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静的海面一望无垠,天地都变成了蓝色世界。

    宋子文躺在床上看了好阵子书,又透过舷窗望着大海发呆,突然问道:“康齐,几号了?”

    随从秘书陈康齐说:“9月27号?!?br />
    “应该快到美国了吧?”宋子文问。

    陈康齐回答道:“按照预计的航程,明天上午就能抵达旧金山?!?br />
    “周赫煊和范鹤言在干什么?”宋子文把书扔到一边。

    陈康齐道:“周先生正在甲板上,陪他的两位夫人晒太阳、看海景。范先生昨晚打了半宿麻将,估计还没起床?!?br />
    “呵呵,两位夫人,他倒是有闲心?!彼巫游睦湫Φ?。

    说实话,周赫煊把张乐怡抢走,顶多叫捷足先登,连横刀夺爱都算不上,毕竟宋子文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。但他就是觉得心里膈应,好像被人戴了绿帽子一样,怎么看周赫煊怎么不爽。

    咱宋先生的情路很坎坷??!

    最开始宋子文非常喜欢盛爱颐,两情相悦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却被盛家狗眼看人低给棒打鸳鸯。

    紧接着,宋子文爱上张静江的女儿张芸英。一次在海边游泳的时候,宋子文突然单膝下跪送戒指示爱,张芸英尴尬得顺手把戒指扔海里,然后返回上海另嫁他人。

    前几年宋子文又看上了张乐怡,却莫名其妙被周赫煊截胡,这件事情已经流传开来成为笑谈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吧,宋子文觉得唐瑛这姑娘挺不错,两人迅速进入热恋阶段。结果唐瑛的哥哥突然遇刺身亡——刺客认错了人,原定目标本来是宋子文。唐父本来就不想女儿跟政治人物有瓜葛,现在死了儿子,就更加反对宋子文和唐瑛的恋情,一对恩爱小情侣就此散伙。

    直到去年,宋子文终于结婚了,娶的是一个小商人的女儿。夫妻感情还勉强过得去,老婆也知书达理,但宋子文心里就是不爽??!

    抛开“情敌”的身份不论,其实宋子文非常欣赏周赫煊,因为两人在许多事情上的看法一致。

    比如抗日,宋子文是南京政府高官里边最著名的“反日派”,他不止一次跟??昙ち艺?,坚决不同意“攘外必先安内”政策。

    宋子文是纯从财政角度考虑问题的,他觉得应该趁着中日还没开战,抓紧时间发展经济民生,攒足了底子才有钱跟日本打仗。在他看来,??晡扌菸拗沟摹敖朔恕奔苹?,把国家财政搞得几乎崩溃,白白丧失了发展经济的大好时机,简直愚不可及。

    有钱才有底气,有钱才能造枪买炮,有钱才能招兵买马,有钱才能给公务员发薪水。只要有了钱,就有了军队,就能聚拢人心。到那个时候,不管是打日本,还是打红军,都可以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在宋子文眼中,有钱好办事,没钱万万不能。这正是他前后四次辞官的根本原因,他的政治理念与??暄现夭缓?,他感觉自己没法再干下去了。

    那什么破财政部长,谁爱做就让谁做,反正老子不玩了。于是孔祥熙捡了个大便宜,把国家财政捞到手里,白花花的银子赚翻天。

    宋子文缓步来到甲板上,阳光有些灼烫,他眯着眼睛伸了个懒腰,顿觉浑身舒服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远处,费雯丽和孟小冬并肩扶着栏杆,面对镜头巧笑嫣然。

    周赫煊举着相机说:“对,就是这样,侧面再来一张?!?br />
    费雯丽和孟小冬立即背靠背,偏着脸望向镜头,两女一高一矮,一西一中,那四射的艳光把周围男人们的注意力都招来。

    “笑一个,茄子!”周赫煊手指压着快门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连续几张照片拍完,宋子文揶揄道:“周先生好兴致啊?!?br />
    “咦,宋兄?!敝芎侦犹统鲆恢阊痰莨?。

    宋子文摇摇头:“我不抽烟?!?br />
    “不抽好,能多活几年?!敝芎侦幼愿龆闵?。

    宋子文确实不抽烟,但他喜欢在照相时拿着烟斗或者香烟,据说是为了装逼。他还不喝酒、不打牌,这点跟老蒋很像,就此看来宋子文还是很自律的。

    有人说民国四大家族中饱私囊、贪污无数,但这种说法对宋子文是不公平的,直到几十年后,依然没人能拿出宋子文贪污的确切证据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以宋子文的经济才能,又掌握着巨大的资源,他随便做点生意都能赚大钱,何必去贪污而毁掉自己的名声呢?

    宋子文又不是孔祥熙……

    宋子文看着周赫煊吞云吐雾的样子,就有些来气:“你真的那么胸有成竹?”

    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?!敝芎侦有ξ拿徽?。

    宋子文无奈的摇摇头,他觉得太儿戏了,自己那个不靠谱的妹夫,居然把如此大的事情交给一个完全不懂经济的历史学者。他问道:“你了解亨利·摩根索吗?”

    “亨利·摩根索是谁?”周赫煊又不是神仙,他哪会什么人都认识。

    宋子文头疼扶额:“亨利·摩根索是罗斯福的财政部长,而且跟你一样,他是个根本不懂经济的外行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罗斯??梢园?,敢在世界经济?;诩?,任命一个外行来做自己的财政部长?!?br />
    刚刚说完,周赫煊立即想起亨利·摩根索是谁,那家伙是“布雷顿森林会议”的主持召开者啊,美元的世界霸主地位就是在他手中确立的。

    在未来确立美元霸权地位的人,宋子文居然说对方完全不懂经济?

    事实上,亨利·摩根索能当上美国财政部长,主要原因是他和罗斯福交情好,还曾经大力支持过罗斯福竞选州长。不但如此,作为富二代的摩根索,还结交了许多权贵,人脉关系广得很。

    但在专业方面,摩根索确实很糟糕,他自称是种苹果的农民,没多少文化,更对经济学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在美国,有很多人跟宋子文看法一样,觉得摩根索的财政部长位子坐不久,靠溜须拍马、政治投资上位的家伙能有啥水平?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不懂经济的富二代,却让美元成为世界货币,处置战后欧洲的经济计划也是他最先提出的……

    现实,往往比小说还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宋子文提醒道:“罗斯福对摩根索非常信任,这次美国之行的突破口,很可能就在摩根索身上?!?br />
    “明白?!敝芎侦有Φ?,露出一口森森白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