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穿越之前,周赫煊曾经游览过祥符禅寺,那时已经相当于旅游景区。寺内建得金碧辉煌,高耸着“灵山大佛像”和“慈恩宝塔”,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市侩土豪之气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丝毫没有大佛像的影子,慈恩宝塔也仅剩三尺塔基。整个寺庙只有大雄宝殿重新翻修过,其余偏殿大都是些残垣断壁,山林间隐藏着错落的僧舍。

    夕阳斜照下来,湖面泛起金色的绫波。晚风吹动着苍松翠竹,发出沙沙的声响,四野都归于一片空寂。

    全盛时期的祥符禅寺,文献里是这样描绘的:居重湖叠嶂间,最为幽绝……波光云影,照耀晃漾……三峰环列,龙虎拱峙……塔影崔巍落半天……若云窝,若月窟,若万松居,皆散见僧舍。

    徐志摩不愧是诗人,就连剃度出家,都要选个诗情画意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周赫煊站在大雄宝殿前,可以看到风光秀丽的太湖。方圆十里,有民居、有农田、有阡陌、有山峰,一派寂静原始的风景。不像后世,站在寺内放眼眺望,到处都是碍眼的现代建筑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是从观光者的角度出发,觉得未开发之地就是好,但周边的穷苦农民肯定不愿过这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一个知客僧迎上来,双掌合十问道:“几位可是来找徐居士的?”

    徐居士?

    看来徐志摩还没来得及真正出家,只是做了驻寺居士而已。

    周赫煊合十回礼,笑道:“正是,不知法师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那知客僧说:“小僧法名宏朴,不敢僭称法师。徐居士就在那边,小僧带几位施主过去?!?br />
    “有劳了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徐志摩所住的僧舍,在一片竹林当中,林间不时传来虫鸣鸟叫,让此处更显清幽寂静。

    隐居避世的好地方??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孙永振一巴掌拍在胳膊上,瞬间将画面拉回世俗,他倒吸凉气道:“这里的蚊子好凶,一咬就是一个大包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,”周赫煊不由乐得发笑,“咱们该买些蚊香上山?!?br />
    山林隐士,说起来潇洒,但却必须面临吃喝拉撒、蚊叮蛇咬的现实问题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七八分钟,知客僧指着一间僧舍道:“施主,到了?!?br />
    根本不用知客僧提醒,周赫煊已经看到僧舍前的空地上,或站或坐,足足有二十余人之多。

    那里燃了数支火把,徐志摩坐在中间闭目不语,他旁边还站着一个老和尚。徐申如、陆小曼、张嘉铸、宋春舫、饶孟侃、郁达夫、刘海粟、江小鹣等人,轮番不停的劝说,而徐志摩则恍若未闻。

    徐志摩的前妻张幼仪也来了,还带着徐志摩的儿子,母子俩站在边上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相比起徐志摩和陆小曼的颓废,张幼仪这些年过得很精彩。她虽是一介女流,却先后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、云裳服装公司总经理,甚至还是中国国家社会党的财务总管。

    徐申如也看到了周赫煊,连忙走过来说:“明诚,你快来劝劝吧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见徐志摩的头发还在,并没有剃成大光头,只是身上穿着件海青色僧褂。他问道:“现在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徐申如解释说:“志摩本来想出家的,但这里的方丈认为志摩尘缘未了,不予剃度。他这段时间,白天跟着僧人一起学耕种,晚上就自己研究佛学,已经是做了居士。今天下午他还想跑,被我带人在厕所后面堵住,然后就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踏步过去,朗声喊道:“志摩,老朋友来看你了!”

    徐志摩依旧没有任何反应,坐在院中双眼紧闭,整个人就好像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说:“喂,你还欠我一千大洋,什么时候还债??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侧目,饶孟侃捂嘴偷笑。

    张嘉铸来到周赫煊身边,勾肩搭背道:“没用的,明诚,什么法子我们都试过了?!?br />
    陆小曼脸色憔悴,朝周赫煊点头致意,似乎没有心情说话。

    张幼仪反倒像是徐家的女主人,拉着儿子过来说:“周先生,麻烦你了?!?br />
    张嘉铸介绍道:“明诚,这是我姐姐张嘉玢,我外甥积锴?!?br />
    “张女士你好?!敝芎侦佣哉庞滓腔故峭ψ鹬氐?,不管是做为前妻、儿媳、母亲,还是女强人,各种角色她都扮演得那么优秀。

    张嘉铸又拉着周赫煊,给他介绍其他人,认识的和不认识的,逐一握手寒暄。

    宋春舫,剧作家、戏剧理论家、图书收藏家、中国海洋科学先驱。以前在外交部和法院当官,现在专心研究戏剧,这段时间正好住在上海。

    郁达夫,著名作家,左联发起人之一,现为浙江省政府参议。他虽然住在杭州,但恰好在上???,听到消息也顺便过来了。

    江小鹣,雕塑家。

    王文伯,书画家、收藏家。

    徐振飞,经济学家,浙江兴业银行常务董事兼总经理。

    陈梦家,考古学家、古文字学家、诗人。

    僧舍前的二十多人中,个个都有来头,可想而知徐志摩平时都交了什么样的朋友。左派、右派、中间派,政界、商界、文化界,此刻全部汇聚一堂。

    还有更多人,正在从各省赶来。

    此刻天色已经尽黑,周赫煊接连拍死几只花脚蚊子,双手沾满了血腥。他笑呵呵道:“此地贤者云集、清幽绝世,不如我们来打麻将吧。从上海过来的时候,我正好带了两副麻将牌?!?br />
    饶孟侃搓手道:“明诚此言大妙!”

    张嘉铸也是喜欢玩的,他问徐志摩身边的老和尚:“中庸法师,能借寺里的桌椅一用吗?”

    中庸法师就是祥符禅寺的方丈,他苦笑道:“诸位请便?!?br />
    张嘉铸立马呼朋引伴,张罗着去别的僧舍抬桌子。徐振飞则跟几个相熟的,用柴火、破布制作火把,将整个僧舍小院照得亮堂堂。

    郁达夫虽然一贯以忧郁王子的形象示人,但他最近过得还不错,扯上江小鹣也凑了一桌。

    “三条!”

    “碰!九万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画风瞬间大变样,一个个学者名人变成赌鬼。

    王文伯本来还端着文化人的架子,但站在旁边看了两局,也忍不住想要撸起袖子亲自上场,最后大家商量玩“放炮下”。

    夜色之中,徐志摩悄悄睁开眼睛,偷看几下,忍不住翻起了白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