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格路,周公馆。

    周赫煊看着手里的法院传票,忍不住爆了粗口:“这他妈什么鬼!”

    上海地方法院刑事初级厅的工作人员,用非常尊重的语气说:“周先生,有人告你妨害家庭和**罪,我们也只是走程序而已,希望周先生不要生气。胡厅长特意派我来当面送传票,有些注意事项我要提醒一下。周先生你现在是被告,需要在第一次出庭时‘庭谕交?!?,就是找一间店铺担保自己下次传讯准时到案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无语地说:“你们法院到底怎么搞的?阮玲玉小姐根本没有结过婚,就算我跟她之间发生了什么,那姓张的又有什么资格告我们妨害家庭和**?照你们这样搞,如果我哪天看谁不顺眼,岂不是就能告对方妨害家庭?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解释道:“周先生,国情如此。中国的法治建设毕竟不如列强,民间许多夫妻都没有登记结婚,所以只要曾有同居关系的,法院一律视为事实婚姻。所以,你知道的……不过周先生请放心,只要你请的律师水平足够,肯定能打赢这场官司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气得说不出话来,他当然能够打赢官司。但一个是国际知名学者,一个是红透全国的女明星,这桩官司不管输赢如何,必然引起社会舆论的热议。

    周赫煊可不想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,而且还是这种乱七八糟的污事。

    等法院的工作人员离开,周赫煊立即打电话给吴铁城:“子増兄,麻烦你一个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周赫煊把案子简单的说了一下,吴铁城是上海市长,他当即笑道:“明诚言重了,小事而已,何谈麻烦?放心吧,我立即让法院把案子撤销?!?br />
    所以进步人士强烈呼吁民主宪政呢,因为民国实在太污了。就拿司法系统来说,只要你上头有人,即便杀人放火都能够敷衍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在五年前,当时有个震惊中外的巨案——中国驻旧金山副领事高英夫妇,居然在赴任途中走私鸦片,涉案数额高达1吨有余,被旧金山当局在码头查获。

    一个国家的驻外副领事,带着一吨多鸦片赴任,还被所在国当场人赃俱获。当时美国各路记者纷纷前来采访,美国电影公司还拍摄了7000多尺胶片的相关新闻片,美国报纸的相关号外卖了7000多万份。

    够丢脸吧?

    简直就是国际笑话,国际大丑闻,把中国的国格都丢尽了!

    然而,这位副领事及其妻子的下场如何呢?

    南京地方法院最开始判处高英七年有期徒刑、其妻子判处四年有期徒刑,并处若干罚金。这已经是跑关系的宽大处理,否则就其带来的恶劣影响,直接枪毙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但咱们的副领事大人还不满足,居然向高等法院提起上诉,接着就是打扯皮官司。那案子已经拖了好几年,高英夫妇早就逍遥法外,如此国际大案居然一拖再拖、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民国的底线,就是毫无底线,一切皆有可能。

    以周赫煊现在的名气和人脉,别说什么妨害家庭和**罪,即便他真的当街杀人,都可以不承担任何罪责,仅仅是名誉受损而已。

    底层**,命如草菅,杀了也就杀了!

    就拿孔二小姐来说,人家是??甑谋碇杜?、宋美龄的干女儿、孔祥熙的亲闺女,人称“混世魔女”。

    就在明年,年仅15岁的孔二小姐开车兜风,因违反交通规则被警察训斥几句,孔二小姐顺手一枪就把警察打死。到了抗战时期,重庆为了防止日军空袭,在夜间实行灯火管制??锥〗憧祷丶业氖焙?,虽然听到空袭警报,却依旧不关车灯,被巡查的警察阻拦,她又顺手一枪把警察打死。

    牛逼吧?

    孔二小姐最牛逼的一件事,是在公园里跟龙三公子枪战,起因是龙三公子的朋友给了她一个调戏性的飞吻。当时公园里游人众多,这两位无法无天的公子小姐,利用假山石头做掩护对射,不知打死打伤了多少无辜的路人。

    警察来了屁都不敢放,因为他们要是敢多嘴,肯定换来孔二小姐的顺手一枪。

    所以,周赫煊不怕打官司,他怕的是自己名誉受损。

    可惜事情的发展出乎周赫煊预料,上海地方法院都还没来得及撤销案件,好几家报纸就突然介入了。

    《张达民控告周赫煊、阮玲玉**》

    《周赫煊、阮玲玉**案发》

    《背张嫁周都是为了财产》

    《细数周赫煊的红颜知己》

    《阮玲玉生命中的三个男人》

    《……》

    民国报纸系统是非常发达的,张达民疯狂爆料,那些大报小报就跟闻见屎臭的恶犬,立即一窝蜂冲上去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在那些报道当中,周赫煊成了横刀夺爱的小人,阮玲玉成了贪财虚荣的拜金女。不但如此,张达民还拿出所谓的证据,告阮玲玉非法侵占和伪造文书,要求阮玲玉归还他的数万元财产。

    这条狗已经疯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

    唐季珊冲着电话筒怒吼:“说了别把周赫煊卷进来,只搞臭阮玲玉一个人就可以,你他妈怎么办事的!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赵律师委屈的声音:“唐老板,真不是我干的。我只帮张达民起草了控告阮玲玉侵占和伪造文书的起诉书,没有提周赫煊啊,是他自己另外找人弄出来的?!?br />
    唐季珊忍着怒火道:“别说那么多,你给我立即撒手,别再管这个案子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的律师费?”赵律师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还要律师费?”唐季珊气得够呛,但还是没有发作,“只有500大洋,把你的嘴闭好!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很讲诚信的?!闭月墒Ω芯跤械闶?,因为他能拿的钱太少了。

    唐季珊挂掉电话,骂骂咧咧道:“妈的,废物,还敢说自己是大律师?!?br />
    唐季珊的生意能做那么大,自然是有背景的,洋人、高官、帮会……他方方面面都撒了银子。就算正面硬怼,他也丝毫不惧周赫煊。但不怕归不怕,周赫煊毕竟不是普通人,唐季珊根本没想过要得罪,毕竟起了冲突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闹成现在这样,唐季珊只想早点抽身事外,他不愿去趟这种浑水。

    或许,周赫煊根本不知道是谁在背后使坏吧——唐季珊有些幸灾乐祸,能阴情敌一把,他其实还是感觉暗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