续范亭怕周赫煊不知道自己,先是自我介绍一番,随后说:“中原大战以后,我便去了南方,半隐居半被老蒋监视?!乓话恕?,我数次请求老蒋抗战,结果连他的人影都没见着。期间又拜读了周先生的数本大作,《大国崛起》和《菊与刀》令我眼界大开。如今我欲回兰州整军抗日,希望周先生不吝赐教?!?br />
    “续先生可是西北军的校长,老蒋肯放你归山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续范亭解释说:“多亏于右任先生从中斡旋。如今日寇侵略上海,中央政府欲迁都洛阳,所以派我和力子兄(邵力子)、宝珊兄(邓宝珊)前往西北接洽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?!?br />
    “一二八事变”真把南京那帮人吓住了,??晷埔ǘ悸逖?,以便和日寇长期周旋,并非做做样子而已,是有一系列后续动作的。

    杨虎城和邓宝珊被任命为洛阳“陪都委员”,负责筹划迁都事宜。此时甘肃地方军和杨虎城的部下矛盾尖锐,杨虎城为了稳定甘肃,力邀邓宝珊(甘肃人)前往甘肃调解。

    因此,邵力子被中央任命为甘肃省政府主席,邓宝珊担任西安绥靖公署甘(肃)行署主任(主管军事)。而续范亭又和邓宝珊是好友,所以一起北上前往甘肃,投奔到杨虎城麾下,续范亭专门负责在甘肃练兵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邵先生和邓先生呢?”

    续范亭答道:“他们在天津拜访好友,所以没有一起过来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心想,那两位恐怕是在拜访天津的共党组织吧。邵力子是1921年的老党员,资历深得吓人;而邓宝珊也很早就和共党接触,刘帅参加南昌起义的路费就是邓宝珊赠送的,前段时间邓宝珊还跟上海的共党搅在一起。

    搞笑的是,南京国民政府居然派邵力子和邓宝珊主管甘肃军政。特别是邵力子,再过几年还要担任国党的中央宣传部长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倒是想见见邵先生和邓先生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会在天津停留几天,改天一定再来拜访,”续范亭说,“如今日寇正在进犯上海,周先生认为应该如何对付日寇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道:“上海的仗打不大,一两个月内必定停战?!?br />
    “为何如此说?”续范亭诧异道。

    日本人占领东北的举动,太出人意料了,所以现在包括??暝谀?,都以为小日本已经彻底疯狂,是真的准备占领上海,甚至是要占领东南数省。

    周赫煊解释说:“日本国内经济困难,新任内阁和军部仍有很大矛盾,在彻底解决政治矛盾之前,日本人不会再有更大的军事行动;而在国际方面,欧美列强和苏联都因东北问题,对日本深深忌惮,不会允许日本再侵略华南;至于东北那边,日本刚刚占领下来,根本没来得及消化战果,所以也无力更进一步。综合日本国内、国际和东北现状,他们是不会再扩大战事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日本人为何还要出兵上海?”续范亭问。

    “转移诸国视线而已,”周赫煊说,“上海是列强关注的中心焦点,日本人现在已经陷入国际外交困境。日本军部想通过攻打上海,转移国内外的注意力。首先,新任日本内阁害怕军部真的全面侵华,所以会默认东北现状,用妥协来换取军部停止进攻上海;其次,上海牵扯到各国的利益,诸国列强也会默认东北现状,用来换取上海的安全?!?br />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”续范亭气得拍大腿,“小日本这一手好毒啊,可恨我国对此毫无办法!”

    周赫煊继续说道:“日本攻打上海,对老蒋来说也是好机会。他可以利用抗战的名义,把各地军队更加牢固的掌握在手,彻底控制中央军。等日本人撤退以后,我猜他还会继续‘剿匪’,一方面转移国人注意力,另一方面统合国党内部派系?!?br />
    续范亭眉头紧皱,周赫煊的判断很可能是正确的,但却跟他主张的抗日南辕北辙。续范亭无奈道:“也就是说,等上海那边停战后,国内还要内斗,根本不会跟日寇开战?!?br />
    “确实如此?!敝芎侦拥?。

    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我算是看明白现在的局势了,”续范亭钦佩道,“周先生,你觉得如何才能收回东北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除了中日之间爆发全面战争,并且中国取得胜利外,别无他法?!?br />
    续范亭叹息道:“那可难啰。希望能和周先生《菊与刀》里写的那般,国人团结抗战,把日本人活活拖死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拿出那本《七人背》小册子,笑道:“续将军,我送你一件小礼物?!?br />
    续范亭疑惑地接过来,等粗略看完以后,顿时欣喜地说:“这可不是小礼物,这是国之利器??!”

    续范亭现在去甘肃练兵,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日寇,所以周赫煊这本书送得很值。甘肃那边地方偏远,武器装备不易购买生产,《七人背》确实可以派上大用场。

    更很快,等红军长征转移到延安后,续范亭就会跟红军频繁接触,《七人背》肯定也会传播到红区去,继而转播到整个敌后抗日战场。

    周赫煊很乐意看到,游击队战士每人腰上挂一圈土制手榴弹,对着日寇和伪军疯狂扔炸弹的情形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拿出一张5万元的银票,说道:“续将军,你练兵需要用钱,些许心意请收下?!?br />
    续范亭抱拳道:“多谢了!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只要续将军把这些钱都用在抗日上,那周某也算是对国家有所贡献?!?br />
    续范亭表情严肃地说:“我续某人以脑袋担保,绝不乱用一块铜板,全都给日本鬼子留着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哈哈!”周赫煊大笑。

    在周家逗留了半天,续范亭回到下榻的旅馆,正好邵力子和邓宝珊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续范亭把跟周赫煊的聊天内容详细诉说,又拿出《七人背》和5万银票,叹服道:“周先生名不虚传,果然是品行高洁又深谋远虑的爱国志士!”

    邓宝珊仔细翻阅了《七人背》,又思考了周赫煊关于“一二八事变”的分析,赞赏说:“真奇男子也!”

    邵力子笑道:“明天我也要去拜访一下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