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曲声中。

    费雯丽随着音乐挪动舞步,宽大的裙摆不时转成圆圈。她整个人都在转动,身体轻快地像一只燕子,心儿仿佛要随着舞姿飞上高空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男性贵族们才猛然意识到,周赫煊今天带来的舞伴太漂亮了。她犹如舞池中的精灵,让人舍不得挪开视线,即便女人们也不得不为之赞叹。

    艾伯特王子也在偷看费雯丽,他怀里的王妃笑道:“伯蔕,你不会对那个小姑娘感兴趣吧?她确实与众不同?!?br />
    艾伯特王子立即正色道:“她……她是周先生的舞……舞伴?!?br />
    “听你的语气,似乎感觉很可惜?!币晾錾淄蹂靶Φ?。

    艾伯特没有再说话,只是心中隐隐有些不满,认为王妃不应该这样讽刺他。

    艾伯特在女人方面并不滥情,一辈子也只有两位情人,都是伦敦著名的戏剧演员。他的其中一个情人,还跟王妃关系处得不错,甚至留下了历史性的合影。

    可见王妃打心里就不喜欢艾伯特,根本不介意丈夫去找情人,见到丈夫的情人还能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这位王妃在公开场合表现得极为庄重,但骨子里却跟蒙巴顿属于同一种人。她对自己不在意的东西,表现得非常大度,对自己在意的东西,拥有着超强的控制欲,而且暴躁易怒,极为小心眼记仇。

    伊丽莎白王妃喜欢温莎公爵,而温莎公爵为了辛普森夫人放弃英国国王之位,她连带着把辛普森夫人也恨之入骨。丈夫艾伯特都去世好多年了,伊丽莎白还放不下心中仇恨,力排众议不准温莎公爵夫妇返回英国,这个仇居然能记一辈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伊丽莎白王妃的记仇,还表现在二战后的英国重建上。当时好多属于杰出人才的脱籍英国人,战后想要重新申请英国国籍,但只要跟伊丽莎白有仇的,或者是她不喜欢的,通通无法返回英国。

    小心眼儿的女人,很可怕!

    艾伯特被妻子嘲讽了几句,顿时便没有跳舞的劲头,舞曲还没结束就离开的舞池。

    艾伯特王子很苦恼,他有意举办一场舞会讨好妻子,可妻子显然不领情。两人都已经结婚快十年了,艾伯特王子依旧属于精神上的备胎,甚至连夫妻之事都很少拥有——王妃生下两个女儿后,就坚决不肯再为艾伯特生孩子。

    艾伯特王子从小口吃,面对哥哥爱德华时很自卑,面对妻子伊丽莎白时也自卑。他在政治上已经毫无希望,他也没有科学和艺术天分,只能做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王子。

    艾伯特看着舞池中的周赫煊,心头居然生出几分羡慕之情。他多希望自己出生在普通人家,并且拥有聪明的头脑,靠自身的才华赢得世人尊敬,而不是靠王室身份获得世人的恭维。

    一曲结束。

    艾伯特招来仆人低声说了几句,仆人立即走向周赫煊。

    周赫煊远远的朝着艾伯特微笑,牵着费雯丽的小手,径直走过来坐下:“王子殿下怎么不跳舞?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些累了?!卑匦Φ?。

    伊丽莎白王妃则主动跟费雯丽说话,她微笑道:“不要紧张,就当这是一次普通的家庭舞会?!?br />
    只简单的一句话,就让费雯丽感动不已,她觉得王妃殿下实在太好了,身上散发着母仪天下的圣光。费雯丽感激地说:“谢谢,我只是还有些不适应?!?br />
    艾伯特只顾着跟周赫煊说话:“周先生,你……你对英国戏剧有研究吗?”

