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咚!咚!咚……”

    凌晨五点,寺院的早课钟声响起。

    徐志摩蹑手蹑脚地爬起来,还没走出僧舍的房门,就突然听到父亲的声音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早课?!毙熘灸ξ薇扔裘频?。

    徐申如吩咐说:“阿金,阿成,你们跟着少爷?!?br />
    睡在僧舍大通铺的两个年轻人,立即打着哈欠起床,亦步亦趋跟在徐志摩身后。

    徐志摩快要疯了,他好几次想逃,都被父亲带人给堵住,现在就连上个厕所都有人盯防。

    夏季天亮得早,此时虽然才五点钟,但朝阳已经跃升于地平线。

    徐志摩迎着熹微晨光,洗漱之后前往大殿。山林里的空气格外清新,路旁的青草还挂着露珠,四下里透着一股泥土的芬芳。

    “啾啾啾!”

    几只鸟儿在竹枝间跳跃着,你一声我一声,那清脆的鸣叫错落有致,就如同在进行一场交响乐演出。

    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徐志摩突然感觉神清气爽,满腹郁闷顿时消失无踪。他以前很少体会到这种山野乐趣,直到搬来祥符禅寺,顿觉以前的生活有多么糟糕。

    就算不出家当和尚,只在这里隐居也是好的,多么逍遥自在??!

    殿内陆陆续续有和尚进入,方丈中庸法师坐在最前头,正敲着木鱼带领僧众念十小咒。徐志摩走到一个僧人旁边,盘膝坐在蒲团上,跟着终僧念起来:“南无佛陀耶,南无达摩耶,南无僧迦耶,南无观自在菩萨摩诃萨。具大悲心者,怛侄他。唵,斫羯啰伐底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只有十几个僧人,但念经的声音嘤嘤嗡嗡,汇聚起来简直就是催眠曲。

    负责看守徐志摩的阿金和阿成,他们本来就没睡醒,坐在那儿听了一阵,顿时瞌睡连连,早把老爷安排的任务忘到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徐志摩本想趁机开溜,却听中庸法师对他说:“净清,你随我来!”

    “净清”是徐志摩做居士的法号,而且是自己给自己取的,估计是觉得以前活得太烦躁,想要好好的清静清静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一间净室,中庸法师问:“你的家人朋友汇聚于此,数日不离,你还想出家吗?”

    徐志摩说:“我已经决意出家,至于亲朋好友,他们自会散去的?!?br />
    中庸法师摇头道:“非也。你只是想避世,根本没有向佛之心,这也是我不愿给你剃度的根本原因?!?br />
    徐志摩说:“我想斩断尘缘,出家是最好的办法?!?br />
    “你在逃避?!敝杏狗ㄊδ抗馊缇?,死死盯着徐志摩的双眼。

    徐志摩好像心思被人看透,一时语塞,低着头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中庸法师开解道:“去吧,正视人生的烦恼忧愁,一味逃避总不是办法?!?br />
    “我再考虑考虑?!毙熘灸λ?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慢慢考虑,不着急?!敝杏狗ㄊπΦ?。虽然祥符禅寺的清静被打破,但徐志摩他爹出手壕气,不仅捐了3000斤稻谷、500斤香油,还承诺出钱修缮几处偏殿。

    和尚们赚大发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祥符禅寺虽然有几百亩寺田,但大都是一些产量不高的山地。十六个和尚再加上佃农辛勤耕种,每年满打满算也才收获3万斤粮食,其中至少有一半归佃农所有——没办法,山地的粮食产量太低,佃租收高了会饿死佃农。

    1万5千斤粮食很多吗?

    按每人每天1.5斤粮食来算,16个和尚一年就要吃掉8760斤,已经消耗了大半。剩下的粮食,还要换成钱去购买油盐布匹,每年能结余下来的很少。

    遇到丰年还好,如果遇到水旱灾害,和尚们就得下山化缘了。

    顺便一提,每人每天1.5斤粮很正常,因为油水越少,人就吃得越多。更何况,山地的产出以红薯、玉米等杂粮为主,那玩意儿吃多了会吃吐的。

    就算周赫煊他们不来劝徐志摩下山,让徐志摩在寺里每天吃玉米糊和红薯粥,估计顶多坚持两三个月,徐志摩就会馋得下山打牙祭了。

    并非人人都是李叔同,可以从一个富家公子,摇身变成每天只喝一碗稀饭的苦行僧。

    早课完毕,徐志摩跟僧众们一起去吃饭。

    很稀的玉米糊糊粥,中间夹杂着少许大米,就着一碟腌萝卜,徐志摩足足喝了两大碗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根本不管饱,半上午就要显饿。

    可怜徐大诗人只上山住了几天,已经瘦了快十斤,实在是个减肥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周赫煊他们昨天打麻将太晚,此时一个个睡得鼾声震天。徐志摩跑去看了几眼,便挑着水桶跟僧人们一起去地里——春天播下的玉米,已经快要抽穗了,正是关键时候。

    由于天气干旱,又没有化肥,这种情况必须给玉米浇抽穗水,否则今年的玉米必然减产,甚至是直接枯死。

    没人强求徐志摩劳作,但他主动跟着干活,或许是想用劳累来麻痹自己。

    别人都挑着满满的一桶,徐志摩只挑半桶水都困难,肩膀被压得阵阵抽痛。他来到玉米地时,十多个僧人和几十个佃农,早已经劳作很久了。特别是佃农们,几乎是天刚亮就出门,等到日头高悬时收工回家,天气太热了容易中暑。

    “诶,你别浇那么多啊。像我这样,把水浇在玉米窝里,一次浇一瓢就够了?!币桓瞿昵岷蜕芯勒?。

    “哦,哦,我明白了?!毙熘灸Ω芯踝约壕褪歉鏊奶宀磺?、五谷不分的废人。

    粗糙的玉米叶子,很快把徐志摩露在外面的皮肤割伤。汗水流下来,那滋味又痒又痛,急得他不停的用手指去挠,整个脖子上全是抓痕。

    徐志摩连续挑了三趟水,累得晕头转向,终于等到领头的和尚喊收工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半,太阳毒得很,再干下去就要中暑了。

    徐志摩挑着水桶返回寺院,半路上看到几个人拄仗上山,其中有两个赫然是梁思成和林徽因。

    徐志摩不想跟他们接触,立即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林徽因却是眼尖,指着徐志摩说:“思成,那个挑水桶的是志摩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,他从来不干活的?!绷核汲舌止镜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