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血液从男人的下半身,重新涌回大脑时,智商正常了,思路也清晰了。

    清晨,窗外又下起了该死的小雨,周赫煊却在进行非常认真的思考。

    身边的费雯丽还在熟睡中,她昨晚被折腾得太疲惫了。周赫煊只随意的看了一眼,就有些挪不开视线,那圆润精致的下巴,清晰优雅的嘴唇,弯弯翘起的细眉,光洁细腻的额头,所有部位都恰到好处,找不出任何的瑕疵。

    难怪在原本的历史上,当费雯丽凭借《乱世佳人》获封奥斯卡影后时,宣读的评委会说:“她如此的美貌,根本不必有如此的演技;她有如此的演技,根本不必有如此的美貌?!?br />
    据说丘吉尔曾在一个参会上见到费雯丽,属下对他说:“你可要接见她啊?!鼻鸺⊥返溃骸安?,我要远远地欣赏上帝的杰作?!?br />
    这是一种让男人不愿亵渎的美。

    此时的费雯丽还只有19岁,少了几分醉人的风韵,却更加的青涩靓丽,就像是一只没有熟透的青苹果。

    一只被周赫煊咬了一口的青苹果。

    周赫煊现在很头疼,脱裤子的时候没想那么多,提上裤子却必须面对更现实的问题。如何安置费雯丽,这是一个非常难搞的操作,他大概有以下几种选择:

    第一,大家只做露水夫妻,无忧无虑的啪啪几场,等周赫煊回国时便断掉联系。如果费雯丽需要帮助的话,周赫煊可以给她一些钱,或者帮她介绍一些名人。但这种做法太过无情,费雯丽肯定会伤心一段日子,并且周赫煊心里也颇为不舍。

    第二,继续保持着联系,偶尔见面时可以私会,大家以朋(***关系相处,周赫煊也不用去管费雯丽今后的私生活。且不说费雯丽是否愿意,周赫煊一想起这位美女投入别的男人怀抱,他心里就跟吃了苍蝇般恶心。

    第三,把费雯丽发展成自己的情人,或者干脆带回中国做姨太太。这个难度就比较高了,失败的可能性很大,毕竟费雯丽是有自己思想的独立女性,而非一件任人摆布的玩具。

    周赫煊倒是很羡慕未来的菲利普亲王,就是那个超长待机伊丽莎白女王的丈夫。亲王殿下光是被媒体曝光的情妇,就有30多个,不知名的地下情人数不胜数,外加还有一大堆私生子女,最大的私生子比他和女王的长子还大两岁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情妇叫彭妮,老爹是个富商,自己还是伦敦商学院的研究生,年仅22岁,青春貌美,要学识有学识,要金钱有金钱,可却义无反顾地投入55岁菲利普亲王的怀抱。后来彭妮嫁给一位勋爵,也算变成贵妇了,居然还在王室舞会上跟菲利普亲王当众亲热,那时的亲王大人已经是七老八十的糟老头子。

    人家菲利普亲王,才是真正会玩的啊,周赫煊对此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费雯丽秀眉一皱,似乎睡得不舒服,翻身侧躺着把薄毯踢开。

    那完美浮凸的身材顿时若隐若现,周赫煊只看了一眼,便立即再次起了生理反应,这就是个能吸人骨髓的魅惑妖精。

    “唉,见一步行一步吧?!敝芎侦又荒茏晕野参康?。

    他起床洗漱完毕,又下楼在侍者的帮助下,亲自端着一份早餐上来。刚推开房门,就看到费雯丽羞涩的转身,却是已经醒了正在穿衣服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饿了吧?不知道你的口味如何,只随便拿了一点上来?!?br />
    “谢谢?!狈仰├鱿はに魉鞯卮┖靡路?,转身甜笑道。

    英国菜虽然以黑暗料理著称,比如什么吓死人的仰望星空派。但英式早餐还是很丰富的,周赫煊端上来的早餐,就有煎鸡蛋、培根、香肠这种正常的东西,也有古怪的烤番茄和茄汁黄豆,另外再配了一杯印度茶。

    费雯丽下床接过餐盘,突然瞥见床上的点点落红,羞得连忙俯身掀被子盖上,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品尝早餐说:“嗯,这家店的培根不错,煎得恰到好处?!?br />
    “改天我带你吃中式早餐?!敝芎侦有Φ?。

    费雯丽点头道:“好啊,我还没吃过中餐。我妈妈会做印度菜,改天也要请你尝尝?!?br />
    “你父母是做什么的?”周赫煊趁机打听道,他对此还真不是太清楚。

    费雯丽想了想说:“我爸爸叫格鲁特·哈特利,他最开始是英国驻印度的小军官,后来改行经商,偶尔也出演一些戏剧。至于我妈妈,她以前也做过戏剧演员,现在是标准的家庭主妇?!?br />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?!敝芎侦拥男判脑黾恿艘恍?。

    一个曾经的底层军官、业余演员,如今又做了小商人,这样的男人顶多算中产阶级。再加上现在英国经济不景气,费雯丽的老爹估计过得很糟糕,稍微费点劲应该可以搞定。

    费雯丽也不怕吃胖了,居然把一个烤番茄、两个煎蛋、三块培根和若干茄汁黄豆全部搞定,然后捂着饱饱的肚子说:“周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的英文名查尔斯,或者中文昵称煊?!敝芎侦有ψ潘?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叫你煊,”费雯丽咯咯笑道,“真是奇怪的名字,很有远东情调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你愿意离开英国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费雯丽憧憬地说,“我的梦想是前往美国拍电影,我以前在圣心修女院的好朋友玛丽安,都已经是好莱坞的女明星了。就是因为这样,我才到皇家艺术学院学习表演的,我父母非常支持我的理想?!?br />
    汗!

    周赫煊本想把费雯丽拐到中国去,没想到她的理想居然是好莱坞明星。

    周赫煊顺着话头说:“我的一个朋友跟卓别林关系不错,有机会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?!?br />
    “是喜剧之王卓别林先生吗?”费雯丽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他?!敝芎侦有Φ?。

    “煊,你真是太厉害了,什么大人物都认识?!狈仰├鲇芍运档?,在她的眼里,周赫煊无疑是世界顶级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你想认识萧伯纳先生吗?我在离开英国以前,会去拜访他?!?br />
    “当然,当然!”费雯丽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萧伯纳乃是英国戏剧界的泰山北斗,而费雯丽在学校又是学的戏剧表演。就像刚进大学的物理专业学生,可以亲眼见到爱因斯坦一样,费雯丽不感到兴奋才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