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瓴辉谀暇?,而是在庐山避暑,且已避了两个月的暑。

    身为中国的最高领袖,??暾娴幕桉椒畔率锥寄暇┎还?,连续几个月待在山沟里纳凉吗?

    当然不可能!

    避暑只是名义上的借口,??炅粼诼降恼嬲康挠辛礁觯旱谝?,亲自掌控“庐山军官训练团”的培养工作;第二,坐镇督战江西的“剿匪”工作。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庐山别墅。

    心情舒畅的???,正在和宋美龄散步,并听取“剿匪”前线送来的最新战报。这几个月的仗打得很顺,前所未有的顺利,??晁坪蹩吹搅苏嬲骋蝗南M?。

    听取完战报,??晖蝗欢愿惫偎担骸把┍?,你在我身边待了好几年,有没有想过外放任职?”

    副官邓文仪立即惶恐道:“委座明鉴,卑职只愿追随委座左右,尽效犬马之劳!”

    ??晷Φ溃骸澳闶腔破乙黄诘母卟纳?,还给先总理(孙中山)做过侍从副官,你这种人才不能永远蛰伏在我身边。红匪眼看着就要灭亡了,我们必须跟苏联缓和关系,为将来联苏抗日做好准备。这样吧,等今年过完春节,你就前往莫斯科,担任中国驻苏联大使馆的首席武官?!?br />
    “卑职肝脑涂地,还请委座训示!”邓文仪激动地说。从1924年开始,他先是个孙中山做副官,后来又给??曜龈惫?,熬了整整十年,终于能够一展抱负了。

    顺便一提,邓文仪还是复兴社十三太保之一,负责谍报信息的汇总整理工作。

    ??甓V鏊担骸疤匚裣低车闹拔?,你可以暂时放下了。等到了莫斯科,要多多结交苏联的外交和军事官员,宣传日本对苏联的野心。中日两国一旦开战,苏联就是中国的天然盟友?!?br />
    邓文仪两腿一抖,立正敬礼道:“卑职谨记!”

    “报告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另一位侍从副官来到花园:“委座,周赫煊与蒋方震求见!”

    ??赉读算?,随即挥手道:“让他们进来?!?br />
    邓文仪非常懂事的自动退下,宋美龄则让佣人沏了两杯好茶,笑道:“这个周明诚的风流韵事,我在庐山都听说了,不愧才子之名?!?br />
    ??暧行┎宦溃骸啊吨醒肴毡ā凡桓貌艉偷??!?br />
    为什么??甓源烁芯醪凰??

    主要有两点原因:第一,《中央日报》这种国党机关刊物,不应该评论名人的私生活,实在太掉逼格了;第二,《中央日报》在批评周赫煊的时候,居然打着??晷律钤硕钠旌?,完全把??甑鼻故?。

    但??昊故前幢欢?,没有出面干涉。他要好生看看,到底有哪些人在听汪兆铭使唤,那些充当急先锋的通通都要上政治黑名单。

    周赫煊来到别墅花园时,??旰退蚊懒湔谑噬狭奶?。一年不见,??昵迨萘诵矶?,颧骨高高凸起,但比以前更有一种权势滔天的独裁者气势。

    等对红区的第五次围剿成功,??昃透米攀侄愿锻粽酌?,一步步把汪兆铭彻底架空,成为国民政府里的孤家寡人。到最后,不甘只做吉祥物的汪兆铭,终于跳反当了汉奸,那时的汪兆铭手里已经没有任何实权。

    ??晖蝗宦冻鑫⑿?,做出一副礼贤下士、平易近人的模样,起身迎接道:“百里兄,明诚先生,快请坐!”

    蒋百里被??昶桨孜薰视慕肆侥?,但二人之间似乎看不到半分仇怨,他直奔主题说:“委员长,我前段时间走访了日本,情况及其危急,最多三年就要有大战。这是我跟明诚一起写的国防应策,希望委员长能够亲自阅览?!?br />
    ??晁媸址欠荨叭粝呔稣铰邸?,边看边思考,读完之后赞许道:“这是谋国之论,两位辛苦了?!?br />
    见??昝挥腥魏问抵市员硖?,蒋百里急道:“委员长……”

    ??甏蚨纤担骸安槐囟嘌?,我已经有全盘考虑?!?br />
    ??耆肥涤兴约旱目悸?,明年初,他和汪兆铭一起联名发布“禁止排日运动令”,还大肆宣扬中日友好言论。但他真的昏聩,认为战争可以避免吗?当然不可能!

    早在四个月前,??甓怨囊蝗鹤噬钫喂倭潘担骸埃ň嗾秸ⅲ┳芄不共坏揭磺б话偬??!?br />
    一千一百天刚好三年,也即是说,??耆衔曛诰鸵⒅腥照秸?。从他说话那天开始算,??暝ぜ频娜曛?,只跟七七事变爆发相差43天,料得极准了。

    蒋百里提出的工业内迁计划,??昶涫狄苍缇驮诮辛?。

    自《塘沽协定》签订以后,??昃徒乖谘睾5厍私ǎü螅┬鹿こ?,下令规划把重工业转移到内陆省份。对于把察哈尔以及河北省北部划为非军事区,此等卖国行为,??暌灿凶抛约旱闹髡?,他想要“缓和侵略”、“保存华北,稍纾喘息”,为抗战换取准备时间。

    有句古话说“肉食者鄙”,其实肉食者并非真的鄙,而是他们身在高位,考虑得更多,不如周赫煊这些民间人士那么潇洒而已。

    ??瓴坏诰煤屯饨簧嫌凶急?,在文化和军事上依然如此。

    文化方面,他不敢高呼抗日口号,但却发起了“新生活运动”,无非是想要提高国民素质、提高兵员素质,只可惜被各地官僚把经念歪了。

    而在军事方面,??昊扒笥氲鹿献?,得到德国的许多军事支持,比如引进兵工厂生产线、邀请德国教官训练士兵等等。同时,??曛乐醒刖#ɑ破揖#┮丫玫袅?,所以他另起炉灶,开设了“庐山军官训练团”。

    “庐山军官训练团”表面上是为“剿匪”而设,但最终目的是培养抗日军官,从训练团的口号就可以看出来。本来,“庐山军官训练团”的口号只有三个,即受伤不退、被俘不屈、受命不辱,但??暧痔匾饧恿艘桓隹诤沤小傲倌巡还丁?。

    “临难不苟”这个口号,明显就是专为对付日寇而加的。因为红军一向优待俘虏,根本没有临不临难的说法。

    可惜??昕吹们宄?,实际做起来就很糟糕了。他明知道上海不可能坚守,却又舍不得放弃,费尽心思的巩固上海防御,希望坚持到列强干涉那天。

    ??甑男乃己芎美斫?,欧美列强超过七成的在华利益集中于上海。如果能坚守上海两三个月,列强说不定就会武装调停,中日全面战争就有可能打不起来。

    说白了,??甓粤星炕贡в幸凰炕孟?。

    然而搞笑的是,??晔欠浅2恍湃窝笕说?,在他眼中洋人都是王八蛋,这家伙属于极端的民族主义者。

    ??暾飧鋈?,从头到尾都充满了矛盾。在很多时候,他对局势看得非常清楚,也料到了各种糟糕后果,但他又抱着赌徒的心理,认为事情会朝着好的那一面发展——比如悍然挑起中原大战,那就是??甑囊淮魏蓝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