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,国府路,中央饭店。

    中国航空协会总干事李大超举杯笑道:“感谢周先生慷慨解囊,为国家捐献10架飞机。这杯酒我干了,周先生随意!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?!敝芎侦友霾弊痈杀?。

    “好,好酒量!”李大超赞道。

    李大超也代表中国航空协会,参加了南京防空展览会。展会一结束,周赫煊立马就邀请他来饭店,商量招收飞行学员赴美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不过嘛,周赫煊不知此人根底,得先打听打听。

    两人推杯换盏,很快就热络起来。没想到李大超还是北大毕业的,这就更是“自己人”,他们围绕着北大的话题聊了小半个钟头。

    没办法,北大的熟人太多,随便拎出一个来都足够扯半天。

    见李大超喝得有些晕了,周赫煊才问道:“除了管着航空协会,李老弟还在哪儿高就???”

    李大超摇头苦笑:“哪谈得上高就?到处给人跑腿儿罢了?!?br />
    “李老弟年轻有为,何必说丧气话,”周赫煊笑道,“哈哈,罚酒!”

    李大超似乎确实混得很不如意,他喝了两杯闷酒说:“不怕周先生你笑话,人家的官儿是越做越大,小弟的官儿是越做越小。想当初北伐的时候,我就已经是福建《民国日报》的社长,后还来做了四十九军的政治部主任。嘿,北伐一胜利,总该论功行赏了吧。居然把我调到上海教育局当科长,小弟弟在科长位子上足足混了七八年,现在还他娘的是科长!”

    周赫煊跟李大超碰杯说:“那不能把,熬资历也该高升了?!?br />
    “升倒是升了,”李大超憋屈道,“以前是教育局督学科科长,现在是市政府第一科科长。当初跟我一起闹革命搞北伐的朋友,至少也混成市长、厅长了,就我还在原地踏步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着安慰道:“那不一样。上海属于特别市,你这个市政府第一科长,起码相当于省级副厅长了?!?br />
    “问题是不管事儿啊,”李大超连连摇头,“张群当市长的时候,我给他打杂。现在轮到吴铁城当市长,我还给他打杂。吴市长稍微好些,至少懂得放权,还让我做了航空协会的总干事。那张群就真不是东西,我这个科长还不如副科长管用,就因为副科长是他的心腹!”

    周赫煊心想,就你这样的,谁敢重用???只喝了几杯酒,就什么话都敢往外说。

    一个人能把官越做越小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李大超的资历背景其实很优秀,北大毕业,十多年前就是国党的北平党部委员,孙中山北上时就是由他负责护卫和接待工作。北伐期间,宣传、政治、军队、情报……李大超啥工作都干过,结果北伐胜利后,他却被扔去北宁铁路当一个闲职特派员。

    历史上,由于获得吴铁城的赏识,李大超才稍微能够升官,但穷极一生都没混出头。

    性格决定命运。

    这不,周赫煊才跟李大超第一次见面,他居然就敢在喝酒时说张群的坏话。

    闲聊好半天,周赫煊已经完全摸清楚,李大超此人爹不疼、娘不爱,不属于国党里面的任何一派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,”周赫煊给他添酒道,“哥哥我对航空事业很感兴趣,听说航空协会是民间组织,到底是怎么运行的?”

    李大超详细解释道:“中国航空协会,确实属于民间机构。由蒋委员长亲自担任会长,但只是个名头而已,他老人家不管事儿的。副会长叫王晓籁,你知道这个人不?”

    “在洛阳见过一面,”周赫煊笑道,“青帮大流氓嘛?!?br />
    李大超笑道:“流氓是流氓,但有时候流氓比当官儿的爱国。这中国航空协会啊,王晓籁出力最多,他捐的钱也多。不过还是没有杜月笙厉害,你猜杜老板这次捐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杜月笙捐多少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李大超说:“整整120架飞机,全都是美国货!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捐得多?!敝芎侦泳鹊?。

    要知道,如今南京政府能够控制的军用飞机,全国加起来也不超过150架。杜月笙现在一个人就捐120架,相当于让南京政府的军用飞机数量翻倍。

    从美国购买军用飞机,只要不是垃圾货色,每架至少要花10万元左右。杜月笙的购买量比较大,肯定有价格优惠,但那120架飞机至少也要耗费近1000万元,相当于周赫煊修建武汉长江大桥的投资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问:“航空协会募捐来的钱,是谁来掌握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大超没敢直言,只说道,“管钱的那个人,以前姓宋,现在姓孔?!?br />
    姓孔?

    那就是孔祥熙呗,或者是孔祥熙的亲戚。

    难怪就连杜月笙都要直接买飞机来捐,而不是给航空协会捐钱,估计杜老板也被人恶心到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问:“航空协会只负责募捐吗?”

    李大超说:“可不只是募捐,我们属于会员制,分五级会员。普通会员,每年缴纳2元会费;永久会员,每年缴纳1000元会费。中间还有特别会员,赞助会员和团体会员。每个会员能够获得一枚会章,特别会员以上的级别,还能领到一架飞机模型。这些会费都用来买飞机。兄弟我就属于赞助会员,一年会费60元,以后打小日本儿的飞机也有我的一份呢?!?br />
    “除了弄钱,就没弄点别的什么?比如训练飞行员?!敝芎侦哟蛱?。

    李大超说:“训练飞行员,那归军方管,哪能交给民间组织?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?!敝芎侦拥愕阃?。

    其实周赫煊心里在大骂,这张学良也太不靠谱了,推荐个毛的航空协会啊。这破协会除了忽悠人捐钱,屁用都没有!

    周赫煊脑筋一转,顿时就笑了,他突然明白张学良的用意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确实让民间团体来运作比较方便。如果从东北军里选人的话,以后这些飞行员归国,有着太浓厚的奉系色彩,那是要引起??昙苫涞?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李老弟,我在美国建了个私人飞行俱乐部,想要招收飞行学员,还请航空协会帮忙?!?br />
    “美国的私人飞行俱乐部?”

    李大超再怎么说也是北大毕业,脑子绝对不傻,立即就明白周赫煊的用意,当即笑道:“这是好事??!放心吧,这个包在我身上,绝对不会引起日本人的注意!对了,周先生最好成为我们协会的会员,这样运作起来更方便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那好,我就缴纳1000元会费,成为你们的永久会员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