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尼有两座超大油矿的情报,迅速传到日本军部。

    海军方面得知消息以后,果然以此为借口,吵着应该早日实行“南进”策略。陆军则坚决不同意,认为“南进”会招惹欧美列强,“北进”占领远东才是正途,因为苏联在国际上孤立无援,英美法等国家很乐意看到日本找苏联的麻烦。

    日本陆军和海军的分歧由来已久,陆、海军大臣吵架几乎成为日常。

    吵是吵不出什么结果的,最后双方决定先派人去秘密勘探,以确定间谍发回来的情报是否属实。如果印尼确实有超大型油矿,那可以先悄悄的购买土地,做一些前期的开采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可是,想要依靠纯商业的手段占下两座大型油矿,那是不可能的,因为油田面积太大了。日本人只要稍微做得过火,必然引起荷兰殖民政府的注意,到时候英国肯定也要进来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日本军部派出地质勘探人员,花费巨资,耗时一年半的时间,终于确定情报基本属实。他们利用传统的“容积法”,推算出两座油矿都有数亿万吨的储量,顿时把军部那帮人刺激得眼红难耐。

    日本最缺的就是战略资源,二战时期进攻东南亚和偷袭珍珠港,都是因为资源问题引起的。更何况,印尼除了石油以外,还有橡胶产量也非??植?,能在全世界排进前三。

    日本内阁也渐渐得知消息,提出应该和荷兰殖民政府合作开采。军部却坚决反对,说这只会便宜了英国人和荷兰人,他们给出的计划是支持印尼的民间独立组织,如果时机成熟,甚至可以帮助印尼人建国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实在是异想天开,但日本军部那帮人脑洞一向很大,要知道,他们“大陆政策”的终极目标可是称霸欧亚大陆。

    当然,日本军人就算再疯狂,那也得有个限度。在希特勒吊打英法两国之前,日本是不敢轻易染指东南亚的,否则必然引来全世界的围攻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后话,日本军部在确定油矿情报后,更加肯定了“共济会”的存在,并且周赫煊还是“共济会”在亚洲的重要人物。廖雅泉的间谍任务被提升至最高级别,任何人都不得妨碍该任务,周赫煊的生命安全也必须保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婉容和廖雅泉安心养胎时,天津市长周龙光突然上门拜访,而且还是来寻求帮助的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鄙人冒昧来访,还请海涵!”周龙光非??推厮?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哪里,哪里,本该我去拜访周市长才对?!?br />
    周龙光没话找话说:“周先生的三乐堂寓意深远,放眼整个天津,只有任公的饮冰室可以比肩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,周市长客气了,有什么话直说吧?!敝芎侦雍眯Φ?。

    周龙光突然收起笑容,愁眉苦脸地说:“周先生,实不相瞒。天津市长这个职务,真是一座火坑啊,屁股都快给我烤焦了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有什么难事吗?”

    周龙光道:“还不是电车涨价的事,都已经酿成外交事件了。兄弟也是没有办法,才来请周先生出马,希望您能跟比利时驻津总领事谈谈?!?br />
    “我跟比利时领事不熟,恐怕帮不上忙?!敝芎侦油窬艿?。

    周龙光急切地说:“帮得上的,周先生名扬海外,各国领事都对你敬服有加。希望周先生为了天津百姓,屈尊跟比利时领事协商交流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脸上浮出嘲讽的笑容,果然不愧是未来的汉奸啊,区区一个比利时就把他吓住了。周赫煊说道:“比利时,欧陆小国也,周市长只要态度强硬,他们早晚会退让的?!?br />
    “不可,不可,”周龙光连连摇头,“比利时乃是友邦,如今中国外交困顿,还是不要再横生事端的好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无奈地说:“既然周市长想请,那我也不好拒绝,明天就请比利时领事吃饭。至于能不能谈成,我不敢保证,也没有办法保证?!?br />
    周龙光连忙致谢道:“多谢周先生帮忙!”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堆废话,周龙光才起身告辞。周赫煊假模假样地把这人送出门,看着对方的背影鄙视道:“真是窝囊废,连褚玉璞都不如!”

