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家艺术学院20多位老师,排着队上台与周赫煊握手,而且一个个表现得极为恭敬。

    而台下的数百名学生则大多一脸懵逼,他们只觉得周赫煊的演讲很高深。很少有人意识到,他们刚才所聆听的内容,放在整个戏剧研究界都属于轰动性的学术成就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

    就像在中国重新解读《红楼梦》,并且开创了一个“红学”研究的新方向,内行人士不因此而疯狂才怪!

    老师们一脸尊敬地拍手欢送周赫煊离场,薇薇安好奇地靠过去,问自己的戏剧课老师詹森:“教授,周先生刚才讲得很精彩吗?我有些地方没听懂?!?br />
    詹森教授崇拜地说:“岂止是精彩,简直让人叫绝。毫无疑问,周先生是当今最伟大的莎士比亚戏剧研究者之一,他的研究理念是开创性的,是前所未有的学术大发现!”

    “那么厉害?”薇薇安美目圆瞪,感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莎士比亚在全世界的影响力,已经远远超出戏剧家的范畴,他代表着英国最辉煌时代的最高艺术成就。随着英国成为日不落帝国,莎士比亚戏剧更是象征着文明高度,属于一座无法逾越的艺术丰碑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当晚清时期西学东渐时,莎士比亚戏剧也做为先进的文学艺术被引进中国。

    严复把莎士比亚翻译成“狭斯丕尔”,但只是简略的提了几句。梁启超正式定名为“莎士比亚”,可惜还是没有引起广泛关注。新文化运动后,田汉翻译了莎士比亚的一系列作品,也只是在进步知识分子中获得追捧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中国的翻译家们感到耻辱,堂堂的莎士比亚大文豪,中国人居然不懂得欣赏,实在是太可耻了!

    近些年的中国翻译家、剧评家们,几乎是抱着救国的心态在翻译、研究莎士比亚,似乎只要国人接受并崇拜了莎士比亚,中国就能脱离野蛮进化到文明时代。

    不止是中国,美国那边也好不了多少,已然把莎士比亚奉为文学戏剧之神。

    就算周赫煊没有其他的任何成就,只要戴着一顶“莎士比亚研究专家”的帽子,便能在全世界各地横着走。

    薇薇安和丹妮两位少女想要凑过去沾沾文气,但她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,周赫煊早被学校师生团团包围了。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校长,亲自担当保镖为周赫煊开路,最后把他会议室做学术交流。

    整个皇家艺术学院宣布??我惶?,所有教授和讲师全部聚拢起来,向周赫煊请教研究莎士比亚戏剧的新思路。

    只要这项莎士比亚戏剧研究的成果发表出来,必将名扬全世界,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也能跟着沾光,同时学校的老师们也会变成莎士比亚研究专家。

    薇薇安目睹这一切,自言自语道:“太疯狂了,整个学校都在围着周先生转?!?br />
    丹妮崇拜得不行,双手捧心道:“这才是我理想中的白马王子,年轻、英俊、睿智、才华出众……上帝,我一定要跟他回亚洲,我要做他的妻子,就是只是其中一个妻子也可以!”

    “你也疯了?”薇薇安好笑道。

    丹妮站在楼下,指着二楼的会议室说:“我就在这里等着周先生下来,不和他见面就一直站在这里!”

    薇薇安耸耸肩:“快中午了,需要我给你带吃的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要软面包?!钡つ菟?。

    “那你慢慢等吧,我去吃午饭了?!鞭鞭卑菜淙灰蚕腭鎏艽笫Φ慕袒?,但她还有理智,不可能像丹妮表现得那么疯狂。

    直到薇薇安吃完午饭带着面包回来,丹妮还在楼下耐心苦等,薇薇安只能陪她一起等候。

    终于快傍晚了,两个少女看到周赫煊在老师的簇拥下现身。但她们还没来得及上前说话,就看到周赫煊跟老师们一起去吃饭,一边走还在一边讨论戏剧研究问题。

    薇薇安无奈道:“走吧,丹妮,你没有希望了?!?br />
    丹妮语气坚决地说:“不,我一定要试试。这是不能错过的好机会,只要认识了周先生,我就能在英国戏剧界扬名,不管是出演戏剧还是拍电影,都能够得到极大的便利?!?br />
    大萧条时代,地主家也没有余粮??!

