轿车在租界的街道上缓缓前进,跟去年比起来,路上的行人明显有所减少,各种商店里的顾客也没以前那么多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日本人造成的,去年11月份的两次暴乱,搞得天津人心惶惶。许多有能力搬家的人,都选择离开天津,包括各租界的洋人,生怕天津会爆发战事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好了许多,12月到1月份更加萧条。普通老百姓除了必需品外,根本不买其他商品,而且纷纷取出银行存款准备跑路。

    天津的比利时租界,已经于去年正式归还中国,只剩下比利时领事馆还在继续显示存在。

    轿车在领事馆附近的一家酒楼???,周赫煊踱步走进去,随侍者来到一个包间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赫煊的私人宴请,比利时驻津总领事和天津电车电灯公司的总经理很给面子,接到邀请后很快答应来吃饭。

    周龙光早早就到了,如今正坐在包间里,他迫切地想要尽快解决此事。不得不急啊,民间都闹着要迎回张学铭做市长,让他赶紧麻溜滚蛋了!

    周赫煊优哉游哉的坐下,周龙光却显得比较着急。左等右等都不见洋人,周龙光忍不住问道:“这两个比利时人,该不会不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周市长请安心,别表现得太急躁?!敝芎侦犹嵝训?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说得对,受教了?!敝芰廪限蔚匦ζ鹄?。他以前是中央政府外交部亚洲司司长,城府和耐性还是有的,只不过最近被搞得焦头烂额。所谓关心则乱,他的智商已经快跌破及格线。

    两人等了将近20分钟,比利时驻津总领事卢贝雅,以及天津电车公司总经理范本克先后到来。

    卢贝雅看到周龙光也在,立即明白今天吃的是什么饭,他笑道:“周先生你好,久仰大名!”

    周赫煊拉家常说:“领事先生的中文很好,在中国住了很多年?”

    卢贝雅道:“是的,我以前在武汉工作,去年才调到天津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比利时我去过,那是个很美丽的国家。我特比喜欢布鲁日,那里的古建筑保留完整,文化艺术尤为令人叹服?!?br />
    “是吗?”卢贝雅道,“我就是在布鲁日长大的,下次周先生去布鲁日旅游,我可以给你做向导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,那可就说定了?!敝芎侦有Φ?。

    两人就此开始瞎扯淡,从比利时的自然风光聊到文化艺术,接着又聊起欧洲近年来的局势,反正天南地北随便吹牛。

    周龙光和范本克坐在旁边,时不时地插上几句,都没有提起电车公司的涨价风波。

    等酒喝得差不多了,周赫煊才说:“领事先生,不知你准备如何处理这次的电车涨价风波?”

    卢贝雅打官腔道:“做为外交官员,我必须保障本国企业的合法权益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皱眉道:“但电车公司涨价毫无道理,如今天津民生凋敝,贵方却在这个时候涨价,必然激起天津市民的不满。事情越闹越大,如今的局面,恐怕贵方也不想看到吧?我今天希望做个调解人,大家协商解决,早点把麻烦给处理掉?!?br />
    卢贝雅坚决摇头说:“我国公司涨价的理由合理合法,第一,当初签订的合同第13条规定,电车公司有涨价的权利;第二,日、法、意三国领事都承认加价为合法,中国方面不应该反对;第三电车加价已经两个多月,没有见到乘客反对;第四,电车加价是获得了天津市政府同意的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疑惑地看着周龙光:“天津市政府同意电车涨价?”

    周龙光尴尬道:“电车公司提高票价,确实在市政府有备案。但只有一个官员违规签署法令,并没有获得集体讨论通过,因此在手续上是不合法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个违规官员是怎么处理的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周龙光低声道:“那是张副司令的人,我不好处置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猛拍桌子,大声吼道:“不管是谁的人,这种徇私舞弊、出卖百姓利益之徒,必须彻查到底!你回去就给我查办,张学良要是不高兴,让他直接来找我!”

    周龙光愣了愣,随即咬牙道:“好,我一定彻查!”

    为了赶快解决事端,周龙光也顾不上得罪张学良了,反正他是中央政府派来的人。

    周赫煊随即措辞严厉地对卢贝雅说:“领事先生,你说日法意三国同意加价,中国就不应该反对。究竟天津是中国的国土,还是日法意三国的领土?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,否则我将公开质问贵国驻华公使!”

    “额,”卢贝雅突然不知该怎么接话,勉强回答道,“天津当然是中国的领土,但电车加价也影响到日法意三国租界。既然日法意三国没发对,说明电车加价并没有带来恶劣影响,因此中国也不应该反对?!?br />
    当初双方谈判时,卢贝雅也拿日法意三国领事来吓唬周龙光。周龙光就是个怂货,根本不敢提领土问题,而是反驳说电车主要是平民乘坐,对日法意三国洋人影响不大,所以日法意三国的支持无效。

    周赫煊却死咬着领土问题不放,他斥责道:“领事先生,你有日法意三国领事的文件备书吗?如果有,请你拿出来。我以中国公民的身份,严厉谴责日法意三国领事违法干涉中国内政!”

    卢贝雅当然没有三国领事备书,理屈词穷道:“不管如何,电灯公司涨价是符合商业合同规定的?!?br />
    周龙光插话道:“可你们涨价没有走正规程序,这事必须市政府答应才行?!?br />
    卢贝雅挑挑眉,笑道:“周先生,我们还是继续喝酒吧,没必要在这种事上纠缠不清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也感到很无奈,因为这件事利益牵扯太多了。天津市政府、国党党部、电车公司、天津各国租界、天津各行业工会、天津电车工会、天津总商会,全都在里面有利益牵扯。

    特别是天津各国租界,那是支持电车涨价的。因为各租界眼红电车公司的利润,早在多年前就强行要求收“过路费”——电车公司每年红利必须拿出一份给租界工部局。

    而且根据当初电车公司成立时的合同,如果天津市政府想要收回电车事业,必须支付给电车公司当年利润的15倍补偿款(收购费用另算)。现在电车涨价,电车公司每年可以增加30万元收入,如果天津市政府想要收回的话,就要多给450万补偿金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此事如此积极,只是想帮老百姓做点事而已,顺便帮市政府增加一些财政收入,毕竟这次洋人涨价太离谱了。

    可周赫煊除了一张破嘴外,也只有些微的影响力了,他冷笑道:“领事先生,经理先生,咱们走着瞧,我给你们准备了一点小惊喜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