长途奔波,留在天津让崔慧茀照看着。

    欧尼斯咬牙切齿道:“你真是个混蛋!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着说:“下次来伦敦,我带她来见外公?!?br />
    欧尼斯用命令的语气说:“三岁之后,把她带来伦敦,我要亲自抚养。我只有一个女儿,也只有一个外孙女,我以后的产业都要交给她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伦敦空气质量太差,不适合小孩子的健康成长?!敝芎侦又苯泳芫?。

    欧尼斯说:“那我就专门为她在郊区建别墅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无语道:“到时候再说吧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