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,憩庐。

    ??昵鬃酝璞锍逅?,刚满未满之际,戴笠连忙伸出双手去捧。

    放下水壶,??晡实溃骸爸苊鞒险娴乃邓匏垢J桥笥?,还和英国王子一起合伙开药厂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”戴笠解释说,“美国总统罗斯福,以前给洪门的司徒美堂做过好几年法律顾问。周明诚又是美国洪门的坐馆大爷,应该是通过这层关系认识罗斯福的。我还派人去香港问了司徒俊葱,据司徒俊葱说,周赫煊参加过罗斯福的家宴,似乎还给罗斯福出过什么主意?!?br />
    ??甑阃返溃骸罢獾挂菜档猛??!?br />
    “委座,你看杂志的事情……”戴笠小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本杂志就让他办下去吧,强行??挠跋煲膊惶?。对日本人,不能一味的惯着,《非攻》只要文章别太激进,那放任自流即可,”??晗肓讼胨?,“至于引起美国步枪生产线就不必了,我已经派人去了德国,希特勒愿意跟中国展开合作,直接买毛瑟步枪的图纸更划算?!?br />
    戴笠笑着拍马屁:“委座英明?!?br />
    ??暧炙档溃骸安还前芬┢繁匦朐黾咏诹?,你让周明诚保证每年300万的份额,价钱方面都好说?!?br />
    “他会答应的?!贝黧一断驳?。

    磺胺生意的巨额利润,自然不可能让戴笠一个人拿。至少得找杜月笙合作,才能更加方便的进货和出货,而??暾獗咭彩且忠恍┑?。

    每年价值300万元的磺胺,戴笠这些人可以卖出2000万元,甚至是更高的价钱,谁让这玩意儿太稀罕呢。

    当然,随着伦敦药厂扩大生产规模,磺胺在中国市场肯定越来越常见,到那个时候就不能往死里卖高价了。但至少在这一两年之内,戴笠等人都会因此发大财。

    离开憩庐以后,戴笠立即给周赫煊拍电报,把??甑囊馑妓得?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回复是:每年300万元的出货量完全可以,但药价必须提高两成,而且今年只能提供50万元的药品,因为欧洲那边已经卖断货了。

    戴笠连忙跑去找???,??甑呐局挥幸桓鲎郑嚎?!

    周赫煊长舒一口气,这几条狗终于喂饱,《非攻》也能继续刊印发行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倒也不亏,反正药品生产出来就是拿来卖的,卖给谁都可以。即便利润不给???、戴笠,也会被其他中间商给吃掉,老百姓永远不可能买到廉价药。

    只不过,周赫煊感觉很憋屈,他真的不想跟戴笠这样的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戴笠虽然策划刺杀了汉奸张敬尧,但他杀的进步人士更多。比如几个月前还跟周赫煊有说有笑的杨杏佛,就在6月份遇刺身亡,背后的策划者正是戴笠。

    明年,戴笠还会策划暗杀进步报人史量才,策划暗杀抗日将领吉鸿昌,死在他手里的爱国者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正是乌烟瘴气??!”

    周赫煊扔掉手中的《申报》,戴笠让他感到恶心,而关于马占山的新闻,同样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马占山此时已经辗转来到上海,公开表示自己只收到171万元捐款。而根据各方统计的数据,这两年全国捐给马占山的财物至少在2000万以上。

    剩下的钱去哪儿了?

    只有鬼知道。

    此事最近闹得很大,甚至激起了学生和群众游行,大家纷纷督促政府彻查到底。

    自从马占山因江桥抗战而成名后,赢得全社会的疯狂崇拜。有人填词谱写《马将军之歌》,有人拍摄电影《马氏抗战风云》,甚至出现“马占山牌香烟”,还有人走上街头募捐“马军长抗日基金”,成千上万的女青年寄出求爱信,给马将军为奴为妾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大家发现被骗了,他们捐出的大部分钱财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比如广州的思思中学,校方特别发行了一种“救国券”,上边印着“救国捐款”、“乐捐援助黑省马将军抗日救土”等字样。全校师生踊跃捐款,只要参与捐赠的,最少也捐了1元,整个学校捐款多达6000余元。

    抗战捐款去向不明的消息曝光以后,思思中学的师生们义愤填膺,跑去找学??谷站裙崽炙捣?。而学??谷站裙峒岢谱约好挥刑拔?,已经把捐款全部寄给了东北民间抗日救国会,东北民间抗日救国会则表示自己并未收到捐款。

    谁说了假话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或许他们说的都是真话,但这些捐款在某个地方出了岔子,被不知名的某些家伙给私吞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搞得舆论哗然,极大的打击了民众的爱国热情,甚至有不少人怀疑是马占山贪污了抗战捐款。

    南京国民政府派出专员调查此事,很快抓到十几个小虾米。比如几个上?;旎?,利用民众的抗日热情搞“马军长抗日救国基金”,居然在一年内吸纳捐款3万多元,这些钱全部被混混们挥霍一空。

    那几个混混直接被枪毙了,因为社会影响实在太恶劣。但真正赚得钵满盆满的大人物,却依旧逍遥法外,这些家伙是在透支国人的爱国精神,跟投敌的汉奸一样可恶。

    难怪马占山那么受欢迎,肯定是有人借机炒作,不断地在背后推波助澜捞好处。

    国难,对于某些人来说,却是一场饕餮盛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北方又突然出现一个爆炸性新闻——吉鸿昌、方振武二人公开自己的共党身份,率部在察哈尔南部地区建立根据地。

    早在七月份,??暌浴胺涟骋徽?、破坏国策”为由,命令何应钦指挥16个师,与日军一起前后夹击冯玉祥的抗日同盟军。冯玉祥无奈之下只能解散抗日同盟,而吉鸿昌和方振武一怒之下,就高调的宣称自己是共党。

    当《非攻》杂志出版到第三期时,何应钦和日军非常有默契地对吉鸿昌、方振武展开围攻。一边是侵略中国的日军,一边是正规的中央军,居然也能联合起来展开军事行动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吉鸿昌、方振武被迫投降,接受了南京政府的收编,两人跑到天津来做寓公。

    吉鸿昌在天津刚刚找到住处,便跑来三乐堂找周赫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