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众人的欢笑声中,客厅里又进来三人,正是蒋廷黻和费正清、费慰梅夫妇。

    费正清和蒋廷黻的关系很好,正是通过蒋廷黻的帮助,费正清才有机会进入清华大学教书。而且费正清所教的课程具有开创性,他率先在清华开设了经济史、欧洲文艺复兴史和中国海关史三门课。

    注意,是经济史学,而不是经济学!

    费正清的妻子费慰梅,则与梁思成、林徽因交往密切。因为费慰梅也是研究建筑的,去年甚至跟着梁思成、林徽因一起去山西考察古建筑。

    “约翰,这位是周赫煊周先生?!绷核汲山樯艿?。

    费正清眼睛一亮,握着周赫煊的手态度恭敬道:“周先生,我和太太都非常仰慕你,非常高兴能够与您见面!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费先生,你的中文说得不错?!?br />
    费正清俏皮地说:“那是当然,我还会讲几句山西和河南方言?!?br />
    林徽因在旁边解释道:“费先生和费太太经常跟我们一起去各地考察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问道:“费先生对中国有什么感想?”

    费正清耸耸肩说:“中国的政治局面深不可测,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,甚至超出了我能注意到的范围?!?br />
    “比如呢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费正清想了想说:“比如去年杨铨(杨杏佛)被刺杀,我非常仔细的研究了这个案件的前因后果,它牵扯到中国太多的派系势力,甚至里面还有美国、苏联和日本的影子?!?br />
    “你的研究确实够深入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费正清道:“杨铨遇刺一案,让我联想起当年林肯的遇刺案。参与刺杀杨铨的一名刺客,当场自杀身亡,而正好警察也在现场。当年刺杀林肯的刺客,事后也自杀了,同样也有警察在场。刺客究竟是自杀,还是被自杀,我对此深表怀疑。中华民国自成立以来,似乎拥有一个显著的主题:那就是将潜在的反对派领袖抓起来,以此来做为一种警示手段,或者直接杀一儆百。当年的宋教仁整合国党,并通过了1913年的国会选举,总统袁世凯将其暗杀,国党随即变成一盘散沙。而现在的国党政府同样如此,杨铨被刺杀以后,民权保障同盟几乎处于瘫痪状态,同盟发起者之一的蔡元培几乎完全停止了政治活动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费先生,我觉得你还是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。当年的宋教仁先生遇刺事件,到目前为止都还是一桩悬案,谁也无法笃定是否属于袁世凯所为。我个人觉得袁世凯不会做这种事,首先北洋一系没有玩刺杀的传统,其次袁世凯没有刺杀的必要,他完全可以通过更合法的手段达到目的,最后就是袁世凯嫌疑太大,大到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选择刺杀的地步?!?br />
    费正清惊讶道:“不是袁世凯,难道会是别人?这跟我读到的资料不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资料也会骗人的,”周赫煊说,“嫌疑人之一的赵秉钧死得太蹊跷了,不排除被人灭口的可能。凶手被抓的速度也太快了,杀人之后不但不逃,反而等着人来抓,事后又莫名其妙被人灭口。而且刺杀案的策划者,还是一个背叛革命党、转投袁世凯的青帮头子,此人投靠袁世凯以后还跟上海的革命党来往密切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胡适突然咳嗽几声,打断道,“这种陈年往事,还是不要讨论了,说再多也是白费口舌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耸耸肩:“好吧,我不说了?!?br />
    费正清玩味地看着二人,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蒋廷黻也帮着转移话题,问道:“约翰,你这次来中国是为了写博士论文,内容有眉目了吗?”

    费正清说:“我最近在研究晚清时期鸦片贸易的合法性?!?br />
    “这还用问?”朱光潜想当然地说道,“自虎门销烟以来,鸦片贸易在中国一直是非法的。虽然实际上屡禁不止,但政府不可能公开承认鸦片贸易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恰恰相反,第二次鸦片战争的结果,就是清政府公开允许鸦片贸易?!?br />
    “有这种事?”朱光潜大为惊讶。

    周赫煊解释说:“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,清政府被迫与英、法、美三国签署《通商章程善后条约·海关税则》,准许外商在通商口岸销售鸦片,并以洋药的名目征税,从此鸦片成为晚清时期的合法进口商品?!?br />
    朱光潜对中国近代史并没有什么研究,他仿佛被颠覆了三观,震惊道:“怎么会这样?清政府竟然将鸦片贸易合法化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当时鸦片贸易的主要路线是‘广州—上?!吆?,再从芜湖发往全国。从1878年到1912年的34年里,芜湖进口的鸦片有9万担,总计流出白银5000多万两。由于鸦片买卖利润巨大,国内经销商经??孔咚嚼刺颖芾褰鹚?,而清政府为了收税,竟把鸦片税承包给私人。承包效果非常喜人,只一年时间便偷税大减、厘金剧增,引起鸦片商人的强烈反对,清政府迫于洋人压力才取消承包制?!?br />
    在场的知情者只能苦笑,不知情者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一个国家居然公开将鸦片贸易合法化,大摇大摆的对鸦片收税,而且还被偷税漏税搞得焦头烂额,以至于把鸦片税承包给私人。这已经够可笑了,更可笑的是鸦片商敢联合起来怼政府,摆明了老子就是要强行偷税,清政府碍于洋人压力竟然做出妥协!

    金岳霖摇头感叹:“清政府不垮台,岂有天理?”

    费正清接着说:“我这次要写的论文,题目就叫《1858年条约签订前鸦片贸易的合法性》。我翻阅了许多的相关资料,在清政府将鸦片贸易合法化之前,鸦片贸易在中国其实也是半合法状态。比如《南京条约》谈判期间,璞鼎查正式提出鸦片贸易问题,中国官员耆英的答复是:各国商船是否载运鸦片,中国政府不再过问。实质上是公开承认鸦片走私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顺着费正清的话说:“所以在鸦片战争之后,清政府虽然表面上禁止鸦片贸易,但实际上根本不敢管。所以才有后来的鸦片贸易合法化,因为鸦片贸易合法之后,至少清政府能够对其征税,大大增加了政府的税收?!?br />
    费正清补充道:“马礼逊对清朝官员说的一番话,就很好的概括了当时的情况。他说:中国对鸦片名禁实不禁,名为禁烟,实为免税,为今之计,与其禁之,不如税之?!?br />
    众人尽皆无语,说起清政府,大家很自然的想起现在的南京政府,相比而言实在是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费正清对周赫煊说:“周先生,我对中国的所有情况都很感兴趣,以后可以向你请教学术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可以保持通信?!敝芎侦拥?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言为定!”费正清大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