化合物的实验室合成,跟大规模工业生产属于两回事。

    奥德里奇感觉人手不够,又把一位叫吉恩·科里的爱尔兰化学家拉进来。他们共同组建“奥德里奇—科里实验室”,由周赫煊提供研究经费,专门负责磺胺类药物的研发,以及氨苯磺胺的工业制取方法。

    由于氨苯磺胺的结构并不复杂,两人很快就找到多种制取途径,现在的关键是哪一种途径效率最高。

    经过反复试验,奥德里奇和科里基本确定了方向。那就是将乙酰苯胺和超过量的氯磺酸直接磺化,合成中间产物对乙酰胺基苯磺酰氯,从而完成对氨苯磺胺的大规模制取。

    这是最传统原始的磺胺工业生产方法,效率低、消耗高、污染大,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废酸。如果周赫煊采用这种方法生产磺胺的话,那后世英国的第二大皇家公园(布希公园),将会被搞得乌烟瘴气,甚至连附近的汉普顿宫(号称英国的凡尔赛宫)都要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当大量工业废酸排入泰晤士河,这条英国的母亲河必然有无数死鱼漂浮,河水花花绿绿的格外好看。

    环境?;な巧??

    如今根本没有环保概念,工厂烟囱是文明的象征,工业废水是文明的**,周赫煊很乐意为英国的文明添砖加瓦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这是我设计的磺胺生产工艺?!奔鳌た评锏莞芎侦右徽磐贾?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道:“有了这套机器就能量产磺胺了吗?”

    吉恩·科里解释道:“这只是初步的设想,具体是否符合实际,是否会出现问题,还需要慢慢的做实验调试。你最好再找一个机械工程师,由工程师来改进机器并设计生产流水线?!?br />
    “明白,”周赫煊对欧尼斯说,“哈特利先生,这个工作就交给你了?!?br />
    欧尼斯笑道:“没问题,我会物色一位最优秀的机械工程师?!?br />
    欧尼斯现在是踌躇满志,他虽然没有接触过医药行业,但商业经验丰富,他坚信自己会因此而发达,成为英国举足轻重的企业家。

    实验室里,奥德里奇和科里继续忙碌,周赫煊则跟欧尼斯一起离开伦敦大学。

    “周,你就快要回中国了吗?”欧尼斯问。

    周赫煊点头道:“是的,我已经来英国三个月,是时候回去了?!?br />
    “玛丽怎么办?”欧尼斯的角色已经从合伙人转变成父亲。

    费雯丽是欧尼斯的独生女,从小就宠爱有加,可以用千依百顺来形容。欧尼斯培养女儿花了很大力气,从小就请人教费雯丽小提琴、钢琴等乐器,3岁就让女儿登台演话剧,还送女儿到欧洲各国游学,以至于费雯丽现在会说英语、法语、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四种语言。

    费雯丽去年说想要成为电影明星,欧尼斯立即全力支持。他拜托朋友走关系,又花了不少钱——虽然已经没什么钱了,硬生生把女儿送进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读书。

    欧尼斯虽然不是个称职的丈夫,但绝对是个称职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在中国有妻子?”欧尼斯质问道,他显然悄悄的打听过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点头说:“是的?!?br />
    欧尼斯直言道:“周,我希望你能跟现在的妻子离婚,然后再娶我的女儿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个恐怕有些困难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在玩弄玛丽的感情!”欧尼斯不高兴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有些尴尬道:“哈特利先生,你曾经在东方居住过多年,应该对东方的风俗有所了解。中国人是可以娶姨太太的,我想娶你的女儿做姨太太?!?br />
    欧尼斯生气道:“周,我已经找人打听过了,中国的姨太太根本不受法律?;?,跟西方的情人没有多大区别!”

    “法律虽然不?;?,但社会却是认可的?!敝芎侦颖缃馑?。

    欧尼斯强调道:“法律不?;さ姆蚱?,那就不是真正的夫妻!”

    周赫煊突然蹦出来一句:“受到法律?;さ暮戏ǚ蚱?,就可以相亲相爱过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欧尼斯突然语塞,他就是跟老婆离过婚的人。

    周赫煊继续说:“哈特利先生,我保证会一直呵护关爱你的女儿。我把药厂交给你管理,并邀请你入股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你说呢?”

    前面半句都是扯淡,男人对爱情的承诺根本靠不住。后面半句才是重点,欧尼斯想要在事业上有所突破,那就必须选择跟周赫煊合作,因为磺胺的专利掌握在周赫煊手里。

    要女儿,还是要事业?

    欧尼斯感到很纠结。

    在欧尼斯的道德观念中,他认为男人有几个情人很正常,如果周赫煊娶他女儿为妻,就算悄悄养着七八个情妇他都能接受。但前提是,他的女儿必须是正妻,因为情人这玩意儿说扔就扔了,根本不保险,说出去也觉得丢脸。

    欧尼斯难以做出决定,他头疼地对司机说:“去皇家艺术学院!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了,笑得像一只狐狸。

    自从《泰坦尼克号》热演以后,费雯丽就成为伦敦的大明星,经常在皇家艺术学院引来众人围观,每天不知道要收多少封情书。她基本上是白天上课,晚上到剧院演出,中午和周末抽时间排练。

    虽然每天累得不行,甚至都没有时间跟周赫煊幽会,但费雯丽却乐此不疲,感觉人生无比充实,她喜欢这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周赫煊和欧尼斯驱车来到学校,只等待片刻,就看到费雯丽从校园出来,走向剧院给她安排的专车。

    “玛丽,这边!”欧尼斯招手喊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则是探出脑袋,笑着朝费雯丽挥挥手。

    费雯丽看到心上人和父亲同来,顿时也高兴地挥手。她跑去专车那边跟司机说了几句,然后便雀跃着上了周赫煊的车,高兴地说道:“爸爸,煊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欧尼斯说:“顺便过来接你?!?br />
    “先去吃饭吧?!敝芎侦勇ё欧仰├龅南搜?。

    费雯丽顺势靠在周赫煊怀里,主动送上香吻,两人就这么在汽车后座上热吻起来。

    欧尼斯坐在副驾驶室,看着后视镜里的亲热场面,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。女儿已经被这个东方人迷住了,说什么都不管用,欧尼斯觉得白养了女儿19年。

    “谢特!”欧尼斯低声咒骂一句,吩咐司机赶快开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