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个六月和七月,周赫煊都在英国度过,受邀演讲、拜访名人、参加舞会、出席沙龙……忙得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甚至连费雯丽都成了伦敦的小名人,周赫煊带着她频频现身各种场合,费雯丽的美貌迅速在小圈子里流传开来,报纸直接用“周的美丽女友”来称呼她。

    既然费雯丽喜欢做明星,周赫煊也就顺着她的意思,不遗余力地捧起来。

    七月底,由萧伯纳亲自改写剧本的《泰坦尼克号》,在伦敦大剧院进行公开首演,费雯丽理所当然的饰演女主角萝丝。

    周赫煊还是很给力的,此时的伦敦大剧院虽然还没成为英国国家剧院,但能在这里演出的都是大腕儿,像费雯丽这种不知名的学生根本不可能登上舞台。

    为此,周赫煊花了2000英镑包场三天,亏本了他自己承担,门票收入则跟伦敦大剧院五五分账,同时还要负责支付其他演员的工资。

    这是百分百的亏本买卖,为博红颜一笑,周赫煊掏钱掏得很爽快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周赫煊还花钱让报纸造势,并通过萧伯纳请来许多名人观看演出,他自己也写信邀请了艾伯特王子夫妇。

    萧伯纳跟妻子坐在观众席前排,他笑着对周赫煊说:“周,薇薇安快被你感动得哭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她高兴就好?!敝芎侦有Φ?。

    夏洛特老夫人突然说:“周,你在中国有妻子的?”

    周赫煊点点头,这种事他用不着说谎。

    夏洛特扭头瞪了萧伯纳一眼,嘀咕道:“世界上的男人都一样?!?br />
    萧伯纳遭受了无妄之灾,耸耸肩也不敢说话。他虽然已经76岁了,但跟英国这边的情人并没有完全断掉,那个情人的丈夫还跟他是朋友。严格说来,这老头儿是在玩朋友妻呢,而且一度把朋友妻的肚子搞大——对方主动堕胎,并骗萧伯纳是流产,萧伯纳因此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对中年男女走过来,男子询问道:“你就是周先生?”

    “是的?!敝芎侦拥阃匪?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说:“我叫欧尼斯·格特鲁·哈特利,薇薇安的父亲,这是我的前妻葛储·耶克?!?br />
    晕,费雯丽的父母找上门了!

    周赫煊连忙站起来,跟这二人握手问候,请邀请他们坐下观看演出。

    欧尼斯和葛储夫妇都只有40多岁,欧尼斯身材高大英俊,只个标准的中年美男子。而葛储身材苗条纤细、美貌非凡,或许是因为有法国血统的原因,身上有着法国女人知性妩媚的气质。

    只看这二人的完美身材和相貌,就知道费雯丽的美不是白来的,她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。

    可惜看似珠联璧合的中年帅哥美女,此时已经离婚七八年了,费雯丽跟着父亲过日子,而母亲再婚嫁给了一个姓耶克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谢谢你对我女儿的照顾?!备鸫⑽⑿ψ潘?。

    周赫煊道:“夫人,这是我应该做的?!?br />
    葛储突然问:“这场演出花了很多钱吧?”

    欧尼斯非常不高兴地插话说:“你不该这样问的,很不礼貌!”

    葛储瞪了前夫一眼:“打断别人的谈话,同样很不礼貌?!?br />
    好嘛,这两人难怪会离婚,见面就开始争吵。

    葛储靠在座位上不再说话,从包包里掏出个小镜子,自顾自的给俏脸蛋儿补妆。

    欧尼斯则对周赫煊说:“你不用管她,女人都是这样古怪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只能说:“耶克夫人是关心女儿,能够理解?!彼幌氩艉团笥训璧钠剖?,连忙转移话题,“听说哈特利先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?”

    “成功算不上,只是个小商人而已?!迸纺崴箍嘈?。

    当年在印度的时候,欧尼斯靠倒卖一些英国产品混日子。为了拉??突?,他不得不选择当业余演员,在军官太太们组建的戏剧俱乐部厮混,在认识了众多军官太太后,他的生意规模才迅速扩大。

    欧尼斯和前妻矛盾的开始,便是他在俱乐部勾搭上一位贵妇,而且似乎还把对方弄怀孕了。当时欧尼斯在印度的生意正红火,结果差点被贵族军官捉奸,吓得连忙带着老婆女儿逃回英国。

    回国后没几年时间,欧尼斯为了打开生意局面,再次走上了做小白脸的道路。结果他的生意越做越大,老婆却受不了背叛,最终选择了离婚。

    欧尼斯在成为“大商人”以后,没有选择再婚,也没有再做小白脸。他专心经营着自己的事业,偶尔包养两个小蜜,日子过得好不快活,直到世界经济?;ⅰ?br />
    英国1929年以前还是很给力的,虽然各行业发展都不如美国,但全球贸易额仍旧位居世界第一。但最近两年前,英国居然出现贸易逆差,而且贸易逆差越来越大,其中钢铁和纺织业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。

    费雯丽的父亲欧尼斯,做的就是纺织行业。他在经济爆发以前,还喜滋滋的扩大生产规模,结果突然发现自己的产品卖不出去了,旗下几家工厂的机器超过六成被迫停工。

    辛辛苦苦二十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,说的就是欧尼斯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别看这位中年帅哥穿得人模狗样,浑身衣服都是名牌,但也就只剩个空架子而已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哈特利先生,不知你有没有想过转行做其他生意?”

    “什么生意?”欧尼斯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药品,”周赫煊说,“我打算在伦敦开一家药厂?!?br />
    欧尼斯满头雾水道:“可我对医药领域没有任何经验啊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你有工厂的管理和销售经验,这就足够了。如果有兴趣的话,我们可以合作创办一家药厂,因为我发现了一种效果奇佳的神药?!?br />
    欧尼斯连忙问:“真有这种药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等演出结束后,我们可以慢慢细聊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说的所谓“神药”叫做磺胺,一种在青霉素诞生前最有效果的抗菌药,对治疗脑膜炎、肺炎、败血症等病症有奇效。

    周赫煊这次来英国,并非只顾着出风头和泡妞,他也在悄悄打听青霉素和磺胺,结果让他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就在半年前,德国化学家合成了一种叫“百浪多息”的红色染料,被零星用于治疗丹毒。但由于这种药物在试管内没有明显的杀菌作用,因此没有引起医学界的重视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种化合物并不难搞,早在24年前就有人合成过,可惜没人意识到它的医学价值。

    磺胺??!

    周赫煊虽然不懂药物,但有人懂啊。他决定请来一些生物、化学和医学界的专家,专门研制磺胺类药品,而且顶多几个月就能看到研究成果。

    至于后世大名鼎鼎的青霉素,也在几年前被人发现了,不过青霉素很难提纯,因此短期内无法用于医学临床。

    周赫煊决定依靠磺胺赚到大钱后,就拿出一大笔资金支持青霉素的研究。只要他掌握了这两种神药,不仅可以财源滚滚,而且能在未来的抗战中挽救无数中**人的生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