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*的学生是真的厉害,他们搞的这本毕业纪念刊,居然完全靠学生自给自足。

    没钱印刷怎么办?

    拉广告赞助??!

    于是就出现非常诡异的画面,翻开毕业纪念刊,这一页还在说某年某月大家参加了某活动,各种怀念各种煽情。而翻到下一页时,猛地蹦出来几条广告,就跟后世不孕不育医院的宣传册一样。

    周赫煊扫了一眼在座的毕业生,他非常喜欢**的学生精神面貌。每个男生都穿着标准的中山服,英武当中带着蓬勃的朝气,不像清华北大那边,长衫、西装、制服应有尽有,甚至还有整天穿马褂的学生。

    当然,你也可以说北大清华是百花齐放、兼容并包,就看从什么角度来理解了。

    说起校服,周赫煊也是醉了。最近他连续在上海好几所学校演讲,上海教育界如今最热闹的,恐怕就要数“统一校服运动”了。

    上海教育界完全是在拍??甑穆砥?,积极响应老蒋的“新生活运动”,再次制定了严格的学生制服规范,号召全体学生要做到整齐划一。不但城里的大学、中学如此,就连郊区的小学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学生穿校服是好事,但就怕矫枉过正。

    如果严格按照上海市教育局的规定,那么初高中学生需要准备三套制服。

    比如高中男生需有灰色呢学生装一套(含帽子),价格为六元,以及灰色呢大衣和驼绒里子,价格为八元。另外还需要黄布学生装(含帽子)两套,价格为六元。

    三套学生服的价格加起来足足20元,而上海普通工人的月薪才5元,草根底层出身的学生如何承担得起?

    上海市教育局的着装新规定一出,立即引来社会各界的质疑。吴用九就在《进修半月刊》里提出:“统一校服,根本没有考虑城市一般平民和广大乡村实际。贫苦人家,兄衣弟穿,父衣子穿,大小相袭,补衲修改,非至毫无办法,绝不敢舍弃旧衣……如再令其出钱购买制服,是无异拒其子女之入学?!?br />
    ??瓿肌靶律钤硕北臼羌檬?,能够极大的改善国民精神面貌??芍醒氲恼钜坏┑搅说胤?,那就百分之百要变形,善政也要搞成害民之政。

    上海市教育局为了拍老蒋的马屁,责令全市学生统一着装,结果却逼得好多贫困学生不能读书,原因居然是买不起校服。

    这得多荒唐!

    不但上海如此,全国都开始出现此种情况,各地教育局纷纷制定自己的校服标准,把那些买不起校服的学生给坑惨了。

    “新生活运动”在教育界是这样,在其他领域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那些当官的都特么疯了,完全不考虑当地的实际状况。为了拍中央马屁,他们纷纷派人到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取经,然后有样学样的拿回去照搬,搞得当地百姓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毕业典礼上,校长黎照寰首先上台讲话,接着又是毕业生代表发言,整个流程跟后世差不多。

    紧接着,学生主持人说道:“今天,我们有幸邀周赫煊先生,来参加交通大学民国二十三届的毕业典礼。下面,有请周先生为大家说几句!”

    周赫煊乐呵呵地来到台上,拿着铁皮喇叭说:“你们的毕业旅行走得够远啊,听说都开着火车到天津了。怎么回去的时候不带上我?也好让我省两张车票钱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台下传来一阵学生们的轻笑声。

    周赫煊突然收起笑容,严肃道:“这次我从天津南下,坐的是最新进口的蒸汽车头,最高时速已经接近140公里。是不是很快?非???!但我想说的是,英国的蒸汽火车,已经达到150公里的最高时速了。而日本人,刚刚在东北开通新京至大连的特急运营线,虽然其使用的太平洋7型蒸汽车头的时速只有85公里,但它其实是一个测试车。它采用了流线型车头,专门用来测试高速冲击,并且在研究内燃机车头的可实用性。我听一个日本朋友说,日本的川崎重工,正在研制时速160公里的火车头,他们的车头是利用飞机风洞来设计的!”

    在座的交大毕业生,基本上都学的是火车相关专业。钱学森也是如此,他学的是机械与动力工程专业。

    刚开始大家因为周赫煊的玩笑嘻嘻哈哈,但听到周赫煊提起英国和日本的火车,众人立即就变得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耻辱??!”

    周赫煊大声说道:“日本的火车头,竟然在中国的铁路上进行测试。他们在不断发展,不断吸中国的学来发展,他们的技术会越来越发达!同学们,你们都是中国最宝贵理工人才。我只希望,今天的毕业不是结束,而是一个新的开始。希望你们今后用自己的科学才智,为中国的繁荣富强贡献力量。中国现在的情况很糟糕,不但科学理论研究不如日本,工业基础更是大大不如。日本人研究新型火车,都已经在利用飞机风洞了。而中国呢,连自己的风洞都没有。我希望有一天,中国人自己的风洞,出自于在座诸位同学之手。谢谢大家!”

    周赫煊鞠躬退下,学生们则面色严峻的鼓掌。

    校长黎照寰和周赫煊握手道:“周先生,你说得好啊,我们必须要迎头追赶了!”

    周赫煊刚要说话,突然看到一个毕业生站起来,举起拳头高呼:“诸君,让我们为中华之崛起而奋斗!”

    “为中华之崛起而奋斗!”

    一呼百应,其他毕业生纷纷呐喊,那声音中夹杂着憋屈和愤怒。

    黎照寰对此感到很满意,他觉得这次请周赫煊来是请对了。他自己属于学者型官僚,可不会在演讲时玩煽情,更加没有调动学生情绪的本事。

    时间临近中午,毕业生集体前往八仙桥青年会,那里有学校为他们准备的散伙饭。

    周赫煊也被邀请一起过去,被师生们拉着各种合影留念。

    不多时,写满了学生姓名的毕业签名簿,递到周赫煊面前。学生代表翻到一个空白页,拿来笔墨说:“周先生,请为我们写一点什么吧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自信满满的提起毛笔,他的毛笔书法早就练出来了,不像以前那样害怕丢人。当即挥毫写下漂亮的行书:“不患无位,患所以立;不患莫己知,求为可知也!——周赫煊”

    “好!”众学生拍手喝彩。

    周赫煊写的那两句话,是孔老夫子说的,大概意思是:不怕没有官位(合适的地位),而是要看自己是否有立足的才能。不怕没有人知道自己,而是要看自己的才能是否足以让大家知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自己留下的墨宝感到很满意,虽然还比不上那些顶级书法家,但绝对已经超过那位到处卖字的袁二公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