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月山麓。

    庐山松苍劲堰盖,虬枝屈铁,不时传来松涛阵阵。别墅花园内,十多株玉兰花开正盛,秀丽洁白,散发着阵阵幽香。

    小维烈前些天已经满周岁,外婆专门给他举办了周岁宴,邀请来九江的诸多名流士绅。抓周的时候,小维烈先拿起玩具看看,随即又放下,接着好奇地翻开书本,最后抱着一方算盘拨弄个不停。

    宾客们纷纷向周赫煊道喜,说周家又要出一个大商人。张乐怡则有些不高兴,她希望儿子长达后研究学问,文化人可比商人更受尊重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抓周是不大相信的,他认为儿子选择算盘,是因为算盘拨弄起来嘡嘡响,小孩子因此感到很有趣。

    跟姐姐周灵均的活泼好动比起来,小维烈就要内向安静得多。他十个月大就学会了走路,但总是懒得动,每次被大人放在地上,小家伙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愣上好半天。

    张乐怡经常担忧儿子智力有问题,但事实刚好相反。小维烈虽然看上去有些呆傻,但学走路、学说话的速度都很快,前些天甚至教会他几个汉字,颇有些神童的征兆。

    花园里,周赫煊抱着儿子识字,指着字帖说:“这是水,跟爸爸一起念——水!”

    小维烈呆傻地愣了半天,抬头看着松树枝头的鸟儿,眼神中充满了对未知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唉,算了,你小子就知道发呆?!敝芎侦涌嘈?。他觉得自己儿子是个神童,所以想要早早培养,现在看来似乎实在有些太早了。

    鸟儿在枝叶间鸣叫跳跃,突然振翅一飞,落在另一棵松树的枝头。

    “呀呀!”小维烈突然兴奋起来,指着那鸟儿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周赫煊灵机一动,趁机教育道:“维烈,那是鸟。跟爸爸一起读——鸟!”

    “鸟!”小维烈跟着重复起来,读音稍微有些不标准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指着鸟儿问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小维烈愣了愣,突然回答说:“鸟?!?br />
    周赫煊哭笑不得,既为儿子的聪明感到高兴,又对儿子凡事慢半拍的性子感到无语。

    就在父子二人互动之际,张乐怡突然来到花园里:“煊哥,二哥托人把船票送来了,明天下午一点起航。听你的吩咐,专门买了轮船招商局的票?!?br />
    30年代初期的长江流域,共有四大航运公司,分为英国怡和、英国太古、日本日清和中国轮船招商局。其中轮船招商局的市场份额最小,长江流域的货运、客运业务基本掌握在英日两国手中。

    抵制洋货运动在民国很流行,周赫煊自然也要响应爱国号召。

    周赫煊没有谈坐船的事,而是指着鸟儿对儿子说:“维烈,告诉妈妈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小维烈习惯性地呆傻两秒钟,才回答说:“妈妈,鸟?!?br />
    张乐怡面露笑容,溺爱地把儿子抱起,夸赞道:“维烈真聪明!”

    一家三口正享受着天伦之乐,突然佣人跑来禀报:“老爷,太太,外面有三位先生拜见?!?br />
    “请他们进来吧?!敝芎侦臃愿浪?。

    由于前些天在张家为小维烈举办了周岁宴,所以九江很多人都知道周赫煊住在庐山,慕名而来拜访他的不止一个两个。

    今天登门的三位,到让周赫煊感到有些惊讶,分别是:中央研究院地质研究所所长李四光、北平静生生物调查所植物部主任胡先骕,以及著名方志学家吴宗慈。

    三人当中,吴宗慈领头,抱拳笑道:“周先生,冒昧打扰了!”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”周赫煊笑问,“三位怎么集体来庐山了?”

    李四光笑着说:“我跟步曾兄(胡先骕),都是被蔼林先生(吴宗慈)拉来考察庐山的。刚到九江,就听说周先生也在庐山,所以顺道过来拜访一二?!?br />
    等吴宗慈详细解释后,周赫煊终于弄明白。

    原来吴宗慈以前是搞教育和办报纸的,跟蔡元培、章太炎、于右任等人都一起办过报纸。辛亥革命后开始从政,主持起草过宪法,也做过中学校长,是著名的史学家和方志学家。

    近些年,由于军阀混战、民不聊生,吴宗慈对时局深感失望,继而退出政坛开始实业救国。他先后参与创办了三家矿山企业,都因时局动荡和外商违约而倒闭。

    就在去年,吴宗慈被邀请来庐山,掌管乐平采矿公司的下属企业牯岭转运公司。当得知庐山已经两百多年没有续修过山志,吴宗慈血液里的文人属性发作,毅然辞掉公司总经理职务,开始着手编撰《庐山志》。

    而李四光和胡先骕,都是吴宗慈请来的,负责实地考察庐山的地质和生物状况。

    周赫煊把三人客厅,张乐怡亲自泡茶端上来。

    大家还是有些共同话题的,周赫煊当过北大的校长,李四光做过北大的地质系主任,胡先骕则毕业于京师大学堂(北大前身),现为北大植物学教授。至于吴宗慈,嗯,这位先生资格更老,京城人士,资深革命党一枚。

    吴宗慈出生于官宦世家,祖父官至内阁侍读学士,父亲曾任兵部郎中。他自己也是科举乡试第一、殿试第二,以后当大官完全不成问题,但却积极参与反清活动,跟章太炎、于右任、蔡元培一起办报鼓吹革命。

    想当年,吴宗慈肯定也是风云人物,可惜现在已经垂垂老矣。而且因为对时局失望,他主动退出政坛,不知有没有后悔过当年舍家闹革命。

    四人最开始的话题是北平,聊故宫、聊长城、聊香山和北大。继而又开始谈论学术,吴宗慈等人对周赫煊的《全球通史》大为推崇,东拉西扯又说到法国大革命和苏联十月革命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周赫煊突然响起什么,连忙跑回书房拿出笔墨纸砚,笑嘻嘻地说:“三位请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胡先骕大笑不止:“原来所传不虚啊,周先生喜欢到处找人写字儿?!?br />
    李四光起身研磨说:“那我就献丑了,可惜没有随身带钤印?!?br />
    吴宗慈不愧是科举乡试第一、殿试第二的学霸,这位老先生一手楷书功底深厚,并不弱于那些知名书法家。李四光和胡先骕同样很给力,虽然一个是地质学家,一个是植物学家,但他们的毛笔字足以让周赫煊汗颜。

    特别是李四光,这位可是书画收藏界的名人。徐悲鸿和张大千留下的唯一合作画,就是在李四光的邀请下完成的——张大千画了荷花,徐悲鸿在画上补了水鸭子。

    周赫煊乐颠颠地收起三人书法,问道:“三位要在庐山考察,可曾有落脚点?”

    吴宗慈说:“我们住在牯岭转运公司?!?br />
    “那太远了,”周赫煊主动邀请道,“正好我这里空着,不如三位就搬进来,也好方便做考察。我把一楼的两间房布置一下,一间给李先生做矿物标本室,一间给胡先生做植物标本室?!?br />
    李四光高兴道:“那正好,免得山上山下跑着浪费时间?!?br />
    胡先骕抱拳说:“如此,就叨扰了!”

    吴宗慈、李四光和胡先骕第二天便住进来,本来打算离开九江的周赫煊,干脆让人退掉船票,白天跟着李四光他们一起考察矿物和植物,晚上和吴宗慈一起编写《庐山志》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直到五月下旬,周赫煊才带着老婆孩子启程,中文版《泰坦尼克号》都已经正式出版了。