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实话,于佩琛本来对周赫煊印象极好。

    周赫煊学识过人、英俊潇洒,而且还是著名的爱国学者,甚至连洋人都对其赞誉有加。不但如此,周赫煊还自己掏腰包,兴建了众多的希望小学,支援大学生出国留学,购买美国玉米赈济百姓。

    这些行为,有谁随便能够做到其中的一桩,都足以赢得世人的尊敬。

    更何况,周赫煊还同情共党,愿意为共党提供消息情报,很容易就让于佩琛将其视为“自己人”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问题是,这个“自己人”住着阔气奢华的花园洋房,家里还养着几个姨太太,瞬间就毁掉了于佩琛在心里构筑的美好形象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半左右,周赫煊写完一段情节,下楼来到会客室:“于小姐,久等了?!?br />
    “周先生,”于佩琛牢记着南汉宸的嘱咐,没有表露出任何的不满,笑着说道,“这些是寄到报馆的邀请函,还有一些学者的来信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接过来随便看了看,顺手就扔掉:“于小姐,重要的函件都是直接寄到我家里的。至于寄到报馆的那些,基本上可以置之不理。比如刚才那封邀请函,邀请我参加一个什么苏州的文学社团,实在没有任何回复的必要?!?br />
    于佩琛问:“那这些学者来信呢?有一封还是光华大学某位教授寄来的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拆开于佩琛所说的那封信,之后笑道:“也不知哪里蹦出来的教授,说要跟我讨论历史学术问题。他在信中所述的那些观点,都是欧洲二三十年前的陈词滥调,我实在没有任何兴趣跟他扯淡。有那份闲心,还不如多写几百字的。此人的来信,与其说是学术讨论,倒不如说是想跟我扯上关系,今后可以拿着我的回信招摇撞骗?!?br />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?!庇谂彖“胄虐胍?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于小姐,我现在同时在创作两部长篇。除了《黑土》以外,还有一本《银河英雄传说》,是在英国的杂志连载的。而且我还要撰写一些评论性文章,分别供稿给《非攻》和《独立评论》。所以我的时间很宝贵,那些不必要的函件,你自己看着处理就可以了?!?br />
    于佩琛担忧地说:“我怕处理不好,耽误了周先生的正事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说道:“那你拿不准的就来找我,一般的小事就自己看着办?!?br />
    “好的?!庇谂彖〉?。

    周赫煊掏出一张纸条说:“这个你拿去?!?br />
    于佩琛拆开纸条仔细查看,发现上面写着几行英文,是英国那边某人的联系地址。她不解地问:“周先生,这是谁的联系方式?”

    “欧尼斯,英国皇家制药公司的总经理,”周赫煊笑道,“磺胺药就是这家公司生产的?!?br />
    于佩琛顿时大喜:“真是磺胺药?”

    周赫煊点头说:“英国皇家制药公司刚刚有两条新的流水线投产,磺胺产量大大提升,所以决定增加亚洲地区的出货量。如果你们需要的话,可以派一个人去伦敦直接找欧尼斯,就说是我介绍的,可以获得长期稳定的磺胺供应。至于购药价格,我可以优惠那么一点点?!?br />
    “谢谢周先生!”于佩琛顿时觉得周赫煊顺眼了许多,先前产生的坏印象大为改观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好了,今天没别的事情,你忙自己的去吧?!?br />
    于佩琛问道:“周先生,我是你的秘书,只负责处理报馆那边的工作吗?你的文章稿件、收发信函之类的事情,需不需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“崔慧茀崔小姐,你刚才见过她了吧?”周赫煊笑道,“整理文章稿件,收发私人信函的工作,也是她在兼任的,就不需要劳烦你了,你顾着报馆那边即可?!?br />
    这些事情以前都是廖雅泉的工作,但在廖雅泉怀孕期间,便改由崔慧茀接手。所以崔慧茀不但是管家,还是周赫煊的私人秘书,她的工作效率可比廖雅泉要高得多。

    于佩琛听了有些失望,因为报馆那边都是鸡毛蒜皮的琐事,根本不能时刻接近周赫煊,这让她感觉难以展开组织派给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于佩琛又问:“我平时可以常来这边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,”周赫煊笑道,“你可以跟崔小姐多多交流一下,方便你们以后的工作配合。她做事非常有水平,你可以向她学习,这对你是有好处的?!?br />
    崔慧茀见两人已经谈完,拿着一封电报过来说:“电报局刚才送过来的,请你去参加厦门南普陀寺的浴佛节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无语道:“一群和尚请我做什么?还厦门那么远,不去!”

    崔慧茀的表情有些奇怪:“发电报的是弘一法师和吕碧城,吕碧城还在电报里跟你叙旧?!?br />
    难怪崔慧茀表现得不自然,她当初跟吕碧城齐名,两个女人之间自然有些较劲的味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倒是感觉颇为奇妙,吕碧城本来应该欧洲修佛才对。上次在荷兰被周赫煊忽悠一顿,居然真的回国了,似乎还跟李叔同待在一起修行。

    说实话,周赫煊倒是很想见见李叔同,那位弘一法师的“长亭外,古道边”脍炙人口,实在算得上是一位民国传奇人物。

    可惜厦门实在太远,周赫煊才不想舟车劳顿,千里迢迢跑去跟和尚们一起庆祝佛祖的生日。

    崔慧茀问道:“我该怎么回复对方?”

    周赫煊想了想说:“暂时不作答复吧,我近期有可能去一趟南边,顺道前往厦门也是可以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好吧?!贝藁燮吽?。

    周赫煊捡起茶几上的报纸,看看国际版块的头条,旋即又无奈地放下。

    就在昨天,日本的外务省情报部长天羽英二,发表了著名的“天羽声明”。声明内容可以大致归纳如下:日本是中国的?;す?,日本有?;ぶ泄脑鹑?,日本还有维护东亚秩序的责任。如果中国联合西方列强对日本施压,日本将会采取严厉的打击措施;如果列强暗助中国抗击日本,即便是财政和技术援助,日本都将进行强烈反对。

    在周赫煊看来,这份声明透露出四个重要信息。

    第一,日本军部已经完全控制外交部门,日本内阁已经变成军部的传声筒。

    第二,这份声明隐藏着“大东亚共荣”政策,日本不仅打算占领全中国,而且把目光投向了整个东亚。

    第三,日本正在排斥西方列强,想要独占在中国的特殊利益。

    第四,日本在外交上处于非常窘迫的境地,已经在表面上跟欧美列强玩崩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于佩琛说:“你先回去吧,我要写一篇关于‘天羽声明’的评论文章。记得明天上午来拿稿件,让王主编把这篇文章放在下一期的《非攻》杂志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