辽宁,沈阳。

    川岛芳子穿着一件毛料风衣,踩着长筒皮靴行走在大街上。她头发剪得很短,配合俊俏的脸型和五官,活脱脱就是个美男子。

    “快点快点,就是这里!”

    一队汉奸警察从川岛芳子身边跑过,很快冲进路边的书店中,领头的大喊:“老板呢?快出来个能说话的!”

    书店老板连忙跑来,讨好道:“顾爷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那警察头头说:“市长大人有令,从今天开始,《大国崛起》和《菊与刀》被列为**。哪家书店敢违禁销售,以间谍罪论处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本店绝对不敢,”书店老板偷偷塞了一块大洋,冲店伙计喊道,“小四儿,把《大国崛起》和《菊与刀》都搬出来烧了!”

    警察头头笑着收起大洋,满意地说:“以后都懂事点,现在不比以往,奉天已经变天了?!?br />
    “小的明白,小的明白!”书店老板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等店伙计搬出十多本书,警察头头喊道:“慢着,别乱烧。我还要把书带回去领赏,一本书值2角赏钱呢?!?br />
    书店老板亲自把那些书打包捆好,低眉顺眼地将警察送出门,回到店里咬牙咒骂:“呸,狗汉奸!”

    店伙计凑过来问:“叔,咱仓库里还有十几本,要不给当差的全部送去?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书店老板呵斥道:“日本人都害怕的书,怎么能够毁掉?那是周先生的大作,特别是《菊与刀》,早就料准了日本人的阴谋,书里连小日本的后续计划都写明白了。那些书要好好的保管,以后遇到抗日的好汉就送出去。你别往外说啊,这是掉脑袋的事?!?br />
    店伙计连忙道:“我还没活够呢,哪里敢乱说!”

    不只是沈阳,所有东北沦陷区,《大国崛起》和《菊与刀》都被严厉查禁。

    而日本人越是**,《大国崛起》和《菊与刀》就越显得珍贵。好些民间进步人士和爱国学生,都偷偷藏着这两本书,并且出现越来越多的手抄本。

    然而奇怪的是,日本人虽然在东北地区疯狂**,但《大国崛起》和《菊与刀》在日本国内依旧受追捧,几乎成为文科专业的必读书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川岛芳子独自走到伪沈阳市政府官邸,守门士兵立即举枪呵斥道:“退后!”

    “自己人,”川岛芳子笑盈盈拿出手令,“我要见土肥原市长?!?br />
    两个守门士兵乃是投敌汉奸,而且是铁杆汉奸,他们看到文件上的关东军司令部大印,立即退后说:“长官请进!”

    川岛芳子慢悠悠地走进官邸,很快碰到土肥原贤二的秘书,那秘书也是个汉奸,殷勤无比的把川岛芳子带进办公室。

    关东军占领沈阳以后,沈阳的第一任伪市长,不是别人,正是大间谍头子土肥原贤二。

    由于九一八事变是关东军私自动手,并没有日本内阁和陆军部的命令文件。所以不管对于中国还是日本来说,土肥原贤二这个“沈阳市长”,都属于非法的伪市长。

    张学良早就把银库转移,即便没有转移的银子,也被关东军缴获充当军资。这就导致土肥原贤二上任后,根本没钱运转市政机关,这家伙居然以个人名义贷款,用自己借来的钱给汉奸官员发工资。

    这笔钱很多,而且不能报销,土肥原贤二只能用自己的工资慢慢偿还,因此他全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租住在两间简陋的小房子里。

    对于日本而言,土肥原贤二绝对算大公无私。

    川岛芳子走进办公室以后,毫不客气地坐下,双脚高抬搁在办公桌上,笑道:“市长先生,恭喜你高升啊?!?br />
    土肥原贤二道:“川岛小姐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姓金,请叫我金先生?!贝ǖ悍甲哟蚨纤?。

    “好吧,金先生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土肥原贤二问。

    川岛芳子说:“司令部让我去天津,把皇后婉容弄到东北来。坂西先生说,你手下有人潜伏在周赫煊身边,我希望得到那位同僚的配合?!?br />
    “你有老师的手书吗?”土肥原贤二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有关东军司令部的手令?!贝ǖ悍甲幽贸鑫募?。

    土肥原贤二当即摇头道:“那很抱歉,周赫煊身边的那颗暗子,是有特殊任务的,而且得到了陆军部的认可。劫持婉容只是小事一桩,杀鸡焉用牛刀?”

    川岛芳子不屑道:“什么任务比建立满洲国还重要?”

    土肥原贤二笑道:“你还没资格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川岛芳子突然站起来,猛拍桌子说:“土肥原桑,我敬重你是前辈,希望你能配合我的行动,这是关东军司令部下达的重要任务!”

    土肥原贤二如今只是资历比较深的老间谍,职务并不高,他坚定的摇头说:“绝无可能?!?br />
    日本的间谍机构很庞大,但却不成体系,而且从属关系也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廖雅泉是陆军部的间谍,而且属于单线联系的高级间谍,关东军特务机关根本指挥不动。而土肥原贤二的身份也很微妙,他是没有正式官职的,虽然在秘密地帮关东军工作,但却只听命于他的老师坂西利八郎——此人正在日本国内养老。

    川岛芳子眯眼发狠道:“你信不信,为了完成任务,我会把周赫煊也杀掉!”

    “八嘎!”

    土肥原贤二愤怒地说:“周赫煊不能杀,他是非常关键的人物。天皇是有口谕的,一定要把周赫煊的背景调查清楚,你要劫持婉容我不管,但不许对周赫煊动手?!?br />
    “天皇口谕?呵呵,我没听过?!贝ǖ悍甲忧嵝ζ鹄?。

    土肥原贤二死不松口:“特务人员,必须遵守最基本的原则。那颗暗子动不得,周赫煊也动不得,剩下的随便你怎么搞。我可以另派人手给你,一个在天津潜伏了20年的老特务。你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川岛芳子微笑说。

    土肥原贤二说道:“你去天津法租界的德隆洋行,找那里一个姓方的副经理。他会暗示你对口令,你回答八月初七即可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