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时期,许多艺术都呈现出空前繁荣的景象。

    不说京剧、越剧、川剧、豫剧、徽剧、梆子、相声、大鼓等传统戏曲艺术,就说这绘画行当,也迎来发展的黄金时期。

    全国各地,涌现出数百上千个美术团体,像北平的中国画学研究会、湖社画会,上海的上海书画研究会、东方画会、天马会,岭南的清游会、竞美美术会、国画研究会等等。

    天津的绿渠画会,在京津地区都很有名气,出了许多国画大师和漫画大家。而绿渠画会的主要创始人,正是如今的国党间谍、未来的国党天津党部书记苏吉亨。

    12月28日,苏吉亨个人画展在天津法租界隆重开幕。

    “昌泰兄(苏吉亨),恭喜恭喜??!”孙小梦抱拳祝贺。

    苏吉亨高兴地拉着孙小梦说:“小师叔,快请进,多谢您能来赏脸!”

    孙小梦是天津有名的国画大家,他跟苏吉亨一样,都授业于陈师曾。但陈师曾属于代师(吴昌硕)收徒,严格按辈分来讲,苏吉亨比孙小梦矮了一辈。

    后来的国画大师孙功、于墨丁等人,都是孙小梦的徒弟。

    孙小梦进去以后,国画大家赵松声也走过来,抱拳道:“昌泰兄,恭喜!”

    苏吉亨连忙说:“元涛兄,惭愧!在下习艺不精,还请兄长雅正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,昌泰兄可别谦虚?!闭运缮ψ排乃占嗟募绨?。

    紧接着,孟乃立、周维善、李珊岛、陈缘督、陆文郁等人纷纷前来,都有平津两地的画坛知名人物。其中周维善还是漫画家,经常在报刊杂志画一些讽刺、生活漫画。

    婉容坐着小轿车前来,微笑道:“苏先生,恭喜恭喜!”

    “郭小姐,你……你也来了啊?!彼占嗫吹酵袢莘浅3跃?,他还以为自己传出去的消息没有送到。

    方渐舟突然从里面的展厅走出,热情地说:“您就是郭小姐吧,我非常喜欢你的《三毛流浪记》,画得实在太好了!”

    婉容笑言:“哪里,承蒙错爱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画展这边热闹非凡,对面小洋楼的二楼窗户,却有一支望远镜从窗帘缝里透出。

    郑证因用望远镜窥探了半天,回头对周赫煊说:“这边很正常,没有发现可疑人物,对方应该是想从后门劫人离开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要拜托薛颠他们了?!敝芎侦铀?。

    郑证因问道:“要不,我也去那边帮忙?”

    “别,按照原定的计划行事。你们负责守住正门,防止有意外发生?!敝芎侦恿ψ柚?。

    由于是在法租界,因此不管是川岛芳子,还是周赫煊这边,都不敢大张旗鼓地搞事情。手枪这种火器玩意儿,能不用最好别用,免得招来租界巡捕把事情闹大。

    周赫煊请来了十多个天津国术馆的老师和学生,还有几十个青帮混混,对付日本特务应该绰绰有余。万一事有不妥,还有人负责吹哨子喊巡捕帮忙,巡捕房那边都已经打点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门,背街。

    薛颠戴着顶帽子正在啃甘蔗,他一双眼睛随意乱瞟,很快就锁定了街边停放的一辆小轿车。

    赵道新快步来到薛颠身边,低声道:“师叔,展厅里有四个人不对劲。他们明着在看画,却一直暗中跟随婉容小姐?!?br />
    赵道新属于武术天才,他只学武三个月,就击败了天津数名高手,轰动津门武林,未来将会成长为我国顶尖的武术家。

    薛颠吩咐说:“盯紧他们,别打草惊蛇,一个个慢慢放倒?!?br />
    “好嘞!”赵道新极为兴奋,他年轻热血,就喜欢玩这种刺激的游戏。

    赵道新悄悄地返回展厅,薛颠却自言自语道:“不对啊。日本人既然想把人劫走,应该把画展办在日租界才对,法租界这边太碍手碍脚了!”

    薛颠啃着甘蔗,不着痕迹地慢慢溜达,双眼犹如激光扫描般窥视着整条街巷。

    来到一个卖糖人的摊位,薛颠问:“有什么发现没?”

