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学良面露苦笑:“我如果公开号召抗日,肯定要跟南京方面产生矛盾,到时候局面更加不可收拾。内战,咱们已经打得够多了?!?br />
    “事在人为而已,”周赫煊品着红酒说,“你首先得想法子离开武昌,这里是老蒋的地盘?!?br />
    张学良摇头道:“我暂时还不想撕破脸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?!敝芎侦硬淮蛩阍偃?,或者说时机未到。

    等??晔褂们峭袒⒅?,派遣张学良去西北“剿匪”,到那时张学良自然而然就困龙升天了。老蒋打的好算盘,想让东北军、晋绥军和红军互相消耗,哪想到这三股势力居然“结盟”起来,形成“西北大联合”的局面。

    说到“西北大联合”,就不得不再次提到杜重远。此人无论是名声、财力、背景和人脉都很足,因为一篇文章被判刑实在太可疑了。

    杜重远坐牢的原因无非有两点:第一,他在张学良的幕僚团中排名前三,老蒋有意要敲打张学良,杜重远属于最好的人??;第二,杜重远来到上海以后,跟沈钧儒、邹韬奋、李公朴等进步人士走得很近,还跟周总理、潘汉年建立起了关系,老蒋对此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对于杜重远坐牢,周赫煊是乐见其成的,因为此人坐牢实在坐得太妙了。

    杜重远本来还对时局比较迷茫,结果他入狱以后,东北军将官、进步人士、各势力代表纷纷前来探望。经过与这些人的多方交流,杜重远终于形成了一套完整的“西北大联合”思想,并最终影响到张学良的决策。

    杜重远如果不坐牢,“西安事变”有可能就不会发生呢。

    历史就是这么奇妙,一次偶然的个人事件,居然直接影响到整个局势的发展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些烦心事了,”张学良突然转开话题,“明诚这次来武昌,是专门来看望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,”周赫煊笑了笑,“我跟五哥在美国弄了一个飞行俱乐部,专门为今后的抗战培养飞行员。现在俱乐部那边飞机数量比学员还多,我想请六帅帮忙,招募一些合格的飞行学员?!?br />
    张学良顿时高兴道:“这是好事啊。明天我写一封调令,你可以拿着调令去北平,东北军将士任你挑选?!?br />
    “如此,就多谢了!”周赫煊抱拳道。

    张学良突然又变得沉默起来,问道:“明诚,你好像是反对法西斯独裁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张学良斜躺在沙发上,望着天花板说:“我在欧洲考察了大半年,发现英国、法国等资本主义列强,国内情况极其糟糕。相反,实行法西斯主义的德国和意大利却国力强盛、民气高涨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的是表象而已?!敝芎侦有Φ?。

    张学良两年前的欧洲之行,是在墨索里尼的女儿和女婿陪同下完成的,先后与墨索里尼、希特勒、瑞典国王、法国航空部长等人会晤。希特勒和墨索里尼那万众拥护的场面,带给张学良无限的震撼,再对比欧洲各国的现状,张学良立马就在思想上倒向法西斯。

    张学良甚至给朋友写信说:“意大利和德国之所以能复兴,主要是由于人民对其领袖的衷心支持。因此,他们才有充分的力量克服通往民族复兴之路上的障碍……中国无法实现复兴,是没有能够绝对忠实于自己的领袖,并全力支持他……内战与外侮皆由此出?!?br />
    等张学良回国后,立即号召全国支持老蒋,想把老蒋打造成一个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式的人物。

    老蒋高兴坏了,连忙对张学良委以重任,任命张学良为南方地区的“剿匪”副司令,而他自己则是“剿匪”总司令。在老蒋看来,自己做得已经够厚道了,让张学良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”啊,他却不想想张学良讨厌打内战。

    此事表明,张学良在政治上极其幼稚。而此时此刻,张学良的思想也处于极端迷惘当中,他拿着**和法西斯主义反复比较,一会儿觉得这个好,一会儿又觉得那个好,整个人都快被弄疯了。

    “表象是什么?真相又是什么?”张学良求教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我们先要知道,英法两国为什么看起来衰落和软弱?!?br />
    “因为世界经济?;??!闭叛Я几龃鸢?。

    “回答正确,但又不完全正确,”周赫煊详细解释道,“英法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,而现有的自由资本主义有重大缺陷。相关的研究文章有很多,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从欧战(一战)结束后就在讨论这个问题,六帅可以找些资料来一下。世界经济?;?,以及?;吹母髦盅暇蠊?,都是资本主义缺陷的一种体现?!?br />
    张学良又问:“那德国和意大利,又为什么能依靠法西斯而复兴呢?”