    如今国党的组织体系全面模仿苏共,但只学到些皮面功夫,完全没有苏共的组织力和凝聚力。

    一旦涉及对外商业纠纷,往往是当地国党党部和政府同时出面。国党标榜自己代表人民利益,又不敢得罪外国企业,遇到纠纷就想着两面讨好,结果自然是两边都不讨好。

    就拿去年的上海三友实业社劳资纠纷来说,堂堂的上海市政府和国党上海党部,居然连普通的劳资纠纷都无法解决,最后还是请出杜月笙才把事情搞定。

    所以说,有研究者把国党称为“弱势独裁政党”,因为它有独裁之心,却无独裁之力。

    这次的天津电车涨价风波,已经闹了差不多两个月。从一个普通外企涨价事件,演变为惊动河北省政府、天津市政府和比利时驻津总领事的外交事件。

    起因是去年日本人在天津搞暴乱,搞得天津人心惶惶,颇有些百业凋零的迹象。天津电车点灯公司因为业务减少,以及暴乱期间的电车停运,想要靠涨价来弥补公司损失。

    这就引起了市民的不满,紧接着天津各行会和总商会也卷进来。国党天津党部趁机插手,想要通过解决纠纷,扩大自己在天津政商界的影响力,结果把事情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国党天津党部的立场完全没有问题,他们是站在人民群众那边的,但具体做法就有欠考虑了。在勒令电车公司恢复原价无果的情况下,国党天津党部居然组建纠察队,到处宣传所谓的“爱国精神”,并在每个电车站呼吁群众原价购买车票,甚至有激进者号召不买票白坐车。

    天津很多市民响应爱国号召,因为天津电车电灯公司本就不得民心。这家比利时的公司,不但垄断了天津的电灯、电车业务,而且还是天津最大铜元兑换商——乘车必须使用铜板。

    由于铜元过多,天津电灯电车公司居然偷偷把中国铜元卖给日本人,运到日本国内熔铸成铜块,用来制造枪炮等军事产品。这件事曝光以后,引起天津市民的强烈反对,因此一直都有人在抵制天津电车。

    而且,铜元是中国的法定货币,天津电灯电车公司的做法,已经属于扰乱中国金融货币的犯罪行为?;蛔稣5墓?,直接把这家公司搞破产都可以,但谁让中国**呢?此事居然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比利时国家虽小,但它在华北的势力大得很。

    天津电车电灯公司的大股东是比利时通用财团,不但垄断天津的电灯电车市场,还享有陇海铁路和京汉铁路的修建权、开平煤矿的开采权,以及华北其他一些矿山的股份。

    天津电车电灯公司这次涨价毫无道理,这家公司的利润连年上升,如今每年的毛利润已经达到400万元,根本没必要涨价,只不过是想借机提高利润而已。

    面对国党天津党部的纠察队,电车公司居然挑动电车工人,以涨工资为诱惑,支使电车工人和党部纠察队硬拼,已经酿成两次流血冲突事件。其中一次甚至在国党天津党部大院,电车工人冲进去就殴打纠察队,事后反咬纠察队先动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比利时驻津领事馆也开始介入,顺带把河北省政府给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双方谈判了一个多月,根本没有谈出任何结果。中国民间组织见政府无力,只好继续依靠自身力量抗争,现在事情越闹越大,天津各行各业都卷进来,甚至天津教育界都联名公开支持民众的抗击行为。

    周龙光这个市长当得头疼不已,比利时领事馆找他麻烦,电车公司找他麻烦,国党天津党部找他麻烦,甚至连河北省政府都在找他麻烦。

    天津许多政商界人士,已经开始怀念张学铭了。因为张学铭当市长时很强硬,各方面工作都做得很到位,天津各界人士都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上周,天津总商会公开致函张学良,希望能够迎回张学铭当天津市长,并请求让周龙光这个废物滚蛋。

    就像周赫煊说的那样,周龙光连褚玉璞都不如。褚玉璞执掌天津的时候,可是硬怼过电车公司的,虽然迫于外交压力没有完全成功,但也让比利时的电灯公司服软了。

    堂堂的天津市长,连外资公司涨价的小事都不能解决,留他有什么用?

    周龙光估计是在学上海市长,上海那边请杜月笙出面解决,他就跑来找周赫煊出面解决。因为周赫煊在外国人那里很有面子,跟天津的教育界、总商会也很熟,甚至还有张学良的因素(天津重要部门官员都是张学良的人)。再加上周赫煊的民间影响力,应该可以协调各方面的矛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