    “就那辆小轿车可疑?!碧匪?。

    “他x的,你这破糖人居然要五个大字儿,老子不买了!”薛颠骂骂咧咧的离开。

    薛颠继续往前走,很快就让他发现不对劲——小洋楼共有两扇后门,其中一扇后门的外边设了个赌摊,十多个闲汉正吆五喝六的在赌钱。

    “赌牌九???我也来试试?!毖Φ叽展ニ?。

    摊主不耐烦道:“去去去,别来捣乱,没位子了?!?br />
    薛颠笑嘻嘻道:“那我看看?!?br />
    几个赌徒悄悄交流眼神,其中一个努努嘴,另一个眨眼会意。后者猛拍牌九,大骂道:“草,又输了!”他转身怒视薛颠,骂道:“快滚一边去,别触大爷霉头!”

    “嘿,你输了还怨我?老子还懒得看呢?!毖Φ呙缓闷赝撕笏?,眼睛却扫到赌摊下面的下水道盖子。

    天津老城区是没有下水道的,日租界也没有,只能依靠明沟来排水,各种脏乱差。但在法租界、英租界和德租界,却有下水道的存在,完全可以悄悄把人带走。

    薛颠走到擦鞋摊,对一个正在擦鞋的客人说:“看看那排水道通向哪儿,当心别被发现?!?br />
    擦鞋的客人付钱离开,很快找到两个下水道井盖,其中一个盖子旁边果然停着车。

    得到消息的薛颠掏出怀表,下令道:“五分钟后,一起动手!”

    那个赌摊外面很快涌来一群青帮混混,直接把摊子掀翻:“妈的,敢在老子的地盘上设局,你们有拜过码头吗?给我打!”

    转眼间,那些赌客便和青帮混混打起来,而远处负责巡逻的华捕根本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下水道盖旁边负责接应的人,则遇到薛颠这个杀神。薛疯子叼着根纸烟,拍打车门道:“老兄,麻烦借个火?!?br />
    “没有,你找别人吧?!彼净荒头车厮?。

    “都是男人,出门哪有不带火的,”薛颠笑着催促,“快点,快点!”

    司机郁闷地掏出一盒火柴,递出车窗说:“点完火赶紧走?!?br />
    “我要是不走呢?”

    薛颠猛地抓住司机的手腕,用力往外一拖,操着一把匕首猛戳过去,瞬间对方的喉咙就多出个血洞。

    坐后排的是个日本人,见势不妙连忙掏枪,慌乱之下连日语都蹦出来了:“八嘎!”

    薛颠在对方掏枪的时候,就已经飞快打开后侧车门,把手中匕首当成飞刀射出。日本人下意识地抬臂格挡,小臂顿时被飞来的匕首扎中。

    薛颠借着这个空档,直接扑到车内,跟那日本人扭抱在一起。仅仅数秒钟时间,日本人就不再动弹,左胸插着把只剩刀柄露在外边的匕首。

    而在展厅那边,赵道新猛推一个看画展的“观众”,大骂道:“娘的,你眼睛瞎??!踩我脚了!”

    “你搞错了吧?!倍苑接裘频?。

    “错你娘个鬼!”赵道新猛地挥拳砸去。

    这一击又快又狠,正中对方太阳穴,两眼翻白直接晕倒过去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那人的同伴连忙过来。

    赵道新的师兄弟也跑来帮忙,双方顿时混战一团,把展厅内的其他人吓得尖叫连连。

    突然有人画家大喊:“杀人啦!”

    却是双方动了刀子,赵道新他们这边人多,而且全是武术高手,持刀乱捅把对方全部捅死捅惨。

    放翻敌人以后,赵道新师兄弟几个趁乱逃跑,混在人群里面很快就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事后统计,日本特务和汉奸共死亡九人、重伤四人,可惜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川岛芳子的踪影,那个叫方渐舟的日本老特务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此深表惋惜,不过想想也正常,川岛芳子根本用不着亲自动手,她只要躲在幕后策划即可。

    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,第二天《大公报》便刊登婉容的离婚声明。

    至于川岛芳子,此刻正躲在日租界里,把周赫煊恨得牙痒痒。只不过,川岛芳子没时间跟周赫煊慢慢耗,她刚接到新任务——前往上海搞事,搞得越大越好,把各国的焦点从东北转移到上海去。

    倒是婉容的离婚声明,引得全国一片舆论哗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