纽约。

    周赫煊、宋子文、范鹤言三人,静坐于酒店客房当中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脸色很臭,宋子文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宋子文破天荒的找周赫煊要了一根烟,吞云吐雾地看着范鹤言:“说吧,国内什么情况,你肯定知道的?!?br />
    范鹤言有些尴尬的笑道:“宋先生,周先生,两位别急嘛。事情已经得到圆满解决了,大家都是功臣,回国后肯定受到褒奖?!?br />
    “直接说,到底怎么回事儿!”周赫煊颇不耐烦。

    范鹤言这才解开谜题:“孔部长的美籍顾问杨格先生,已经与美国财政部长摩根索的助手卜凯先生达成秘密协定,用中国白银换取美元和美国贷款,使得中国货币与美元挂钩。这样一来,两国的问题就完美解决。对于这个方案,蒋委员长也是赞成的?!?br />
    宋子文不满道:“为什么不跟我们知会一声?”

    范鹤言说:“秘密协定嘛?!?br />
    宋子文摁下心头怒火,说道:“如果真能这样,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事情真那么简单,就不用签什么秘密协定了,更不用取消两国正式谈判,就怕美国又来个出尔反尔?!?br />
    “周先生请放心,”范鹤言胸有成竹道,“这种事之所以不通过正式谈判解决,主要还是罗斯福总统面临的压力太大,他必须绕开国会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问宋子文:“宋兄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宋子文点头说:“如果确实能用白银换取美元以及美元贷款,那么可行?!?br />
    范鹤言道:“难道周先生有不同的见解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可行?可行个屁??!”周赫煊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,“罗斯福要是有诚意,他早就亲自接见我们了,何必绕一个大弯子,让美国财政部长的助手和中国财政部长的顾问秘密谈判?而且还是通过电报谈判。这种大事能用电报解决吗?”

    宋子文皱眉道:“我觉得这个方案能够解决问题啊,难道还会出什么差错?”

    周赫煊分析说:“罗斯福不愿解决中国白银?;?,原因无非有两个。第一,白银集团的政治绑架;第二,日本的‘天羽声明’。用白银换美元的秘密协定,完美绕开了这两个问题。首先白银集团很高兴,美国向中国大肆进口白银,必然导致银价再度提升。其次,中国出售白银以后,美元或许是能拿到,但信用贷款肯定一拖再拖。到时候,中国一直无法凑齐保证金,甚至得不到法币挂钩美元的承诺,中国币制改革必然失败。这样一来,罗斯福把白银集团讨好了,也没有得罪日本。只有中国被坑得彻底!”

    宋子文听得目瞪口呆,瞬间就想清楚其中的阴谋,更能想到孔祥熙向美国出口白银所带来的后果。本来中国就银根紧缩,一旦大肆出口白银,金融市场就直接崩了,不知有多少工厂要跟着倒闭。

    “罗斯福这一手,真是厉害??!”宋子文摊在沙发上,他除了感叹,已经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气得破口大骂:“??旰涂紫槲跄宰永镒暗亩际鞘郝??这么简单的圈套都看不出来!”

    由不得周赫煊发脾气,当初说得好好的,要把英美日三国全都卷进来。现在可好,老蒋居然突然变卦,一口把美国人抛出的诱饵吞下肚。

    范鹤言听得也有点呆滞,弱弱地说:“事不至此吧,咱们也别把罗斯福想象成阴谋小人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气得发笑:“罗斯福要是正人君子,早被美国大财团吞得皮都不剩了?!?br />
    宋子文仔细想想,说道:“事情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,至少可以从英国人那边想办法?!?br />
    “没用的,”周赫煊无奈的说,“??暌丫滔铝寺匏垢5挠斩?,在罗斯福耍赖皮以前,南京方面肯定拒绝与英国人合作。罗斯福使出的这招一石四鸟,把日本、英国、中国和白银集团全都算计进去了。这死瘸子真是奸诈!”

    范鹤言没再说话,他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,这个世界太凶险了,到处都是骗人的大坏蛋。

    宋子文猛地站起来:“不行,我必须给委员长发电报,把事情跟他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京。

    “委员长,美国急电!”

    ??昴镣甑绫?,眉头很快皱起来。他是多疑的性格,很快意识到自己被坑了,趁着白银交易还没进行,现在反悔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但是,??甑亩耐叫睦碛衷谧魉盍?!

    他不想因此得罪美国,同时还抱有一丝侥幸,或许罗斯福不会反悔耍赖。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用中国白银换取美元和美元信贷,从而完成中国币制改革,这是最完美,也是最快捷的解决方法。

    ??臧咽檀用厥榻欣?,给宋子文回电道:“子文勿虑,我已有通盘考虑,你在美国一定要配合行事?!?br />
    电报发出去以后,??暧志醯妹拦锌坎蛔?,于是把张群叫来,让外交部继续跟英国人谈判,但不要轻易做出承诺。

    ??甑乃闩檀虻煤芎?,如果美国佬不耍赖,就跟美国佬合作。如果美国佬不认账,那么再找英国人合作,如此万无一失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问题是,中国跟美国的白银交易,一拖就是好几个月。到时候不用罗斯福耍赖,中国的经济就自己撑不住了,再找英国人合作时,特么黄花菜都凉透了。

    ??晁坪跻惨馐兜秸飧鑫侍?,连忙又叫来孔祥熙。他让孔祥熙别急着把白银运出去,交易之后把银子放在上海的银行里,一方面可以稳定金融市场,一方面可以警告美国佬。

    咱们的蒋委员长真是天才,考虑问题面面俱到,可惜全都无关痛痒,根本没有触及核心关键点。

    孔祥熙也把胸膛拍得砰砰响,保证不让美国佬白捡便宜。他还提出了补救措施,说如果把银子卖给美国后而白银储备不足,可以再找英国佬买白银,这样就能稳定金融了。

    两个天才儿童!

    他们的这套解决方案,至少要让上海和天津三分之一的工厂破产,因为把币制改革最关键的几个月白白浪费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在美国搞那么多事情,全白瞎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斗不过罗斯福啊,特别是有猪队友存在的情况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