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算没有遇到林徽因,徐志摩估计也会选择跟张幼仪离婚。他当初提出离婚的理由很可笑,原话是这样的:“小脚与西服不搭调!”

    事实上,张幼仪只裹了四天小脚。二哥张君劢不忍听她惨叫,就出面制止了,张幼仪因此成为张氏家族第一个大脚姑娘。

    徐志摩说“小脚与西服不搭调”,指的是思想上的“小脚”,他无法忍受自己的妻子观念陈腐。说得文艺一点,就是夫妻之间没有共同语言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在两人离婚以后改变,张幼仪没脸留在国内,就跑去法国投靠二哥张君劢,接着又去了德国读书。

    几年的留学生涯,让张幼仪从一个封建女性,很快转变为眼界开阔的新式女性。

    如此变化让徐志摩大为惊讶,从他后来写过陆小曼的情书就可以看出:“C(张幼仪)可是一个有志气、有胆量的女子,她这两年来进步不少,独立的步子已经站得稳,思想确有通道……她现在真是什么都不怕,将来准备丢几个炸弹,惊惊中国鼠胆的社会,你们看着吧?!?br />
    在这封信里,徐志摩提起张幼仪的语气,显然是带着敬重之情的。不但觉得张幼仪思想进步了,而且认为留洋之后的张幼仪,可以让守旧的中国社会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徐志摩的预料没有错,张幼仪确实让中国社会震惊了:第一个银行的女总裁,第一个公司的女总经理,第一个政党的女财政部长,徐氏家族的实际掌舵人(周赫煊的内衣生意,现在其实已经交给张幼仪打理)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的张幼仪就是如此优秀,徐志摩绝对不会选择离婚,反而还要倍加珍惜,认为自己娶了个宝回家。

    徐志摩突然说:“我不想对不起小曼?!?br />
    “你跟她生活快乐吗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徐志摩摇头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问:“那她快乐吗?”

    徐志摩说:“不知道,但我们之间经常发生争吵?!?br />
    何止是争吵,两人隔三差五就要吵一架。遇到陆小曼情绪激动的时候,还会当着朋友的面,用鸦片烟枪砸徐志摩的脑袋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你如果选择出家,就对得起陆小曼吗?”

    徐志摩又摇头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鸵鸟遇到天敌或者危险的时候,就会把脑袋埋进沙子里,以为自己看不到,别人也就看不到自己。你现在,就是一只鸵鸟,祥符禅寺不过是那堆沙子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徐志摩懊丧道。

    “好男儿志在四方,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,”周赫煊说,“如今日寇的铁蹄,正在肆虐东北四省,很快就要南下席卷全国。你是著名的诗人,与其躲在山里当和尚,不如多写几首爱国诗,激励国人的抗日斗志。至于陆小曼,你如果实在不愿面对,就干脆先分居一段时间,每月提供一些生活费给她。说实话,我觉得翁瑞午更适合陆小曼?!?br />
    “也许吧?!毙熘灸︵?。

    “今天上午的时候,我旁敲侧击的跟张幼仪说了些话,她一直在等你回心转意呢?;蛐?,你可以尝试着跟她谈恋爱?!敝芎侦有Φ?。

    徐志摩无语道:“哪有跟前妻谈恋爱的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你都可以出家当和尚,为什么不能跟前妻谈恋爱?”

    徐志摩顿时语塞,不知该如何反驳。他对张幼仪的感觉很复杂,愧疚、畏惧、敬重、欣赏……种种情感交织在一起,以至于他都不敢跟张幼仪说话,每次见面就跟上刑场一样。

    许多人说徐志摩冷血无情,但他是真的有愧疚之心,就像他自己在信中说的那样:“再隔一个星期到柏林,又得对付张幼仪了,我口虽硬,心头可是不免发腻?!?br />
    “言尽于此,你自己看着办吧?!敝芎侦影鸦八低妇蜕寥?,再啰嗦下去只会招人烦。

    周赫煊劝徐志摩跟张幼仪复婚,不仅出于对张幼仪的敬重,更是在帮自己的生意合伙人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已经离婚,但依旧牵扯在一起,根本不可能断开。

    徐家偌大的产业,被徐申如分成了三份,一份留给徐申如夫妇,一份留给徐志摩和陆小曼,一份留给张幼仪和她的儿子。

    徐志摩自动放弃了那份家产,这等于说,张幼仪已经成为徐家的实际掌舵人。随着徐申如的慢慢放手,许多生意都交给张幼仪亲自打理,其中包括跟周赫煊合作的内衣生意。

    嗯,徐申如已经收了张幼仪做养女。所以,她不仅是徐志摩的前妻,还是徐志摩的义妹。

    周赫煊从僧舍走出,迎头撞上赶来的胡适、金岳霖,当即笑道:“适之兄,龙荪兄,你们也来了啊?!?br />
    胡适急忙问道:“志摩真做和尚了?”

    “你信吗?”周赫煊笑问。

    “不信,”胡适连连摇头,“我去劝劝他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道:“别劝了,该说的话,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,留点时间给他慢慢想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岂不是白来了?”胡适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白来?”周赫煊揽着胡适的肩膀,笑道,“走,一起打麻将去!”

    胡适朝僧舍瞟了两眼,犹豫道:“这种情况下还打麻将,不好吧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昨天已经打了一回,我赢200多块呢?!?br />
    胡适顿觉无语,说道:“我已经戒赌了。这次听说来了许多朋友,逢此盛会,不如我们举办一场文会,以文会友!”

    金岳霖不善言辞,一直没说话,此刻突然出声道:“这个主意好?!?br />
    “随你们吧,”周赫煊突然促狭地说,“不如,我们把这一场文会,取名叫‘纪念志摩先生出家之朋友欢送会’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个名字不错?!焙世值么笮Σ恢?。

    金岳霖突然冒出来一句:“不如再请几个记者,大字标题一定要写明‘纪念志摩先生出家之朋友欢送会’,相信这必是一场空前的盛会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和胡适双双发愣,随即爆笑。

    周赫煊指着金岳霖,感慨道:“龙荪兄,真是没想到,要论坏水儿,还是你肚子里最多啊?!?br />
    民国时期最为著名的一场文会,就此拉开序幕,后世研究者将其称作“祥符禅会”,也叫“祥符文会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