    “我非常仰慕萧伯纳先生?!敝芎侦有ψ呕卮?。

    如今电影在英国属于非主流娱乐项目,真正的主流乃是英国戏剧。就像中国人热衷于京剧一样,英国人则热衷于戏剧。艾伯特王子就是狂热的戏剧爱好者,以至于他的两任情妇都是当红戏剧演员。

    听周赫煊提起萧伯纳,艾伯特王子高兴地说:“我……我也很喜欢萧伯纳的戏剧,他是英国戏……戏剧的拯救者。我最……最喜欢他的《我公平的夫……夫人》,音乐与剧……剧情完美结合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萧伯纳先生令我最佩服的地方,就是他那与生俱来的幽默感。不管是何等尴尬窘迫的局面,他只用几句俏皮话就能解决,他的人生比戏剧更加戏剧性?!?br />
    艾伯特王子说:“可……可惜,萧伯纳先生同情苏联,他……他的思想有些问题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而不语,没有继续接话。

    萧伯纳也属于社会主义者,而且还是“渐进社会主义”的提出者之一,直接催生了后来的英国工党。

    中国发生“五卅惨案”的时候,身位英国人的萧伯纳,联合各国知名人士发表宣言,严厉谴责英国的帝国主义残暴行径,公然支持中国人民的反帝爱国运动。他去年访问了苏联,被高尔基称赞为“勇敢的战士”,他明年还要访问中国,支持中国人抵抗日本侵略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周赫煊自然拥有无限好感,但艾伯特做为王子却很尴尬。艾伯特喜欢萧伯纳的戏剧,却不喜欢萧伯纳的政治理念,这是无法调和的阶级矛盾。

    艾伯特王子突然问:“周……周先生,你为什么敌……敌视法西斯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难道王子殿下支持法西斯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艾伯特说,“我认为法西斯的思……思想很有道理,犹太人是……是可恶的,是祸乱欧洲的根源?!?br />
    不仅是艾伯特王子,他哥哥爱德华王子同样支持法西斯。这种情况完全跟政治和阶级无关,仅仅属于个人的好恶,因为两位王子所接触的贵族,同样也是法西斯的支持者。

    你可能很难想象,十年之后英国就要跟德国殊死恶战,而在战争爆发的十年前,大部分英国贵族都在支持德国法西斯。

    他们支持法西斯的理由很简单,就是因为法西斯的反犹太理论。此时不仅德国在反犹太,整个欧洲都在反犹太,因为犹太资本家的吃相太难看了,大家都把第一次大战的爆发归咎于犹太人。

    周赫煊不想跟艾伯特聊什么反纳粹思想,因为说了也是白说,他转而跟艾伯特聊起了人生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王子殿下,人活着是为了什么?”周赫煊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艾伯特听到这个永恒的哲学话题,直接愣得不知该如何回答。他是废物王子,他连老婆都管束不住,他除了混吃等死之外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知道?!卑匾⊥?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人应该给自己定个小目标,然后一点点的为此努力。王子殿下,你相信占卜吗?”

    艾伯特问:“吉……吉普赛人的占卜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”周赫煊说,“我说的是中国人的占卜?!?br />
    艾伯特道:“神……神秘的东方占卜术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在美国,有人把我称为‘远东巫师’,因为我预言了世界?;??!?br />
    艾伯特道:“对此,我……很佩服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我确实会占卜术,正宗的中国相人之术?!?br />
    “相……人……之……术?”艾伯特蹩脚的重复着中文读音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中国人崇尚宿命,一个人的宿命可以通过面向和手相看出来。而王子殿下你,拥有君王之相,”周赫煊神叨叨地说,“五年之内,你会成为英国的国王!”

    艾伯特瞠目结舌,以为周赫煊在发烧说胡话。他的哥哥聪明过人,而且年富力强,是理所当然的国王继承者,怎么也不可能轮到他这个口吃王子来做国王??!

    “王子殿下请记住,一切都要努力去争取,告辞了!”周赫煊说完便起身。

    要忽悠上位者,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玩神秘主义。

    斯大林那么杀伐果断的人物,也被世纪神棍梅辛骗得团团转。后来的圣雄甘地、玛丽莲·梦***兰总统,都把梅辛奉为座上宾,就连爱因斯坦这种大科学家都对梅辛半信半疑,这才是真正的牛逼人物。

    周赫煊没有梅辛那么厉害,但忽悠一下英国王子还是可以的。这属于一笔长期投资,需要再等几年才能见效,到时候已经当上国王的艾伯特,肯定在心里把周赫煊奉为神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