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赫煊回家的第三天,孟小冬终于也从北平回来了,她拿出一张黑胶唱片说:“老师托我送给你的,珍藏版,一共只灌了30张?!?br />
    “余先生还好吧?”周赫煊收起唱片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孟小冬说:“身体不是太好,已经无法长时间演出了,唱一段就要歇会儿。西医说老师的肺部和肾脏都有问题,需要开刀才行,但开了刀肯定不能再唱戏。老师现在就是拖着,靠吃中药调理,我们怎么劝他去做手术都没用?!?br />
    “这是艺术家的执着吧?!敝芎侦痈锌?。

    余叔岩是民国时期响当当的一代宗师,可惜因为身体健康原因,成名没几年就隐退幕后了。以至于,大部分对京剧不了解的普通群众,都只听过梅兰芳的大名,而不知道有余叔岩这么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不过有失就有得,余叔岩因为不能登台唱戏,于是潜心钻研京剧理论。他的理论研究影响非常大,包括梅兰芳等众多戏曲名家,都曾在余叔岩的京剧理论当中吸取营养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!”小灵均欢喜地冲过来,直往孟小冬怀里扑。

    孟小冬抓住女儿的手,斥责道:“怎么又脏兮兮的?跟你说过多少次,不准玩泥巴!”

    小灵均立即噘嘴哭鼻子,还找周赫煊告状:“爸爸,妈妈凶我,妈妈凶我。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孟小冬厉声道:“再哭!再哭就不让你吃糖堆儿了!”

    小灵均瞬间没了声音,嘀咕道:“坏妈妈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周赫煊被逗得大笑,拍拍女儿的脑袋说:“快去洗手,把弟弟也叫来?!?br />
    等小灵均跑得没影儿了,孟小冬才坐在周赫煊身边,倚着男人的肩膀道:“煊哥,老师说我已经可以出师了,我打算找个时间正式登台复出?!?br />
    “那好啊,我帮你安排?!敝芎侦勇ё琶闲《南搜?。

    “不用,自己能够把事情搞定?!泵闲《?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等你正式复出那天,我帮你多请几个人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说定了?!泵闲《Φ昧街谎劬Χ济谐闪嗽卵?。

    两人没说几句话,小灵均就带着弟弟过来了,还举着手儿说:“妈妈你看,我洗得干不干净?”

    孟小冬把女儿抱在怀里,夸奖道:“真干净,女孩子家就要干干净净的,不许再乱玩脏东西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?!毙×榫怨缘鼗卮?。

    母女俩在这边说着话,周赫煊却头疼地看着儿子。才几个月不见,维烈都吃成个小胖墩儿了,这倒霉孩子喜欢吃却不喜欢动,整天傻乎乎坐着发呆,再不纠正,以后肯定变成大胖子。

    周赫煊顺手把一个小球扔出,对儿子说:“维烈,快给爸爸捡回来!”

    小维烈愣了愣神,慢悠悠走过去捡,然后一屁股坐在地毯上,把球给周赫煊滚了回来。

    周赫煊哭笑不得,骂道:“小小年纪就这么懒,总有一天要变成丘吉尔那种肥猪!”

    孟小冬问:“丘吉尔是谁??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一个英国大胖子,连衣服扣子都要老婆和佣人帮忙扣?!?br />
    “那他肯定是个有钱人?!泵闲《Φ?。

    周赫煊捡起小球扔向另一边,命令儿子说:“维烈,再去捡过来?!?br />
    小维烈这次都懒得站起来了,直接手脚并用爬过去,然后滴溜溜地再次把球滚回来。只不过他这次力气用得太小,球滚到半路便停下,小维烈只好爬过去继续扔。

    小灵均在旁边起哄道:“羞羞,弟弟是个大懒虫!”

    小维烈似乎不懂“大懒虫”是骂人话,傻乎乎的冲着姐姐直笑。

    “我的个傻儿子哟!”周赫煊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张乐怡突然走进来,没好气道:“我儿子才不傻,聪明着呢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无语道:“聪明是聪明,就是懒。都快满3岁了,还整天爬来爬去,连路都懒得走?!?br />
    张乐怡似乎要证明儿子很聪明,喊道:“维烈,快背诗!就背我前两天教你的那首《静夜思》?!?br />
    小维烈傻乎乎的看着老妈笑,把张乐怡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倒是小灵均非?;?,举手道:“我会背,我会背。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?!?br />
    听到姐姐背诗,小维烈又扭头过来,朝着姐姐傻笑。

    张乐怡无奈地扶额,她拿这个傻儿子完全没有办法,特别羡慕孟小冬生了聪明伶俐的女儿。

    不过坚决不能被比下去,张乐怡又说:“维烈,一加一等于几?灵均你不准说话?!?br />
    小维烈掰了掰指头,很快伸出两根手指,但就是懒得说话。

    张乐怡气道:“把手放下,回答我!”

    小维烈终于开了金口:“二?!?br />
    张乐怡又问:“一加二等于几?”

    小维烈掰完指头说:“三?!?br />
    张乐怡终于得意了,笑道:“看到了没?谁家的孩子有维烈聪明,才两岁半就会算术了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乐道:“维烈,三加三等于几?”

    小维烈似乎只会算五以内的加法,因为一只手只有五个指头。他把五个指头掰完就傻眼了,目瞪口呆地看着老爸,就像一个成年人遇到了灵异事件。

    张乐怡气得捶了周赫煊两拳,笑骂道:“哪有你这样的,都把儿子弄迷糊了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把儿子抱过来,掰着他的右手指头数道:“1、2、3,然后再加三,4、5,”说着周赫煊掰开儿子的左手,竖起一根指头说,“看到没有,这只手数完就数另外一只,5后面是6。把你两只手举起来,三加三等于六?!?br />
    小维烈第一遍没弄明白,周赫煊又掰着他两只手的手指数了几遍,傻小子猛然醒悟,然后高兴得直拍手。他连爹妈都不管不顾了,掰着自己的手指头数个不停,旁若无人的傻笑起来:“咯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周赫煊好笑道:“改天给维烈弄一副算筹,让他没事儿数算筹完。脑力活动也是活动,但愿别长成个大胖子?!?br />
    张乐怡随口问道:“你那个西洋小情人安顿好了?”

    “安顿好了,就住在隔壁那栋洋房,”周赫煊说,“只是佣人都不会说英语,她平时没法跟人沟通,我准备明天带她去跑马场那边的洋人俱乐部玩?!?br />
    张乐怡还是心软,说道:“没事就带她过来坐坐吧,这边几个姐妹都会说英语,顺便还可以叫她学中国话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连忙笑道:“都听你的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