    丹妮出身于小商人家庭,但家族企业已经到了破产边缘。如果不使用非常手段的话,她要苦熬多年才能慢慢出头,而一旦搭上周赫煊这种大文豪,则瞬间前程似锦。

    两个少女变成了跟班,守在餐厅外面直等到天黑,终于看到周赫煊与老师们告别。

    英国的出租车在经济?;挠跋煜?,已经基本上停运,周赫煊只能步行去车站乘坐电车回旅馆。

    丹妮快步追赶上去,大声喊道:“周先生,周先生!”

    由于路灯的灯光比较暗淡,周赫煊只看到两个女人的轮廓跑来,他笑问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丹妮喘着气说:“周先生,我是皇家艺术学院的学生丹妮·蒙斯特。今天听了你的戏剧讲座,我感到非常的震撼,我希望能够继续聆听你的教诲?!?br />
    “呃,今天很晚了?!敝芎侦油窬艿?。

    丹妮锲而不舍道:“不如我们去咖啡厅喝一杯吧,我请客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改日吧?!?br />
    “求求你了,周先生,只喝一杯咖啡?!钡つ葜苯由锨巴熳≈芎侦拥氖直?,负责安全事务的孙永振没有阻拦,他认为不应该打扰先生的艳遇。

    嗯,这个保镖极不负责!

    周赫煊感到有些头疼,只能答应道:“那好吧?!?br />
    丹妮回头朝薇薇安眨眨眼睛,挥手道:“玛丽,明天见!”

    薇薇安虽然也想跟上,但不好破坏闺蜜的好事,只能笑道:“再见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不想被女妖精吃了,连忙找个电灯泡,对薇薇安说:“这位同学也一起去吧?!?br />
    薇薇安和丹妮对视一眼,丹妮随即大方地笑道:“玛丽,走吧?!?br />
    三人步行来到附近的一家咖啡馆,直到灯光大亮,周赫煊才看清薇薇安的容貌,顿时给惊艳得快眼瞎了。

    下巴略微尖细的鹅蛋脸,五官精致得如同雕刻出来一般,皮肤光洁细腻。特别是那双灰蓝色的眼睛,柔弱当中又带着一丝野性和狡黠,简直就是天生的尤物。

    周赫煊不动声色的坐下,点完咖啡试探道:“还不知这位小姐的芳名?!?br />
    “薇薇安,”薇薇安回答说,“薇薇安·玛丽·哈特利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心想:名字对上了,果然是她,费雯丽!

    “薇薇安”就是“费雯”,只不过翻译不同而已?!胺仰├觥钡南执敕ㄓΩ媒小稗鞭卑病だ?,民国时期流行这种翻译方式,喜欢给外国人加一个中文姓氏。

    整个20世纪的西方世界,一共有两位绝代佳人难分高下,一个是费雯丽,另一个是奥黛丽·赫本。

    《乱世佳人》、《魂断蓝桥》、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……周赫煊看过费雯丽太多的经典影片,因此一眼就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丹妮很快就发现情况不对,明明是她约周赫煊过来喝咖啡,结果周赫煊的注意力全在闺蜜身上。那对狗男女聊得好不快活,周赫煊妙语如珠,逗得费雯丽不时发笑,丹妮已然彻底地沦为陪衬。

    防火防盗防闺蜜!

    眼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,丹妮好多次想要插话,但也只能作为聊天的添头,她急得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正在为舞伴人选而头疼呢,现在突然有了主意,发出邀请道:“玛丽,明天我要出席艾伯特王子的舞会,你能赏脸做我的舞伴吗?”

    “王子舞会!”

    费雯丽和丹妮同时惊讶得叫出声来,王室贵族的舞会,对她们而言太过遥远了,以前连想都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费雯丽就好像接到邀请的灰姑娘,她不假思索的点头说: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“玛丽!”丹妮怒视闺蜜,她认为是费雯丽抢了自己的舞会。

    费雯丽吃了一惊,随即难以抉择,感觉好像自己背叛了好友,担忧实在不想放弃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而不语,喝着咖啡等待费雯丽的决定。

    费雯丽悄然低头,一直沉默着,其实已经表露了心意,只是没脸再跟闺蜜说话。

    “哼,我恨死你们了!”丹妮气得声音发抖,猛地站起来夺门而去。

    费雯丽连忙起身去追,追到门口又回头喊:“周先生,明天我在学校等你!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盈盈地让侍者结账,对费雯丽的性格已经有所了解,这是一个有点小心机的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