弗吉尼亚州,里士满市。

    来自西部的火车,带着大团白色蒸汽驶入站内。

    冯庸扛着行李箱踏上站台,他身后陆续跟着下来26个青年。如此多的亚洲面孔出现,让车站里的美国人纷纷侧目,甚至招惹到两个铁路警察过来盘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站??!”警察举起手里的木质警棍。

    冯庸拿出一大堆护照,用流利的英语说:“自己看吧?!?br />
    两个警察翻开护照,仔仔细细看了半天,发现没有任何问题,只能警告说:“老实一些,别在这里闹事,否则我把你们这些黄皮猴子都抓起来枪毙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黄皮猴子?”

    “必须道歉!”

    有两个青年立即吼起来,看样子都是暴脾气,随时可能冲上去跟警察打架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冯庸呵斥一声,笑呵呵的掏出几张美钞,对那两个警察挤眉弄眼道:“警察先生,我们是怀特私人飞行俱乐部的职员,并非什么坏人?!?br />
    两个警察看到美钞后立即笑了,大萧条期间日子不好过啊,对于灰色收入自然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别以为美国公职人员有多清廉,特别是二战以前,好多美国警察都是半黑半白,气焰之嚣张、行事之贪婪,远比民国更加离谱。

    等警察离开以后,一个青年不忿道:“嚣张,他们侮辱中国人,为什么还要给他们送钱?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冯庸教训道:“我们来美国是干什么的?我们是要学习本领,练习杀敌技巧,为了将来打日本鬼子的!被言语侮辱算什么?小日本儿都骑在咱们头上拉屎了,把东北四省占个彻底,那才是对中国人真正的侮辱。你我现在都是无家可归之人,一点小小的侮辱算个屁,当年韩信还给人钻裤裆呢!都给我听好了,来美国别惹事,都给我老实待在俱乐部!”

    “是,校长!”

    26个青年站得挺直,齐刷刷向冯庸敬军礼。

    冯庸带着青年们离开火车站,又租用了两辆运货的卡车,离开里士满朝郊外而去。

    郊外居然热火朝天正在修路,数百人聚在一起敲敲打打,偶尔还能看见货车运土填路基。一个青年不禁感慨:“听说美国正在闹经济?;?,可人家的建设一直没有停下,这条大马路修得多平整啊?!?br />
    冯庸咬牙切齿道:“等把小日本儿赶走,咱们中国也要修路,把大马路修到农村去!”

    包括冯庸在内都不知道,他们此时看到的景象,正是得益于美国经济?;?。罗斯福大搞基础设施建设,以工代赈解决失业人口,这个政策不仅缓解了短时间内的失业问题,更为美国称霸全球打下了牢固基础。

    即便到了21世纪,罗斯福时代修建的许多公路,依旧是美国重要的交通保障。

    卡车在郊外行驶了大概一个小时,终于看到一块路牌,上面写道:“怀特私人飞行俱乐部,前方1英里?!?br />
    不一会儿,卡车在俱乐部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冯庸跳到地上,立即大喊:“集合!”

    26个青年就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,飞快站成两排,昂首挺胸等待着检阅。

    冯庸命令道:“拿起自己的行李,齐步,走!一,一二一……”

    一辆福特汽车开过来,周赫煊的脑袋伸到车窗外,冲冯庸招手道:“五哥,你来得有点慢啊?!?br />
    冯庸面色一喜,拉开车门就跳上去:“本来过完春节就准备出发的,就是手续办得太慢,一下子弄20多个人到美国,美国领事还以为我是跨国工头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周赫煊大笑几声,看着那些排队走路的青年,满意的点头说,“都是好儿郎啊?!?br />
    冯庸黯然道:“冯庸大学已经并入东北大学了,这些都是跟着我搞抗日活动的,其中有四个去年才从东北打游击回来。当时出关抗日的那些学生,估计活下来的已经不足20个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指着那些青年,伤感道:“五哥,我是不是在害他们?等中日全面战争爆发,他们一个个都要开着飞机跟日本人拼命,怕是全都要变成烈士?!?br />
    “总得有人去牺牲?!狈胗挂а赖?。

    “也是,”周赫煊苦笑,“我能做的,就只能是让他们在美国吃好穿好,不让英雄流血又流泪?!?br />
    冯庸突然爽朗一笑:“别扯这些没用的,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吧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正色道:“这个私人飞行俱乐部成立于1919年,占地3200多亩,一应设施齐全。飞机共有21架,其中6架为老古董教练机,破的不成样子了,不知道还能不能飞起来。另有6架铁皮鹅(三发单翼机)、4架配套的美国子母机、2架退役的P-12(陆军型波音双翼战斗机)?;褂?架法国设计的斯帕德7号战斗机,这3架飞机参加过欧战(一战),是从拉菲特飞行小分队退役的。以上我说的这些飞机,所有武器都被拆除了,你们肯定无法进行实弹训练?!?br />
    “足够了,足够了?!狈胗苟苑尚芯憷植康那榭黾?。

    周赫煊摇头说:“这些都是20年前的老古董,用来跟日本人打空战肯定不够,现在的飞机性能已经提高很多?!?br />
    冯庸问:“能买到美国最新式的战斗机吗?”

    “那玩意儿属于管控品,有钱都弄不到,”周赫煊苦笑道,“我已经在联系了,希望能够钻空子搞到几架,比如弄来改装民用版,但不要抱太大的期望?!?br />
    冯庸说:“我明白,难为你了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我为难什么?也就花点钱而已,未来在战场上还要看你们?!?br />
    这个私人俱乐部已经荒废了好几年,美国经济?;⒑?,俱乐部的老板就濒临破产。3200多亩的土地,外加各种设备和飞机,周赫煊总共只花了3万美元就买到手。

    没办法,如今美国郊区的地价实在太便宜。前任老板相当于半卖半送,就把飞行俱乐部扔给了周赫煊——光是3000多亩的地皮,每年就要给州政府上缴一大笔税金,一般人还真养不起。

    如果把这当成一笔纯粹的投资,周赫煊还是赚到了。

    等里士满到华盛顿的公路修通后,这个飞行俱乐部距离弗吉尼亚州的首府只有半小时车程,距离美国首都华盛顿也只有三小时车程,仅开车十几分钟就能抵达一个河运码头。

    就算把地皮扔在这里不管,几十年过后,光是地价就能飙升几千倍。

    救国赚钱两不误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