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!”

    “反对华北自治!”

    “抵制《何梅协定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津街头,上百个学生、工人和群众组成的游行队伍,正踏着洪水退去后的淤泥愤怒前进。

    一些军警紧张地守在路旁,新上任的天津市长程克,飞快赶来组织,他举着铁皮喇叭大喊道:“同学们,同胞们,我是天津市长程克,大家请听我说一句!所谓的《何梅协定》,纯属子虚乌有之谣言,希望大家不要道听途说。中央政府是不会放弃华北的,蒋委员长也不可能置华北同胞于不顾……”

    周赫煊一家刚刚逛完百货公司回来,小维烈趴在车窗上看热闹,好奇地问:“爸爸,那边好多人,他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进行爱国游行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小灵均又开始打破砂锅问到底了:“什么是爱国游行???”

    周赫煊解释道:“爱国就是热爱祖国,国家有危难了,大家就要一起游行救国?!?br />
    小灵均拍手道:“热爱祖国我知道,在学校里,老师说我们都是中国人,我们要热爱自己的祖国?!?br />
    “爸爸,我也要去爱国游行?!毙∥易砜醋爬习?,态度无比认真。

    周赫煊把儿子抱着放到腿上坐好,耐心地说:“爱国不一定要游行。你们现在是学生,努力学习就是爱国。等你们长大了,用自己所学的知识报效祖国,这也是爱国?!?br />
    小灵均炫耀般地说:“爸爸,我也很爱国呢。上次学校组织捐钱买飞机,我在班上捐得最多,把零花钱都捐了。老师和校长都夸我爱国,还给我发了奖状?!?br />
    “我也捐了,我也有奖状!”小维烈不甘落后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你们都爱国,都是好孩子,”张乐怡慈爱地摸着儿子的脑袋,担忧道,“煊哥,这《何梅协定》一签,北平和天津都不安全了,我们是不是该早做打算?”

    周赫煊摇头道:“《何梅协定》是假的?!?br />
    “假的?”坐前排副驾驶位的崔慧茀惊讶道,“天津都传遍了,现在报纸上都在议论,怎么可能是假的?”

    周赫煊脸色露出难看的笑容:“这种秘密卖国协定,南京政府恨不得藏着掖着,怎么可能轻易就泄露消息?现在关于《何梅协定》的内容,都是日本人故意发出来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是没签《何梅协定》啰?”崔慧茀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摇头说:“签与不签都一样,《何梅协定》虽然是假的,但它的内容是真的。乐怡说得对,我们该早作打算了,最迟明年就得离开天津,这里不是久留之地?!?br />
    从今年初开始,日本就不断在华北制造事端,甚至想策划华北五省独立,仿效“伪满洲国”而扶植起来一个“伪华北国”。

    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日本方面甚至杀了两个汉奸。那两个汉奸叫胡恩博和白逾桓,分别是《国权》、《振报》两份报纸的社长,专门鼓吹宣传卖国言论。

    日本华北驻屯军参谋长酒井隆策划杀死二人,然后宣称是蓝衣社干的,逼迫南京政府进一步放弃华北主权,甚至要求国党撤掉北平和天津的党部,并勒令中央军和东北军撤出河北。

    何应钦当然不敢答应,这种事如果做出来,他立即就要变成声名狼藉的大汉奸。由于何应钦拒不签字,酒井隆当场大发脾气,甚至脱裤子在谈判的院子里撒尿,彻彻底底的藐视中国。

    何应钦被逼得没办法,只能请示???。老蒋也没啥好办法,只能再次使用“拖”字诀,让何应钦先口头答应下来,撤军方面则玩起了文字游戏,大概意思是中国同意撤军,然后给各部队的命令是“退守自酌”,其实就是让军队耐在华北不走。

    何应钦得到老蒋授意后,立即跟日本进行了一系列谈判,并表示对日本“所提各事均承诺之”。日本人并不满足于这种空头支票,硬逼着何应钦把口头承诺换成外交文件。

    何应钦只得交给日本人相关复函,但上面没有盖章签字,按理说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。

    日本拿着何应钦的这些复函,立即开始宣传起来,并声称中日双方已经签署“华北协定”,这就是历史上臭名昭著的《何梅协定》。几个月后的“一二九”运动,就是为了抵制《何梅协定》、反对华北自治而掀起的。

    至于何应钦,那是黄泥巴掉裤裆里,不是屎都是屎了。更何况,他确实做出了口头承诺,南京政府也实际上做出了一系列卖国行径。

    所以周赫煊才说,《何梅协定》虽是假的,但它的内容却是真的——至少有很大一部分是真的。

    如今华北的局势极其复杂,南京政府、宋哲元和日本人都在争,三方面时而互相配合、时而互相拆台。再加上张学良的东北军摇摆不定,简直就是一团乱麻,理都理不清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崔慧茀立即监督小灵均和小维烈练习书法,周赫煊则逗弄着其他三个儿女,跟张乐怡她们商量搬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我已经给岳父拍了电报,让他在重庆置一栋公馆。等到房子修好,我们全家就可以搬过去。至于天津的产业,现在就可以慢慢脱手了?!?br />
    “搬去重庆?那可远得很啊?!蓖袢菥鹊?。

    “重庆安全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廖雅泉希望越远越好,最好能不再跟日本有牵扯,她抱着儿子建议道:“不如直接去美国吧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急?!敝芎侦有Φ?。

    张乐怡说:“那我现在就做准备,广播电台需要卖掉吗?”

    “不卖,把机器设备都运到重庆。愿意跟过去的员工,我们可以提供一路上的费用,并负责给他们在重庆租房子,”周赫煊想了想说,“等我这次从英国回来就搬家?!?br />
    “你又要走??!”张乐怡不满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苦笑:“已经说好了,不去不行?!?br />
    就在此时,佣人进来禀报:“先生,于小姐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让她进来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于珮琛很快来到屋内,她朝周赫煊眨眨眼,周赫煊立即带她去书房密谈。

    于珮琛拉好窗帘,又朝过道里看了看,才关门说:“南先生这趟回天津有人跟着,好像是暴露身份了。他让我转告你,他需要换个身份暂时潜伏,半年内都不会再跟你联络。至于《非攻》杂志复刊,他说最好也别在天津,这里情况太复杂?!?br />
    南汉宸作为《非攻》杂志的主编,在杂志被封禁后,就跑到上海从事秘密工作。在周赫煊返回天津时,南汉宸也回来了,但他根本不敢现身,只能改头换面使用新的身份。

    至于吉鸿昌,虽然周赫煊多方提醒,但还是在去年底慷慨就义,留下“恨不抗日死,留作今日羞”的绝命诗。

    吉鸿昌只顾着躲避国党特务,结果却被租界的法国佬逮捕,并移交给天津公安局,然后押至北平陆军监狱,惨遭杀害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此很无奈,因为吉鸿昌太高调了,不但公开承认自己加入共党,而且还到处联络组建抗日组织。在吉鸿昌的串联下,西北军在天津的愚公将领好多都蠢蠢欲动,老蒋不可能放任西北军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唯一让周赫煊感到欣慰的是,《申报》老板史量才现在还活得好好的。在周赫煊的提醒下,史量才成功躲避暗杀,如今藏在天津租界??刂富印渡瓯ā肥挛?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吧?!敝芎侦游?。

    于珮琛笑道:“我是周先生的私人秘书啊,以后当然跟着你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