    “两个原因,”周赫煊竖起两根指头说,“第一,德国和意大利,本身就有很强的教育、经济和工业基础。包括日本,日本现在的军国主义也是一种法西斯,跟德国和意大利没有太大区别。而这些,正好又是中国所欠缺的。中国不仅缺乏强国的基础,而且还四分五裂,所以中国根本没有实行法西斯主义的先决条件?!?br />
    张学良惨然地笑了笑,问道:“第二个原因呢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我们要搞清楚法西斯的本质是什么,法西斯其实是一种垄断资产阶级对内实行的集权专政。而其领袖,不管是希特勒、墨索里尼,还是日本天皇,只不过是垄断资产阶级的代言人?!?br />
    “只是代言人?”张学良诧异道。

    在张学良看来,领袖就代表法西斯,法西斯就是领袖。一个国家,只要有了一个被民众爱戴的铁血领袖,就能全国齐心协力,摒除内外矛盾飞速发展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六帅,你不会认为,希特勒和墨索里尼能够上台,没有他们本国的财团支持吧?中国连垄断资产阶级都没有,又拿什么来实行法西斯主义?”

    张学良沉默许久,又问道:“那些垄断资产阶级,为什么要支持墨索里尼和希特勒?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来分析希特勒吧,”周赫煊说,“德国在欧战中一败涂地,欠下了无数外债,国内经济也破败萧条。而希特勒的政治主张,不仅符合德国民众复仇和改善生活的需求,更加符合德国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。希特勒赖账,一下子让德国摆脱了外债,让德国的资本家得以喘息。希特勒扩军备战,把全国经济都纳入国家控制,实行强制生产,这看似破坏了经济发展规律,但却使得垄断资产阶级得利?!?br />
    “资产阶级如何得利?”张学良问。

    “要扩军备战,就必须造枪造炮,军工及相关企业就能开工,而且不愁销路,因为国家和军队会站出来买单。军工企业的兴旺,不仅挽救了部分人口的失业问题,还带动了一系列产业的发展,让更多工人找到工作。工人有了收入,就要消费,于是更多的产业得到恢复,”周赫煊摊摊手,“你看到的德国复兴,其实就这么简单?!?br />
    张学良好奇道:“中国不可以这样吗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德国是在扩军备战,国家的钱都用来发展军备了。政府哪有那么多钱?于是希特勒就要迫害犹太人,打着民族主义的幌子,从犹太人手里抢钱。但犹太人手里的钱也有被抢完的时候,到那时,德国就必须对外扩张,通过抢其他国家的钱来继续发展。抢完一个国家,必须再抢下一个国家,希特勒根本停不下脚步,因为一旦停步,以军工为主的国家经济体系就要崩溃?!?br />
    “我有点明白了?!闭叛Я蓟腥淮笪?。

    周赫煊继续说:“日本也是这样,现在疯狂的扩军备战。他们最初是抢东北,等从东北抢的钱用尽,就必须抢整个中国,甚至是整个东亚、东南亚和太平洋。不出五年时间,德国、意大利和日本全都要对外扩张,因为他们不得不对外扩张。只要他们停下脚步,他们国内的经济就要崩,人民连吃饭都成问题。这就是法西斯主义,说穿了,就是一口气把家里的食物吃完,把钱都换成刀枪棍棒,然后吃饱喝足武装起来出去抢劫?!?br />
    张学良苦笑:“这个比喻倒是很形象?!?br />
    “你现在觉得,中国能实行法西斯主义吗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张学良摇头说:“中国就是个虚弱病人,手里的钱也买不到好的刀枪,不被人抢就万幸了,哪还有能力去抢别人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日本、德国和意大利,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中国现在是病人和穷人,美国、法国、英国是有钱的壮汉,但不管是穷困病人还是有钱壮汉,他们共同的敌人都是抢劫犯。毫无疑问,局势发展到一定阶段,全世界国家都要联合起来对付法西斯国家。如果在中国实行法西斯主义,就是跟全世界为敌,六帅还想让中国法西斯化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”张学良惊得一身冷汗,由衷说道,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明诚,你把法西斯分析得够透彻,比我那些幕僚好多了,一个个大道理弄得我头昏脑胀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