伦敦。

    丘吉尔收到从中国寄来的《银河英雄传说》后续稿件,大概有五万字的内容。他读完以后更加郁闷,因为小说更新量太少,后面的章节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由于丘吉尔的主动要求,周赫煊的小说稿都是直接寄给他,等他看完才投递到杂志社。

    这种小事丘吉尔不可能自己动手,他换来仆人,吩咐说:“把稿件送给《科学学派》杂志社?!?br />
    等仆人拿着稿子离开,丘吉尔才开始给笔友威尔斯写信,并附上一本新出版的《科学学派》杂志寄过去。

    三天后,刚从日内瓦采访归来的威尔斯,收到了丘吉尔的信件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威尔斯:

    好久没有与你通信,听说你去了日内瓦采访国联会议,不知那边有什么新的情况……

    近日,我读了一本科幻小说,名叫《银河英雄传说》,是那位很有名的中国作者周赫煊所著。这本科幻作品很有趣味,比如里面提到‘亚空间跳跃航行法’、‘电子计算机’等等概念。特别是星际战舰的构思,跟你作品《星际战争》非常类似……”

    威尔斯已经六十多岁了,他是英国科幻小说的开山祖师之一,现在已经很少创作长篇故事,而是改行当了政治理论家和新闻工作者。

    对于周赫煊,威尔斯是非常熟悉的,因为他也是个史学家,曾著有《世界史纲》一书。

    《世界史纲》在北伐期间传入中国,迅速发展成各种版本,甚至还有文言文译本。在周赫煊编撰《世界通史》之前,中国诸多大学的世界史教材,许多都以威尔斯这本书为蓝本来编撰。

    所以说,威尔斯也是个牛逼人物,似乎什么领域都要掺上一脚,而且往往取得惊人的成就。

    先来讲讲威尔斯在科幻小说领域的成就,他1914年的作品《获得自由的世界》,就在书中发明了“原子弹”一词,人们利用原子裂变所释放的能量来制造终极武器,致使几百座城市在原子爆炸中化为灰烬。他在一战之前写出《陆战铁甲》,预言了装甲坦克的出现;而在《星际战争》当中,他笔下的火星人使用“热线”做为武器,跟几十年后发现的激光非常类似。

    这位先生目前正在创作一部小说叫《未来互联网?!?,预测1940年代将会爆发世界大战。这场大战以空战的广泛应用为特征,对世界各大城市带来破坏性损害,并在战后出现一个良性专政来管理全球。

    而早在1895年,威尔斯就写出《时间机器》,阐述“四维空间”理论,猜想人类可以在时空中任意穿行——那时的爱因斯坦还在读中学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科幻文学界的牛人,却热衷于政治理论和史学研究。他跟萧伯纳是好朋友,同属于费边社成员,也是渐进社会主义的提出者和拥护者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威尔斯是个理科生。他大学主修物理、化学、地质、天文和生物,拿到了帝国理工大学的理学学士,年轻时还当过伦敦大学的生物学教授。

    纵观威尔斯的一生简直开挂,因为他出生在贫寒家庭,父母都曾经当过卑微的仆人。由于家里实在太穷,威尔斯很早就开始打工,布店学徒、药剂师助手、小学老师、大学助教……反正啥都干过,读大学是成年以后的事了,因为他少年时没钱交学费。

    威尔斯收起丘吉尔的信件,翻开那本《科学学派》杂志,饶有兴趣地阅读起来。

    跟丘吉尔一样,威尔斯看到开篇对于暴君鲁道夫的描述,翘起嘴角会心一笑。他也看到了法西斯扩散的危险,正在创作一本关于世界大战的作品,所以非常容易看出书中对希特勒的影射。

    可惜杂志连载的内容很少,只有一个序章而已,威尔斯读完感到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威尔斯提笔给丘吉尔回信:“亲爱的温斯顿,你的来信我已经收到,关于国联会议的情况非常让人失望……那本《银河英雄传说》确实有意思,不过内容太少,你手里还有后续的稿件吗……”

    丘吉尔的回信是“有”,然后一股脑儿的把几万字的稿件扔过来。威尔斯把后续稿件读完,稍微有些失望,但还是兴致勃勃的想看后面。

    威尔斯虽然是英国科幻小说的开派祖师,但其实是个披着科幻皮的现实主义作家。他的作品一直在讨论现实问题,批判已经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,并崇尚那种乌托邦式的未来社会主义。

    而《银河英雄传说》虽然也有一定的现实批判性,但实质上属于“英雄小说”或者说“骑士小说”。原著就是个大杂烩,鲁道夫借鉴了希特勒,反抗者的逃脱借鉴了我党的长征,整体世界构架脱胎于《三国演义》,看似绚丽的星际战争其实跟《封神演义》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书中反复强调两位主角智计超人,其实是给配角开了弱智光环,比如鲁宾斯基这种一方霸主根本没有闪光点。

    周赫煊刚开始的几章还在照抄,后来越抄越感觉不对,于是想着修改情节,至少要把主要配角的智商给提升起来。如此一来,写作速度就减慢了许多,半个月能否写出一万字都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或许日本作家的行文都比较啰嗦,原著里议论性废话太多,周赫煊反正能删就删,估计要删好几万字才行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《银河英雄传说》在英国开始连载了,引来不少科幻爱好者的热捧。

    威尔斯亲自撰写评论道:“《银河》一书我看了大概六万字,抛开其中的娱乐元素,可以把它看成一本政治隐喻作品。作者似乎想要探讨国家政体、意识形态和个体之间的关系,试图寻找一种最适合人类生存发展的模式。作者展现出强大的创作野心,设计出一个宏大的叙事框架,人类在一千多年后实现了对银河系的拓荒,然而人性的卑劣和政治的**未曾改变……由于目前连载的内容太少,我还无法作出更加深入的评价,但我对它的后续情节非常期待,它或许可以成为一部人类未来的宇宙史诗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